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装疯2

更新时间:2018-01-12 16:02:40字数:10390
份量不轻的交待,在利益面前,有时候也未必就能够交待过去;或许黎青的死与攻灭黎家,进而瓜分其利益,做个比较的话,或许黎青的份量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的;当然,除此之外,也可能是黎家在四大家族反应过激的情况下,干脆就耍狠玩无赖,促成他黎青与韦思的婚姻,进而入主韦家,借以黎家的实力去完成掌控;然而,如果真到了这个局面,那些韦家部族的长辈人物些,其心眼那必定也是坏透了的,就算是以黎青自以为的是谓能力,在这样的时候与韦思联姻,那也得二话再说;如果五大家族联手一体,那韦家部族的长辈人物些,在能保存韦家血脉的前题下,倒也勉强可以忍气吞生;毕竟只要人活着,那就是谓犹有可为;亦如惶惶史册里那众多的所谓幼主;只要活着,那自然能成长;当长大成-人,其权力威严自然是有得一争的;所以呢,史册里的幼主些,虽然是看着主少臣壮,然而身而为主,自有其威严,其威严的来源是因为虽然年幼,可终会长大成-人的,自然而然就有是谓忠诚些为此而付出争斗,与那所谓恶奴奸臣做争斗;对韦家部族来说,只要韦家那唯一的男孩儿能活下来,那么用韦思通过婚姻来保障其性命,这口气倒也可以忍一时;然而,当四大家族与黎家已翻脸的情况下,黎家再要去想通过联姻,以用以与四大家族干仗,那这个时候的韦家部族的老辈人物些,那心眼儿可就通透多了的;而黎青这位韦家女婿,那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因为口渴喝水给噎死掉;无谓怎么样,反正黎青是死定了的;对此,信或不信,已不重要,反正他黎青是死定了的;无论如何,到那个时候,最糟糕的局面出现,五大家族乱战一团;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精力去理会韦思以及那韦家唯一的血脉;想来,韦思也会趁着这个时候公然的返回部族;而一旦韦思公然的现身返回其部族,那自然而然的就占住大义名份;且不说韦思的能力如何,仅是韦思公然现身返回,那其部族里的老辈人物些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去利用的,当看到原本联手的五大家族跟那儿玩内讧,那肯定得是新仇旧恨一起来的,隔岸观火先,再趁乱捅上一刀,与四大家族联手攻灭黎家;黎家一旦被攻灭,那么关于他黎青,无论韦思是谓真爱也好,还是仅为了活下来也罢,到那时候黎青的生死已由不得韦思做主,或是被韦家部族的老辈人物些给悄没声息的弄死,毕竟没有了黎家的黎青,那已属蝼蚁般的存在;至于再之后韦家部族自己的内斗,那就是他们家自己的事了;反正是黎家肯定是没有了的,而四大家族也因为乱战一场而伤及元气;或许吧,到那时候,五大家族所在部族,那关于新族长也免不了一场内斗;这样一来,那象州也不用争了,仅内斗就耗死了自己;到那时候,外力介入,那不要太简单;黎青心中计较着所有的可能性,最终确定所有的可能性都会发生的,所谓一件事你能想到有多么的糟糕,当发生时他就会有多么的糟糕,甚至比预想的来得还要糟糕;他黎青与韦思的联姻是无法避开家族的;而与家族的既定策略所获得的利益相比较,那与韦思的联姻所获得的利益,那真是少了很多,而且还属后患无穷;思及于此,连黎青自己都认为,如果他是黎家家主的话,那也会宰了自己的;但是,那只是黎家的利益,而不是他黎青的利益;家族利益与个人利益,孰轻孰重?黎青的内心纠结挣扎着,随手从韦思那儿抽了支烟燃上;燃着烟的黎青,继续的纠结挣扎着;直到烟已燃尽,黎青原本的木无表情,终是流露出了笑容;黎青面带笑容的站起身来,随手抽出佩枪对准韦思;是的,黎青已做出决断;家族利益与他黎青的个人利益相比较,还是他黎青的个人利益来得更为的重要,所谓欠三千不如现八百嘛;只不过黎青的所谓个人利益,并不是与韦思联姻而获取,只有保证家族的利益才能保证他黎青的利益;所谓锅里面有,碗里面才会有,如果锅都砸了,那端着一张空碗,也不就是个叫花子而已;或者说,他黎青还年轻嘛,有的是时间去等待;所谓凡事都有多面性,对于黎青来说,顺位靠后,也是有他的好处的;其好处自然是年轻,因为自然就有的是时间去等待;首先得保证他们黎家获得利益,成为那象州之主;然后,他黎青再才去争那继承人的位置;而且就在昨天晚上,他黎青的大哥,黎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被所谓韦家余孽给宰了;那么,接下来的继承人之争,自然也就有了更大的可为性;随着黎青做出决断,那关于韦思的处置也说自然明了;依着黎家之前的既定方案,斩草除根;韦思看着黎青抽出枪,自然也就知道了黎青的最终决定;韦思可以理解黎青的决定,毕竟这场变故里,获利最大的就是他们黎家;不过韦思看着黎青抽枪在手,却并没有所谓恐惧,或是装疯给装过头了之类的情绪;面对黎青的抽枪在手,韦思表现得很平静,甚至还有那么些无聊,似乎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或许并不在她的预料之中,但却在庄风的预料之中;或是当韦思看着黎青抽枪在手,突然想起临走时庄风对她说的话,如果被人逮住,就说他庄风在象州;当时的韦思还不太明白这话里的意思,觉着还有那么些莫名奇妙,现在韦思明白了庄风的话;或许吧,她韦思没有想像以为的那样值钱,不是谁都会上赶着巴结的;就算是黎青没有这样做,也会有其他人的;韦思明白这个道理,显得有那么些无聊,说道:“不要忘了,我们家的继承人不是我;”黎青对于韦思的话,自然是明白,跟那儿接话的说道:“无所谓;”韦思听着黎青的话,心中莫名的有些悲哀的心绪,不是为她自己,也不是因为其父兄,甚至也不是因为她的小侄子,或是连韦思自己也不知道为个什么;黎青的话里意思,韦思明白;确实,韦思明白黎青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可以理解;但是,人没有谁会认命的去死,总得有些挣扎吧;所谓垂死挣扎,大概就这么个意思;韦思那似本能的所谓垂死挣扎,自然而然的就搬出了她那未及周岁的小侄子,韦家的继承人;或许吧,韦希岚应该比她韦思来得重要;而在现在而今眼目之下,只有她韦思一个人,只要韦希岚活着,那总得是个隐患的吧;然而黎青的一句无所谓,确实是真的无所谓了的;是的,现在的黎青只见到韦思一个人,而对于韦家来说最重要的那个孩子却没有见着;可以猜想一下,韦思有准备的来见他黎青,那么那个孩子应该是交给了某人;交给谁了呢?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所需要知道的是,韦思肯定没有交回去其部族的长老们些;因为如果韦思有回去韦家部族与那些老辈人物们有过交集,那么韦思不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只要韦希岚没有回到韦家的那些老辈人物的手中,那么无论在谁的手中,都已不再重要;那韦希岚只是一个未及周岁的婴孩子,其韦家继承人的身份,只有得到韦家部族的老辈人物些的认同,那才是韦家的继承人;否则的话,那不过弃儿一个;如果韦思死掉,那无谓是谁将韦希岚送回去,都无法得到其身份的认同;原因很简单,如果韦家的人死绝了,那么韦家部族里的实力派人物些,也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争一争那族长的位置;出于所谓道理规矩或是人心忠诚,只要韦家还有一个人活着,那韦家部族族长的位置,好像似乎应该就得是韦家的人去坐,其他的人想要去坐,那自然而然就会被扣上所谓背主之类的,不好说也不好听,或是好听的借口解释过去,那也是属好说不好听的;也可以说,以黎家为首的五大家族敢对韦家动手,看上去是因为五大家族联合在了一起,其实力已可撼动韦家;实际上呢,或是阴暗里,其中或许也会有那么些韦家的实力派人物些,与五大家族有那么点黑暗小屋里的谈话的吧;如果没有韦家内部的某些实力派,或是有野心的人跟那儿有些黑暗小屋里的谈话,以韦家的实力,没有那么容易的就被人灭了门;或许吧,前几天韦老爷子在五大家族还没有发难时,就让韦思带着孩子走先,想来韦老爷子自己也明白,甚至是有猜测到韦家部族里的某个实力派的野心人物,有与五大家族在某个黑暗小屋里有谈过些什么的;韦思听着黎青的那句无所谓,也自然就明白过来;或许不是韦思自己想明白的,或是庄风有意无意,且极为隐晦的提起过;或是在现在而今眼目之下的韦思想来,当初庄风不赞同韦思回去部族,或是庄风表示不愿意护送她回去部族;当时的韦思不明白,庄风也不解释;现在想来,韦思倒是明白些了什么的;或许吧,当时的庄风不愿意解释说多,是怕伤着她韦思本就脆弱的心;毕竟才将将经历家破人亡,然后就有一个人告诉她,你们家某个看着你长大的亲爱的叔叔伯伯们有参与杀你全家,那么你会怎么想?明白过来的韦思,自然也就放弃了所谓垂死的挣扎,没有什么再可多说的;没有什么可再多说的韦思,还是有话说的:“确实无所谓的,我也明白;只不过,我还要说一句,放下枪,不然你会死的;”韦思的话有些莫名,或是更像是垂死的挣扎,亦或是濒死的咒怨;韦思这样的表现,黎青已见过太多,早已不以为意;黎青不以为意,接话说道:“我不会杀你的,确如你所说,还得带回去邀功呢;”韦思看着黎青,似乎是在嘲笑,又或是只是无聊,随意的说了一句:“杀了他;”随着韦思的话,黎青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中枪倒地,一击毙命;随着黎青中枪死亡,黎青的随行侍卫或是心腹些,也在转瞬之间出现在了那间便利店里,极为熟练且有序的查看黎青的情况,同时也做出防御警戒,顺带还将韦思给扑倒在地;开枪击杀黎青的自然是王正一;王正一带着他那是谓三五只生死兄弟,依着庄风的计划,陪同护卫韦思;在所谓开始之前,自然有那么些交流的;比如说韦思与那五人见面,是否需要通讯设备之类的,以方便他王正一他们知道韦思的时时状况;对此,王正一非常简单直接的解释,一来他们现在而今眼目之下,手中没有这样的设备;二来,与这些人见面,你以为他们没有防备的吗?带着通讯监听传声设备,那会在第一时间就被人发现;而一旦被发现,那也就没有谁会再看她韦思跟那儿装疯了的;不过他王正一精通唇语,会时时的看着她韦思,只要她说话,那他王正一就知道在说些什么;正是因为如此,当韦思说出杀了他的话语时,黎青跟本没有时间反应,因为确如王正一所说,黎青随身都有着相应的反监听的设备的,如果韦思有与人时时通话,那黎青是不会坐下来跟韦思在那儿鬼扯的;确定韦思没有与人有时时的通讯,也就导致黎青不明白韦思突然的那话杀了他是什么意思,然后,也就没有然后了,人都死了,还有什么然后;黎家的侍卫些,在确定黎青死亡之后,依然是那熟练且有序的带着黎青的尸体,以及韦思这个活人,迅速的离开;留下那么两个人处理后手,所谓后手,也就是将便利店里的店员还有那对小情侣给宰掉,顺带一把火烧掉了便利店;在第二天的新闻上,人们会看到一间便利店因为私搭电线,做那简餐的相应设施属违规经营,使用大功率电气设备之类的超负荷因由,导致火灾发生,非常不幸的导致当值店员及两名顾客死亡;世家后手处理的老掉牙的手段;呃,尽管老掉牙,却一直在使用,而且也能解释得过去;当然,这些事得有官方的所谓有关部-门出面处理,世家是不存在的,所以自然是不会出面的;而所谓官儿们些,在那所谓不存的世家面前,那也就是听令候差的,要不然怎么称之为世家呢,连自己这地面都控制不了,还世个屁的家;看新闻的人些,也就是闲话几句,感叹一声半息的命,然后跑去找大师们再算个命什么的;至于遇难者家属,那世家反正又不缺钱,所谓能用钱解决的事,那都不是事;得到相应的抚恤,也就过去了,毕竟那只是个意外,至少家属是这样的思维;在黎青的侍卫些确认黎青已当场死亡之后,没有做再多的停留,带着黎青的尸体,韦思这个活人,迅速的离开,没有去纠结找出枪手的问题;或是黎的侍卫些不需要去纠结枪手的问题,那前两天他们的黎家大少不也被韦家余孽给干死掉了的吗?现在黎青死掉,却有一个活着的韦思;这对黎青的侍卫些来说,那足以向上边交待的了;王正一没有阻止黎家侍卫带着韦思离开,因为韦思在被黎家侍卫扑倒在地之前说了一声庄风;王正一明白,韦思是让他去找庄风;或许吧,就凭着王正一那三五只的过命的兄弟,也很难阻止韦思被黎家侍卫带走;既然韦思对于自己个儿被人逮着,都没有表现出恐惧之类的情绪,相反还算是冷静的让王正一去找庄风,那他王正一也没有必要去拼掉自己那仅三五只过命兄弟的性命;或许,王正一与庄风都是同样的人,遇事时能走掉,那绝不玩你先走,要死一起死的游戏,最终导致大家都死掉;能走掉一个,那就得走掉一个;现在,王正一看着韦思似乎也变得跟他一样了的,能不需要拼掉性命的时候,那就赶紧走人;王正一看着韦思冷静的面对,虽然是没有办法真的冷静下来,但是王正一却也选择了迅速的离开;黎家的侍卫带着死掉的黎青,活着的韦思,迅速的返回;黎青在黎家是属不怎么受待见的那类人,但是毕竟也是黎家少主之一;现在人死了,黎家的侍卫些心中自然也是有着恐惧的;或是尽管黎老爷子有十个儿子,但死掉一个,那也不能说是无所谓的,再怎么着也是他的儿子;黎家的侍卫些自然是明白,心中惶恐着回到了黎家;黎家现在而今眼目之下,正处事务繁琐,往来拥成的时间;毕竟现在在象州,各式人物些都已明白黎家即将成为象州之主,那自然得是有交情的牢固交情,交情浅淡的加深交情,没有交情的就得结上交情;这个时候的黎老爷子黎劼,那自然是满面红光,神采奕奕;连黎家的其他人些家臣佣仆,那都是精神格外的饱满;黎老爷子刚刚送走一波过来套交情讲世交的人物些,虽然已是凌晨,却不见丝毫的疲惫;刚落坐下来,黎老爷子的侍卫长黎陈就凑了过去,耳语轻轻;随着黎陈的耳语,原本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的黎劼在转瞬间幻作阴沉模样;不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随着黎陈离开那会客厅;黎大家院后偏院里,黎青的侍卫些正惶恐不安的候在那里,等候他们的主子黎家家主黎劼的到来;黎青的侍卫些,还算是聪明的,当然如今这世道,也没有谁比谁傻得了一半;黎青的侍卫些回到黎家大院时,并没有直接的去惊动黎劼,而是去找到他们这些侍卫的顶头大佬,也就是黎家家主黎劼的侍卫长黎陈;找着黎陈,黎青的侍卫些将今夜发生的事原原本本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甚至连黎青那所谓心腹侍卫,将黎青那点私心想法都说了出来;事到如今,黎青都已是死人一条,再怎么心腹,又有什么用呢;想要继续的在黎家呆下去,就得寻找新的主子,自然而然也就无不可说的话;黎陈属已跟着黎劼三十多年的老人了,对于黎青,谈不上有多喜欢,但毕竟也是看着长大的,现在人死了,黎陈也不想说什么,只能将事情告知黎劼,由黎劼这位黎青的父亲,黎家的家主自己决断;黎劼听到黎青的死讯,先不言其他,至少得弄清楚情况,自然而然的就随着黎陈来到后院偏院;黎劼随着黎陈来到偏院,黎青的侍卫们随着黎劼的出现,自然而然的都跪了下去,不敢出声言语;或许吧,有些事,人总是喜欢自己骗自己;在过来的路上,黎陈已将黎青的死讯告知黎劼;但在黎劼看着黎青的侍卫些跟那儿跪倒一片而不出声言语,才真正的确定他自己的儿子死了;子嗣众多,而世家内斗又残酷,但却并不代表为人父的黎劼对于丧子之痛没有感觉;黎劼面对着丧子之痛,除了脸上阴沉得可是怕,却并无其他,既无责怪黎青的侍卫,也无哭丧;或许是当众侍卫跟那儿跪倒一片,如果有那么一个人还跟边上站立着,无疑是很吸引目光的;黎劼脸上阴沉得可怕,目光却没有在跪倒在地上的侍卫些身上停留,而是盯着那站立着的人;黎劼当然知道站在那里的是谁,不是因为在来的路上黎陈有告知,而是黎劼认识这个人,不仅仅是认识,而且还极为熟悉;象州韦家千金韦思;对于韦思,黎劼太熟悉了;他黎劼看着韦思长大,看着韦思出嫁,又看着韦思寡居回家;只是当黎劼前几天需要找到韦思的时候,韦思却跑掉了,不过现在又回来了;黎劼看着韦思,韦思也看着黎劼;黎劼看着韦思站在那毫无惧色,心中倒确是感叹一声,磨难总是让人成长;黎劼心中想着,目光却没有从韦思的身上离开,同时也有了话说,声音不大,刚好够站在他身旁的黎陈听到:“带她到密室,其他人,看着办吧;”黎陈听着黎劼的话,应了一声;随即便招来侍卫将韦思带走,同时黎劼也随着离开;至于院里跪倒的侍卫些,黎陈也有话交待:“身为侍卫,护主不力,你们知道后果的;”随着黎陈的话,跪倒在地的侍卫些都下意识的伏低了身形;因为他们知道所谓的后果,依着黎家的规矩,身为侍卫,主子死了,他们就算没有当场战死,那活着回来也得陪葬;黎陈在停了一下之后,又继续的说道:“不过老爷子在念在你们带回少主的遗体,也算是忠心护主,同时也算立下大功,免去责罚,另有打赏;”黎陈在说完之后,便自行的离开了,剩下的事,自有其他人处理;至于是不是真的不责罚,那黎陈自己心中明了就行,不需要说得更多;黎陈自顾的离开之后,不需要通报的走进了那间属于黎劼的书房里的内密室;黎陈走进密室,看到黎劼坐在茶几前,熟练的煮着茶;韦思安静的坐在一边,似是颇为欣赏黎劼煮茶的手艺;黎陈顺手关上门,然后习惯的站在门后,标准的侍卫候命姿态站立;对于黎陈的出现,黎劼和韦思都没有去瞅一眼,连余光都没有,似乎黎陈就犹如他的站立姿态一般,泥塑木雕的摆设;黎劼煮着茶,同时也有话说着:“茶艺生疏了;”韦思不搭话,连个勉强的笑脸都没有,只一幅从庄风那儿学来的一幅木无表情;黎劼对于韦思的沉默,也不以为意,自顾的煮着茶;黎劼煮好茶之后,递给韦思一杯,同时有话说着:“今年的新茶,来,尝尝叔的茶艺退步了没?”韦思没有去接黎劼递给她的茶,不过却不再沉默,说了一句:“你忘了,我不喝茶的;”黎劼淡然一笑,不以为意,接着话说道:“是,确实忘了,老了就是这样,健忘得厉害;”韦思不再搭话,还是那木无表情的模样;韦思不搭话,黎劼自顾的继续说道:“人老了,看着你们这些年青人,真是羡慕得紧;前些时间,抱着希岚的时候,都有些抱住了;”韦思似乎没有说话的意思;黎劼似乎也知道,自说自话的说着:“还是大哥的身子骨硬朗,抱大孙子就是在享受啊;”黎劼口中的大哥就是她韦思的父亲,多年以来黎劼都一直这样的称呼着的;现在韦思看着黎劼跟那儿故作姿态,心中其实早已是咒骂过无数遍次;眼前这个人明明灭了他们韦家满门,却可以若无其事的煮着茶,自称世叔的聊着家常;韦思自认是她自己做不到如此的所谓厚颜无耻,心中早已恨不能生嚼着黎劼给吞了;只是韦思强忍着,因为她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至少在庄风到来之前,她什么也做不了;在听到黎劼提及她的父亲的时候,韦思终于是忍不下去了,跟那儿冲起身来,怒吼着:“你个老不死的玩意儿,还有脸提父亲,口口声声大哥……”韦思的怒火似乎有些压抑不住,在怒吼着的同时,还向黎劼出手攻击;只是被那泥塑木雕一般的黎陈给拦着,一击即将韦思给弄得全身瘫软的又倒回了椅子上,连原本的怒吼声也随之中断;黎劼对于韦思的反应,似乎早已在预料之中;或是对于韦思能忍到现在才发泄出来,已属让黎劼觉着韦思还算是个人物了的;毕竟以韦思那一直以来不通事务的世家千金的脾性,或是以黎劼对韦思的了解,当韦思面对他黎劼这么个灭他们韦家满门的仇人时,没有当场发作,那就已证明磨难确实会让人成长的;黎劼对于韦思的怒火并不以为意,自顾的说道:“还是那脾气,小时候就这样,这么大了还这样;”韦思是怒火中烧,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连出声都难以做到;否则以黎劼那般的厚颜无耻的还提及她的小时候模样的话语,那韦思肯定又得是一场暴走;韦思无法动弹,只能是鼓大一双通红的双眼看着黎劼;对于韦思的愤怒,黎劼似乎没有看见一般,或是直接给忽视掉,自顾的说道:“大哥儿女双全,我就全是小子,真的是让人羡慕啊,有时候真希望你是我的女儿;”奈何韦思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否则指不定要说些什么呢;黎劼自顾的接着说道:“不过也没有所谓了,大哥全家都死了,我还活着,这样看我还是过得比大哥好;”韦思听着黎劼的自说自话,心中的愤怒在莫名间换做了悲凉,或许是黎劼的话里提及,让韦思想起儿时的美好时光,现在却全家都死了;想着想着,韦思的眼角有着清泪滑落;黎劼看着韦思似乎是哭了,跟着就是那语调轻柔的安慰着说道:“不哭啊,马上就送你们全家团聚;”黎劼语调轻柔,却让人感到寒意蚀骨;韦思感觉到黎劼的阴鸷杀意,心中自然是恐惧,本能的努力的挣扎着,奈何只是徒劳;黎劼看着韦思那濒死的本能挣扎,心中似乎也是有着怒火的说道:“你也知道濒死挣扎,那你知道这几天我接连死去了两个儿子吗?”韦思听着黎劼那带着怒意的话语,心中并没有丝毫的怜悯,心中所想本能的也脱口而出:“才死两个儿子,你不是有十个儿子吗?死光了才好;”随着韦思的话出口,黎劼愣了一下;似乎是因为韦思突然可以说话了;同样,韦思在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住了;不过黎劼与韦思的愣神也仅在一瞬间;紧接着黎劼就跟那怒吼着的道:“全家死光,我就让你全家死光;”说完之后,黎劼已再无与韦思鬼扯淡的意思,顺手的就抽出随身的佩枪,让她韦思来个全家死光;就在这个时候,韦思跟那儿似乎是垂死挣扎,用尽她最大的力量吼道:“庄风在象州;”不知道是因为韦思的声音太大,以至震得黎劼耳膜都疼,还是因为庄风在象州这几个字音,反正是黎劼突然就怒意尽失,变得平静下来;看着黎劼眼中那份丧子之痛的怒意消失,韦思跟那儿又重复的说道:“庄风在象州;”韦思重复的话语声调要低上许多,似乎不再那么的恐惧;不再那般恐惧的韦思,心绪也稍有平复,思维也回缓过来,想起了庄风对她说过的话,当她被五大家族的人逮着无法脱身时,就说他庄风在象州;缓过思维的韦思又继续的说道:“庄风在象州,他说过如果被你逮住,就告诉你说他在象州,如果你敢下杀手的话,灭你满门;”随着韦思的思维回缓,黎劼原本因为那几天之内连丧两子的悲痛而产生的愤怒,也随之平缓;黎劼看着韦思跟那儿重复的说着相同的话语,也知道了韦思说的是真话的;黎劼平复那被连丧两子的悲痛的愤怒,思维也随之回缓正常;思维回复正常的黎劼,心中自有计较;关于庄风,黎劼确实是与庄风有过交集;或是同为世家,黎劼当然知道庄风是什么人;对于庄风,黎劼确实是佩服的,尽管庄风的年龄或是所谓世家之间的世交辈份都只能算是黎劼的子侄倍,但是黎劼确实打心底佩服庄风;当年年不过十八的庄风被家族的老辈人物些放逐而独自出走,之后不过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重新夺回了家族;这是其他世家都知道的事,但对于黎劼来说,他看到的却更多;当年的庄风确实被放逐在外,然而所谓放逐就真的只是放逐吗?世家内斗的残酷,所谓放逐,其实与死无异,区别是放逐是死在外面,做得干净;然而庄风却活下来了,不仅是活下来了,而且还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就夺回家族;事实上,庄风所做的还不止是夺回了家族,在庄风夺回家族的同时,还灭掉了当时江州的另外两个家族;很多人都忽略掉的事,黎劼却没有忽略;当年庄风被放逐时,江州包括庄氏在内共有三大家族;而庄风利用家族内乱,顺带灭掉了其他两家;一个年不过十八的庄风,经历家族内乱,可以说就已经有够难熬的了;偏却是,庄风还有心机去利用庄氏内乱,以让江州另外两家觉着有机可趁,掺和进庄氏内乱,以让庄风找着借口,名正言顺的吞掉他们;庄风吞掉江州另外两个家族,除开庄风的心机阴沉之外,还得有实力;毕竟江州另外两个家族,那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柿子;或是既然能在江州与庄氏鼎足而立,那其实力就算不敌庄氏家族,但两家联手也足以抗衡;然而,庄风灭掉江州两大家族的过程之中,却并没有动用庄氏家族的力量;因为那时候的庄风已被家族放逐,庄氏家族的力量已不再属于庄风;尽管如此,庄风却依然灭掉了两大家族;这样一来就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庄风哪儿来的力量;当然,这个他黎劼也不知道;但是,庄风那般的心机,那般的隐藏实力,他黎劼却就此上了心;或者说其他人都忽略掉当年庄风重夺家族掌控权的那场争斗中,庄风是同时对江州另外两大家族以及庄氏叛臣,同时进行的开战;也就是庄风一个被放逐在外的所谓落魄少主,在一夜之间同时除掉了庄氏叛臣,以及另外两个其实力与庄氏相当的家族,进而独霸江州;有时候连黎劼自己都在想,庄风的心机之深沉,比之他黎劼这活了六七年的老狐狸还要来得深沉;而且庄风所掌握的隐藏力量太过可怕,可怕到可以在一夜之间剿灭他庄氏叛臣以及两大族;也就是说庄风所掌握的隐藏力量,足以在一夜之间剿灭拥一州之地的庞大势力;或许吧,庄风当年灭掉江州另外两个家族,以让庄氏独霸江州的行为,也让他黎劼有了想法,或许他黎劼也可以如同庄风一样,让他们黎家独霸象州;一个年岁不过十八的庄风可以做得到的事,他黎劼几十岁了都,也可以做得到;或许正是因为这么点的影响,让黎劼与韦家都相安无事几十年了都,临昨老了都却滋生了野心;或许吧,黎劼虽然是无谓年岁还是所谓世家辈份都要长于庄风,却依然对庄风心有敬佩;黎劼对庄风心有敬佩,同时也心有忌惮;或者说,五年前庄风失踪,庄氏崩塌,外面盛传庄风已死,但黎劼却并不这样认为;黎劼对庄风失踪,庄氏崩塌的看法是,庄风在谋一盘大局,所谓庄风失踪,只不过是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顺势而为而已;至于这局有多大,他黎劼猜不到;现在,黎劼从韦思的口中知道庄风没有死,而且现在人就在象州;这也就更证明了他黎劼的所谓猜测,庄风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当年被放逐的庄风才是最容易死掉的时候,所谓以庄风独自一人却要面对庄氏老辈实权家臣的暗杀,其存活几率那才是可以忽略不计;犹如这几天的韦思一样,独自一人面对他们黎家的追杀,想要活下来,那才是所谓几乎不可能的;或者以韦思的说法,如果她没有遇到庄风,韦思早已死得绑硬了的;黎劼对庄风的忌惮或是敬佩,让韦思说明自己遇到庄风的话语时,黎劼感到了棘手;如果庄风支持韦思,那么黎劼如果宰了韦思,自然也就与庄风结了仇怨;与庄风结下仇怨,这个不是他黎劼想愿意的;尽管庄氏崩塌,庄风这个所谓家主也已落魄,但是黎劼却从不曾这样想,或是在他黎劼的思维里,庄风只要活着,那就足以让他黎劼忌惮,或者说只要庄风活着,就足以让所有的世家勋贵家族忌惮;毕竟当年那被家族放逐的庄风,手中却掌握着那强大到破灭拥一州之地的强大势力;而这样的隐藏力量,不忌惮那是不行的;或许吧,庄风失踪之后,各世家或是勋贵家族都没有对所谓庄氏余孽进行赶尽杀绝的斩草除根的行为,那就已证明不仅是他黎劼对庄风抱以忌惮心态,其他人也差不了几多;庄风让人忌惮,而已取得庄风支持的韦思,同样让他黎劼忌惮;那眼前的韦思,是杀还是不杀?黎劼心中计较着,一时拿不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客徒呓语》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客徒呓语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四十章 装疯2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客徒呓语”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客徒呓语的第一百四十章 装疯2,客徒呓语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客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客徒呓语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