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王爷别追我,我要回现代

正文第二章 不是女一是女二

[更新时间] 2017-08-29 09:10:41 [字数] 3180
“你疯了?青书!”耶律齐惊呼一声,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个女人的名声连我在契丹都有所耳闻,何况她的所作所为我也已经亲眼看到,你不会真的要娶她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相府有三女一男,前不久,皇太后以镇北王已到而立之年不能无家之由,硬生生的将安丞相的大女儿安怀心旨给了对面的男人,镇北王—萧锦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萧锦城,4岁作诗,6岁随军,12岁就被先皇封为福临将军,16岁因平定北方战乱被先皇特封为镇北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战功赫赫,是被民间奉为神人一样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虽然如今被夺去军权,闲负在家,但声名威望仍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反观那个安怀心,街坊流传的一个童谣几乎就能让任何人看出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府有女安坏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心如毒蛇貌比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男人见了不敢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女人见了赶紧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一个让男人不敢娶,女人都吓跑的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耶律齐的脑中不禁想到刚刚那个看上去柔弱,却衣不蔽体动手粗鲁的身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莫名的,心里就感觉非常的厌恶。+^*-!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虽然后宫之中争斗不断,哪怕是他一个小小的将军府也是女人的争斗场,可是一想到对面的萧锦城,耶律齐就感觉一定要为他的朋友鸣不平,萧锦城的后院可是干净的很,没想到,竟要住进这么一个心狠手辣,不知廉耻的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如果这个女人真要住了进去,对萧锦城只有百害而无一利。+^*-!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懿旨难违。”简单的四个字从萧锦城口中缓缓吐出,虽然他说的理所当然,但是从他眼中散发出的寒意和没有一丝起伏的音调却让周围的人不寒而栗。+^*-!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显然的,萧锦城对于这场赐婚也是非常不满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哈哈哈,我就说嘛!你堂堂一个镇北王怎么可能会被一个黄口小儿和一个老妖妇摆弄!”看到萧锦城的表情,耶律齐才稍稍放下一颗心,大笑几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就说嘛,这个安怀心,青书是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娶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去去去,都出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耶律齐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马上变得一脸严肃,直接挥了挥手,一把推开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怎么把正事差点都给忘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几个女人目光一致的看向坐在对面的萧锦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得到对方的示意后,几个女人才欠了欠身纷纷离开屋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耶律将军,你这样单独和我见面是想看我怎么被皇太后责罚吗?”萧锦城看着耶律齐无奈的说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这个耶律齐为人性格豪爽,不拘小节,可是现在的新皇和太后一直对他有所忌惮,虽然夺了他的兵权,但是仍派人暗暗监视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眼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何况耶律齐是代表契丹来恭贺新帝登基的,一个外国使臣频繁与他接触,难免遭人怀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怕什么!这个鸿宴楼莺歌苑不就是你萧锦城收集情报的地方吗?在你自己的地方,怕什么?”耶律齐丝毫不以为意,“虽然你已无兵权,但是,市井百姓都知道,你们萧家军,除了你能号令外,谁人能掌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现在整个南朝的实权还不是掌握在萧锦城的手中!什么狗屁新皇,根本就是一个毫无实权的废皇帝!+^*-!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砰—”萧锦城对于耶律齐的话显然非常不满,重重的放下手中的酒杯,眼神锐利的看向对面的耶律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有些话,朋友之间可以说,但是有些话却是在任何时间都不能随意说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耶律齐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口无遮拦,连忙噤声。+^*-!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屋内瞬时变的安静下来……+^*-!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说吧,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半响,萧锦城缓缓问道。+^*-!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青书!”耶律齐轻唤一声,讨好的笑道,“你怎么知道我肯定是有事才会找你?”+^*-!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今天还真是有求于他!+^*-!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萧锦城没有说话,轻轻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那个……我想借你莺歌苑几个身手好的美妾!”耶律齐说的小心翼翼,“你也知道,最近你们的皇太后频繁召我入宫,其实就是为了赏赐我一群女人,说白了,就是想安插一些人在我身边!那群女人……”+^*-!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一想到那些演技拙劣的女人,耶律齐就恶心的直皱眉。+^*-!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不借!”他好不容易训练的人,怎么可能让他白白浪费在后院女人争斗的地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青书!”耶律齐连忙故作亲近的叫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到萧锦城的身边,讨好的解释,“我知道,你们莺歌苑的女人都是顶尖的高手,用在我的后院委实浪费!但是,我保证,只要她们帮我把那些女人赶走,我马上原封不动的给你送回来!毕竟,我在你们南朝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耶律齐说的信誓旦旦,生怕萧锦城拒绝自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自己清楚,他现在的境地和萧锦城也不无差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他虽是契丹的使臣,实则也是契丹安排在南朝的一枚棋子,除非两国兵戎相见,否则,短时间之内他也别想回契丹!+^*-!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青书,你就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帮帮我吧!”耶律齐苦苦恳求。+^*-!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这些送过来的女人个个不是省油的灯,他真想一刀把她们全都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可是他又不能,不是不敢,而是不能,毕竟他是作为契丹和南朝的桥梁而来,为了两国的长久发展和两国百姓免受战乱之苦,责任巨大啊!+^*-!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如果他们的大王知道这个新皇刚刚上任就夺了萧锦城的兵权,也许他也不用到这里受这种窝囊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契丹不犯南朝就是因为有萧锦城存在,如果没有萧锦城……+^*-!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越想耶律齐就越生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青书,如今的南朝如果没有你萧锦城,我契丹绝对不会趋于人臣,说到底这件事情也是因为你才有的今天的局面,如果不是你坐以待毙,我又怎么可能会被你们的什么皇太后这么折磨?说吧,帮还是不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看着萧锦城仍然不为所动的脸,耶律齐越说越激动,“好,不帮是吧!那我马上回契丹,告诉我王,南朝已无萧锦城,可以举兵……”+^*-!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胡搅蛮缠了?”萧锦城平静的看着耶律齐。+^*-!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堂堂契丹的威虎将军,竟然像孩童般耍起无赖,如果被他们契丹的人看到,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我不管,我就问你这个忙帮还是不帮?”耶律齐继续追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说什么今天也要让他把人带回去!+^*-!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如果不行,他今天真就准备赖在这里不走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萧锦城一脸好笑的看着耶律齐幼稚的举动,无奈的摇了摇头,缓缓起身。+^*-!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颀长的身形,英俊的外貌越发显得俊美不凡。+^*-!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两天后,让萧左安排。”萧锦城淡淡的说完,转身离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好!”耶律齐高呼一声,他就知道,这个朋友他没白交!+^*-!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心和春蕊坐在一个小小的茶棚里,两个人默默无语的对视着。+^*-!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耳边仍响彻刚刚茶棚老板的讥讽不屑的话语。+^*-!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伤风败俗啊,现在女子怎可衣不蔽体就在路上这样招摇过市?”茶棚老板看见她们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然后第二句话紧接着,“茶水钱我不要了,麻烦二位姑娘赶紧喝完赶紧走!别影响我的生意!”+^*-!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她怎么衣不蔽体了?不就是衣服袖子破损了一点,腰带可能因为拉扯的关系有些松动,头发稍显凌乱……+^*-!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还有她们怎么影响他做生意了?她们两个人只坐在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周围有那么多桌子,谁会注意到她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心听到这话时明显的很不满,连忙呛声,“我们怎么影响你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可是话还有没有说完,就有两个看似很累的书生男人,走过来,应该是想坐下纳凉,可是一看到安心和春蕊坐的地方,马上就换成一副嫌弃的表情,嘴里面嘟嘟囔囔的说着,“还是换一家吧,坐在这里有辱我们的身份!”+^*-!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好吧,看来她们还真影响这位老板的生意了!+^*-!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麻蛋!身份?一个大老爷们要什么身份,坐在这里又不能把他们怎么样,看他们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安心就来气。+^*-!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可是生气归生气,他们现在很需要一个地方坐下来让安心缓一缓,想一想,自己到底怎么来到这个虚幻的世界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小姐,你怎么了?”春蕊一脸天真的看着安心。+^*-!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她怎么觉得小姐从刚刚醒过来之后就变的有些怪怪的?+^*-!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春蕊,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说一下!”安心深吸了一口气,一脸严肃的看着春蕊,“我有很多事情现在可能记得不是很清楚,因为刚刚我摔倒的时候碰到了头,导致我现在一想起什么事情,头就痛得厉害!”+^*-!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安心一边说,一边一脸痛苦的按着自己的额头的位置。+^*-!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小姐!”很明显,春蕊相信了安心的话,“那我们还是尽快回府找一个大夫赶紧看一看吧……”+^*-!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春蕊忙站起身一脸的惊慌。+^*-!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她就说小姐怎么看上去有些不对劲儿,原来小姐是撞坏了脑袋!+^*-!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这种事情可大可小,一旦小姐真有个好歹,那她全家上下六口人都得给她陪葬!+^*-!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不用……不用……”安心连忙摆摆手,“先不急!我只是把我现在的状况告诉你一声!这件事情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我父亲也不能说!明白吗?我不想让他老人家担心!”安心郑重的交代!+^*-!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小=说,尽%在纵!横中*文网&#^#&

s8s同升国际有话说:

存稿不多,每天不能更新太多!希望大家可以继续支持!谢谢!PS,等待封面到来!
[+展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