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六十六章 偶遇

更新时间:2018-02-07 22:42:20字数:5096
或许借酒浇愁,真的能浇去忧愁;那夜的酒醉后,到第二天的蓝蓝又恢复了平时那所谓强悍的作风,似乎昨晚什么也没有发生;从那天开始奚伟也没有去上课,或者说从那天起,奚伟就很少去上课了的,只有那点名不到就无法毕业的课程,奚伟才会去露个面,答个到,然后离开;痛苦煎熬的日子,同样会让时间流逝;临近寒假的最后几天的一个晚课,属于不得不去,不去就无法毕业的课程,奚伟也不得不去;例行公事的露面等着点名答到,然后奚伟等着老师那不留神的瞬间,以便偷溜;奚伟还没有等到老师那不留神的瞬间,江月出现在教室门口,跟那儿一如往常的高声道:“奚伟,出来一下;”奚伟顺着话,走了出去;奚伟以学生的姿态,站在教室门口外;江月站在奚伟的面前,没有先开口说话;这是自这学期开学以来,江月第一次主动找奚伟,奚伟不知道原因;奚伟不知道原因,却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江月的眼睛有些红肿,似乎是哭过了的;看着江月那有些红肿的眼睛,奚伟心中有着莫名的怒火,说道:“他让你受委屈了?”江月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今天有课任老师找我,说你有一个月没有去上课了;”奚伟没有说什么;江月接着说道:“你答应过我的,无论如何会念完大学的;”奚伟想也没有想的接着话说道:“念完书,找份安稳的工作,找不到也不紧,我们结婚,我养你;”江月愣住,听着曾经她曾许下的承诺,眼泪目止不住的落下;奚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心中倒是有那习惯的想要将江月拥进怀中,不过奚伟忍住了这样的冲动;江月已不属于他的了,他再也没有资格将江月拥进自己的怀中;奚伟也突然间明白江月这突然主动找到他的因由,江月是怕他下个学期不会再回来了的;奚伟明白过来,说道:“我答应过你无论如何都会念完大学,我会做到的;”江月的泪水止不住,突然向前一步,似乎想要将奚伟拥进怀中;奚伟却似乎早已料到,在江月往前一步时,奚伟往后退了一步;江月愣住,错愕的看着奚伟;奚伟没有说话,只看着江月;江月突然间明白过来,如今她已为人妇,奚伟再不属于她,她也再不属于奚伟;江月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离开;江月背过身去大步的离开,奚伟听到了江月的哭泣的声音,突然间奚伟很后悔,后悔为什么要退开一步,后悔为什么不将江月拥在怀中;这是奚伟这一生中最后悔的事,终其一生也无法释怀;奚伟做到了曾经答应过江月的事,完成了大学;那一年的六月的最后一天,奚伟结束了他的大学生活,离开了学校,也离开了少州;毕业,自然是找工作;奚伟在回到江州之后,开始跟其他所谓应届生一样的开始寻找一份工作;一百五勉强出头的身高,让奚伟在那所谓人才市场投递所谓简历的时候,就已被大部份所谓招聘单位给拒绝,只有极小一部份的所谓招聘单位没有当场拒绝收奚伟的简历;然后也有那么些所谓面试,面试时奚伟在见到所谓面试官,不等奚伟开口说话,便被告之回去等通知,只有极小一部分所谓面试官让奚伟坐下聊一聊;社交恐惧症,奚伟在虎哥的那一年里学到很多东西,其中最多的是关于心理或是精神类的东西;奚伟知道自己那所谓不敢看人,不敢跟人说话,属社交恐惧症的表像之一;当然,实际上社交恐惧症的表像还有更多;奚伟有极度社交恐惧症,于是在那极少的可以坐下来聊一聊的所谓面试官面前,奚伟说不出来,而且还汗落如雨;有那么点好心情的面试官会问奚伟是不是身体上不舒适,更多的则是看着奚伟汗落如雨,就直接给出面试结果,连那所谓回去等通知的说辞都省掉;当然面试结果是不适合;那年的整个七月,奚伟就在那强迫自己去抗拒社交恐惧症的,所谓找工作的奔走中度过,当然是没有任何结果;直到七月底,奚伟收到消息,庄风的妻子遇袭身亡;去他吗的工作,奚伟扔掉了用来将自己装备成应届生求职的那些乱七糟八的玩意儿,直奔南公馆而去;奚伟失去了江月,他知道失去心爱的人的痛苦;虽然知道,奚伟却不敢说理解庄风;很简单,奚伟失去了江月,但江月还活着,至于活得怎么样,这个奚伟不知道;而庄风呢,他的爱人已离开这个世界,其中的痛苦,或许只有庄风自己才能感受到;庄氏家族鲸吞西南,奚伟与一众虎哥全都到齐,但虎哥却并不是为了帮助庄氏家族鲸吞西南,他们只是要帮兄弟报仇;在庄氏家族鲸吞西南的过程中,奚伟的手段最为狠毒;或许吧,因为奚伟也失去了心爱的人,心中本就一直压着怒火的;奚伟的怒火不能在江月的面前发泄,也不能在平民的世界里发泄;回到属于他们的世界,奚伟不需要再压着火;庄氏家族鲸吞西南,每攻灭一个家族,奚伟都会亲手点燃一把火,将那些世家给烧得干净,将那些所谓余孽扔进火中烧成灰尽;那些被奚伟亲手扔进火中的所谓余孽,其中不乏妇孺,更有那所谓身怀六甲的女人,甚至是婴儿;奚伟的手段之狠毒,连庄氏家族里的人都看不过眼了的,但却并没有阻止;随着庄风失踪,虎哥些也各散去;在那一年的鲸吞西南过程中,虎哥损失惨重,原本称得上众虎哥,在各散去时,只剩下那不多的残余;而剩下的不多的残余,那也是各自带伤;其中奚伟的伤最重,或者说当攻破峤州这西南最后一家的时候,奚伟在那时候已需要轮椅代步;虎哥不后悔这样的损失,他们都是所谓主流价值观里的精神病,变太,疯子,白痴,被定义为自卑,懦弱,无能,废物,不为这个世界所接受,也无法融入这个世界,更是被所谓主流社会所排斥;他们自己组成属于他们的世界,在属于他们的世界里,他们自信,互助,生死与共;当他们的世界遭受攻击时,他们心甘情愿的去死;随着庄氏家族崩塌,奚伟开始了他的流浪生活;在那鲸吞西南时的重伤,让奚伟变成了残废,只不过不是通俗讲的残废,奚伟依然是四肢健全,夏季衣物单薄时,露在外面的皮肤上也没有任何的伤痕,可以站立,可以行走,甚至奔跑;看上去与正常身体机能一般无二,但只有奚伟自己知道,他失去了力量,一个男人正常的身理力量,他那在虎哥里的一身武技,再也没有力量去使用,再捉不了刀枪跟人拼杀;如果说之前的奚伟可以徒手举重三百公斤,伤后的奚伟连五百毫升的水都拿不稳;奚伟四处流浪,当然不是那流浪儿时候的那般流浪,所谓流浪也可以说成是身上揣着足够的钱,跟那儿浏览祖国大好山河;那一年的冬季,奚伟在流浪时碰到了蓝蓝;奚伟与蓝蓝也算得上是朋友的,久别重逢,自有闲聊几句;蓝蓝问奚伟:“现在做什么啊?”奚伟随意的回答道:“流浪汉一个;”蓝蓝似乎还是没有变,跟那儿说道:“是哦,富家子弟,不需要工作的,有的是钱,也有的是时间去浏览这美好江山;”奚伟笑得很开心,或许人总是会变的,而不变的人,似乎就变得所谓难能可贵;奚伟笑着的问蓝蓝:“你不也一样,跟这儿旅游;”蓝蓝还给奚伟一个白眼,然后说道:“学校公派外出学习,顺带旅游;”奚伟听着这话,突然想到些什么,问道:“月月来了吗?”蓝蓝摇了摇头,随即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跟那儿从兜里掏出电话,翻出一张照片,将电话递给了奚伟;奚伟习惯的接过,看到蓝蓝的电话里有一张江月抱着孩子的照片,背景是办公室;照片里,江月笑得很幸福,孩子也很可爱,奚伟也替江月这样的生活感到高兴;奚伟看着照片,问道:“男孩儿还是女孩儿?”蓝蓝随意的说道:“女孩儿;”奚伟翻着蓝蓝的手机,跟着就很开心的笑了起来;因为奚伟看到另一张照片,江月的女儿被人扔在办公室角落里那堆放书本文件的纸堆儿里,笑着的特可爱;奚伟开心的笑着,同时说道:“你们还真会玩儿,不怕你们那主任给你穿小鞋,那可是人家的千金啊,你们就那么扔角落里;”蓝蓝也凑到奚伟的边上,跟着奚伟一起翻看照片;不过并没有几张,都是办公室里他们逗孩子玩的;奚伟很高兴,随意的说道:“月月都有孩子了,你呢?”蓝蓝也是随意的说道:“我还胡单吊;”奚伟转头看着蓝蓝,颇为惊讶的说道:“还单吊?就算是喜欢女人,那也应该找个伴儿了吧?”蓝蓝还给奚伟一个白眼,说道:“我现在不喜欢女人了;”奚伟更惊讶了,说道:“转性了啊,尝到男人的滋味了?”蓝蓝换了很认真的模样,想了想,说道:“我确实看上一个男人;”奚伟来了兴趣,问道:“谁啊?哦,说了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能喜欢男人就好;”蓝蓝还是那幅认真的模样,说道:“这个人你认识的;”奚伟有了兴趣,跟着问道:“谁啊?”蓝蓝还是那幅认真的模样,说道:“看我的眼睛;”奚伟不明白,却还是看着蓝蓝的眼睛;这时候蓝蓝出声说道:“看到了吗?”奚伟糊里糊涂的回了一句:“没有;”蓝蓝接着话说道:“你凑近点;”奚伟真的凑得更近,也更认真的看着蓝蓝的眼睛;蓝蓝在这时候突然说道:“就是我眼睛里的这个男人;”奚伟反应过来,顿是无语;蓝蓝看着奚伟那无语的模样,跟那笑了起来,同时说道:“我就看中这个男人了,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成为我的男人;”奚伟无语,跟那儿想了想的说道:“随时都可以?”蓝蓝还是那笑着的模样,很肯定的说道:“随时;”奚伟换了那玩味的笑容,说道:“随时,那能随地不?”蓝蓝也换了那玩味的笑容,说道:“随时,随地,那是你和月月;我不是月月,不过只要你想,随时随地,也是可以考虑的;”奚伟有些尴尬,跟那儿说道:“你们怎么连这些都能聊的?”蓝蓝接着跟那儿理直气壮的说道:“那当然;”奚伟无语,或者说奚伟无法理解女人与女人之间的感情;蓝蓝看奚伟那无语的模样,跟那儿笑得极为的得意,然后说道:“你以为你和月月那点事,那还能瞒得过我;”奚伟再次无言以对,心中却很自然想起那些对奚伟来说,他人生中最幸福的生活;突然,蓝蓝跟边上很随意的说了一句:“像你吗?”奚伟正沉浸于曾经的幸福中,在听着蓝蓝的话语时,下意识的将目光转到照片上,随意的回了一句:“挺可爱的;”蓝蓝还是那随意的话语说道:“像你吗?”奚伟有些反应了过来,看着蓝蓝,然后说道:“什么意思?”蓝蓝也再次的问道:“像你吗?”奚伟的心跳剧烈加速,他听懂了蓝蓝的话,但是不敢相信;蓝蓝看着奚伟那呼吸急促的模样,很认真的说道:“你猜对了,是你的女儿;”奚伟不敢相信,愣住许久也说不出话来;突然,蓝蓝一个巴掌拍在奚伟的脸上,跟那儿似玩笑的说道:“高兴傻了吧;”奚伟反应过来,愣愣说道:“不是逗我耍吧?”蓝蓝还给奚伟一个白眼儿,然后说道:“你觉着月月会拿这事跟我说着玩儿?”奚伟还是不敢相信,问道:“月月给你说的?”蓝蓝翻了个白眼,然后说道:“连你和月月那么点随时随地不足与外人道的事我都能知道,那么你觉着月月会不会跟我说这个呢?”奚伟终于恢复了思维能力,也确定蓝蓝说的是真的;奚伟想也不想的说道:“走,现在就回去;”蓝蓝又一巴掌拍在奚伟的脸上,然后才说道:“回哪儿去?”奚伟想也不想的就回答:“找月月啊,我有女儿了,我要找回月月;”奚伟又被蓝蓝一个巴掌打在脸上;许久之后,蓝蓝才有些黯然的说道:“月月只是说给我知道的,并不准备告诉你,我也没有想到会遇到你;”奚伟明白过来,无话可说;蓝蓝颇有些感叹的说道:“你走后,我和月月都放下了,都认为我们和你已是两个世界的人了,这辈子是不会再遇见的,更不会再有交集;”奚伟还能说什么呢?每个人都有曾经,有过去,却同样有未来;奚伟不再说什么,似乎是想起什么,从衣兜里掏出一张储-蓄卡;奚伟正准备说什么,没等开口就被蓝蓝再一巴掌打在脸上;蓝蓝接着说道:“月月现在过很好,她现在已经是正式的辅导员了,一个人带七个班,收入不错;嗯,公司的业务也不错;就这几天,月月正在看房子,准备年底前入手;你的车,她卖掉了,今年暑假的时候买了一辆新车;有车有房,这是我们这个世界所追求的;现在月月都有了,而且还是全款,不需要给银行做奴隶的;所以呢,你的钱,她不需要;”奚伟想说些什么,却被蓝蓝抢声的说道:“他对月月很好,就跟他们大学生时代一样,把月月照顾得很周到;在外的工作上,无论是学校这方面,还是公司的事,他都能帮得上忙;在内,所谓家务都是他一手包办,什么都不让月月做;用月月的话说,她现在就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工作马马虎虎混日子,钱却还一分不少落到荷包里,再过两年她就成废物了都;”蓝蓝在说完后,又一巴掌打在奚伟的脸上;之前的那几个巴掌,奚伟可以理解,这个却有些不明所以;不等奚伟明白,蓝蓝就继续的说道:“哪儿像你啊,看着就来气;”奚伟明白,这个巴掌也是应该挨的;蓝蓝似乎真的来了火气,跟那儿恨恨的说道:“不许再出现在月月的面前,否则我就宰了你;”奚伟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中也确定,他不会再出现在江月的面前;或许吧,奚伟有已懂得,他和江月真的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正当奚伟对自己发誓言,他绝不会再去打扰江月的时候,突然听蓝蓝玩笑的语调,说道:“不过你可以随时随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可以随时随地……”蓝蓝的话没有说完,就已转身离开;奚伟听着蓝蓝那将随时随地咬得很重的语调,很自然的笑了起来,看着蓝蓝那离去的背影,奚伟知道,他再不会与她们有交集,他的那段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已彻底的结束;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客徒呓语》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客徒呓语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 偶遇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客徒呓语”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客徒呓语的第一百六十六章 偶遇,客徒呓语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客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客徒呓语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