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冷少的三嫁前妻

正文第八章 阴差阳错

[更新时间] 2017-01-15 22:24:06 [字数] 2055
“商竹衣,不要以为你嫁给季牧爵就得意忘形,我会证明季牧爵最爱的女人只有我一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啪!”的一声脆响,响彻整个房间。商岚衣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商竹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你,你居然敢打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一语未完,另一侧的脸颊又挨了商竹衣一个耳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两个巴掌,算你回敬你这么多年对我的照顾。”商竹衣静静的站在原地,如一株百合,在暗夜中悄然绽放。恬静,却带着一种不容侵犯的力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我打死你——”商岚衣嚣张惯了,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欺负过?尤其还是包子一样懦弱的商竹衣。*?@?=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打死我?呵呵。好啊,你只管来啊,你信不信,下一秒我一叫,季牧爵他就会闯进来。到时候,如果被他看见姐姐你欺负我的丑态,你说,他会怎么做呢。别忘了,季牧爵现在可以老爸极力拉拢的金龟婿,如果得罪了他,姐姐,你确定老爸会饶了你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清浅的唇边扬起一抹恬静的笑意,商竹衣语气从容的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你……原来你才是隐藏最深的那个!商竹衣,我还真的是小看了你!不要以为自己成了季太太就了不起了,你别忘了,从小到大,只要我商岚衣看中的男人,还没有一个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的!季牧爵,我势在必得!”商岚衣骄傲的一昂头,宛若女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呵呵,是吗?如果你有信心的话,随便来抢。反正能抢走的男人,我商竹衣,也不稀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扔下这句话,商竹衣提着行李转身,背影在夜色中,颇有几分潇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仲夏夜的时节,月明星稀,黑色的迈巴赫在长长的梧桐树道路中缓缓的滑行正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商竹衣坐在副驾驶上,默默地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象,昏黄色灯光缓慢地在她象牙白的脸上略过,清秀的容颜仿佛一朵盛开在暗夜中的昙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季牧爵一直静默地看着前面的路况,车中静谧的气氛叫人十分不舒服,她还沉浸在方才的遐思当中,可车子的引擎却突然熄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她一怔,微微侧首就见到那双墨瞳正深深地凝着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四目相对,但是商竹衣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而后季牧爵微微轩起眉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他身子前倾,探手过去,可是她立刻触电般地闪躲开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怎么了?”商竹衣语气略微慌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墨瞳一眯,季牧爵已经敏锐地开口:“你的脸是怎么回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他发现了?虽然刻意用长发遮挡住了,却没想到还是躲不过他锐利的目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商竹衣低声:“没……没什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小心翼翼地将身子向一边挪了挪:“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季牧爵的眉头皱的更深了,眸色一沉道:“摔倒会有指甲的划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商竹衣垂下眼眸嚅嗫道:“抱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不必抱歉。”季牧爵将身子收回,重新坐到了驾驶座上,“下次如果在遇到这样的事情要反抗。”目光落到了她沉静的侧脸上,那上面是一个明显的暗红色掌印,斑斑点点的痕迹中有一条细微的划痕,似是火苗一样灼伤了他的眼睛,令他不自觉地轻启薄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他将手中的香烟掐灭,从窗户中扔出去:“你还有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顿时心潮起伏,商竹衣眼眶一阵酸涩,简单的四个字便将她一直苦心孤诣维持的心理防线击溃,她堪堪人忍住想要哭的欲望,下颔就被修长的手指捏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她跟着转脸,被他带着微微抬起头,那双黑得看不见的瞳眸正深深地映照着她此刻的样子,他略带烟草气息的呼吸便扑面而来,沾染的她脸上一阵火热,心也被撩拨地狂跳不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浓密纤长的睫毛颤抖一下,眼中丰神俊朗的男人正逐步靠近,她微微眯起眼睛,正想闭上,脑海中却骤然窜过一些画面的片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眼睛,骤然张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商竹衣几乎是瞬间便伸手抵住了季牧爵前进的肩膀,将脸侧开躲避开他的唇。*?@?=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季牧爵被打断,有些不解地皱起眉头看着她。*?@?=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为什么要选择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商竹衣声音小小而颤抖的开口:“我条件平平,各方面都不优秀,毫不起眼,结过两次婚,甚至还克死了两任丈夫。”*?@?=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她云眸染上一层明显的水雾,眼前似乎还残存着男人倒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心不可遏制地抽痛起来,她声音哽咽地将心中一直以来想要问的问题说了出来:“你那么优秀,可以选择的对象太多了,为什么要娶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季牧爵的眼皮几不可见地快速跳动一下,他伸手抚上她如瓷一样光滑的脸颊,沉默不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心缓缓地下沉。*?@?=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商竹衣睫毛一颤,眼泪便滑落下来,她从一开始便知道,哪里有什么一见钟情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胸腔空落落地却仿佛塞上了铅块一样的沉甸甸,正在她想要挣脱开男人掌控的时候,他却轻轻地开口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许多年前,在夏威夷街头,有一个形迹可疑的乞丐正在行乞,由于那里骗钱的行为屡见不鲜,所以并没有任何人理会这个乞丐,那时候天气很热,那个乞丐很快就因为体力不支晕倒了,身边有各色的人中经过,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理会,可是却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中国女孩出手相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季牧爵浅浅的声音淡淡的叙述,却让商竹衣的心猛地一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夏威夷……那不就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季牧爵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看向面前的女人,声音不见平仄地道:“我承认自己也是旁观者之一,可是我并没有看清楚那个女孩子的脸,只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她是商家的小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我本来以为她是商岚衣,回国之后便想方设法地跟她结了婚,可后来……”薄唇淡淡地扯出一个讥讽地笑容:“我发现我找错了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商竹衣错愕,更多的却是酸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原来,只是认错了人。*?@?=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我很抱歉现在才找到你。”季牧爵的声音略到喑哑地低声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她摇了摇头,哽咽地已经说不出话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原来……他们从前就遇到过,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阴差阳错……*?@?=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