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封信

笔友

s8s同升国际:林小林[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7-10-12 18:03:00字数:4126
余老师正在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向楼下张望,看见我过来,回身对我说:“跟你说件事,你不要着急,本来你妈不叫我告诉你的。” 我有点不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爸身体不舒服,住院了,镇上医院条件有限,看不出来什么病,初步判断是贫血。估计问题不大。你叔叔联系了县里的医院,包了一辆车,傍晚就能到,准备把你爸送到县医院检查。” 我脑中嗡地一下,有瞬间的空白。我不能想象一向壮实的爸爸会病到需要住院。这周我来学校之前看他还好好的呀。 上周六回家,门口的蒜薹堆得像小山一样。当时我还奇怪问他咱家怎么能收那么多蒜薹,不就四五亩地吗?爸爸当时笑嘻嘻地说:“不全是我们家的蒜薹,我是代收的。转手就能赚一笔钱,正好给你和你哥秋天开学用。”我一向知道爸爸能干,光靠他开的小作坊,我们一家的日子过的并不差,所以我没心没肺地说:“你折腾这个干嘛呀,门口堵得走路都不方便了,还一股味。”爸爸听了只是笑笑,说:“嫌味大,就赶紧进屋里写作业去。碗橱里有面包,你去拿了吃。” 我进到房里边吃面包边写作业,一边听收音机,一边听窗外爸爸和来卖蒜薹的人称重时的寒暄。看他忙碌的身影,我没有发觉一丝病态。 星期天下午我回学校,爸爸还买了肉让妈妈烧了一大盘蒜薹烧肉给我带学校里吃。 没有一丝心里准备,余老师给了我一个晴天霹雳。 我立即跟余老师说:“下午我请假,我要回去看看我爸。” 余老师说:“你现在回去也帮不上忙。接你爸去医院的车子也装不下那么多人,连你妈都要明天才能去医院,所有的事情都由你叔叔安排,你就安心在学校学习,一有什么消息我马上告诉你。” 我忍住眼泪,固执地说:“不行,我一定要回家看一眼。如果没什么事,我再赶回来上晚自习。” 余老师其实心底也是有担心的,便答应了我。 我连教室都没回,直接下楼往家的方向疾走。一路上对爸爸的病情做了种种可怕的猜想,暂时忘却了方俊迟来的表白对我造成的冲击。路过坟堆的时候,明晃晃的太阳下我的心里竟生出了寒意。我扭头对着清河看,波光粼粼,微风轻拂,柳枝飘摇,一派岁月静好的样子。我心里又乐观开来,觉得爸爸的病一定没有那么糟糕。 一路疾走回到家,刚好叔叔也坐面包车过来了。到门口知道爸爸在镇卫生院,于是我也上了车,坐了三分钟的车程来到医院。 爸爸在诊室旁边的病房里躺着,脸色苍白,我的皮肤像爸爸很白,但是爸爸此刻的白却是没有一丝血色的白,我看得心惊。妈妈看我和叔叔进来,忙站起来说:“我叫余老师先不要跟你说的,万一有什么情况了再通知你,你这不是影响上课吗。”这话是对我说的,然后又对叔叔说:“这边医生说可能就是贫血得厉害了,但是他自己觉得胸闷,难受,以前在部队当兵的时候又得过肝炎,他担心是不好的病。”妈妈看我一眼,接着对叔叔说:“所以我想带他去大医院检查一下,如果没什么大毛病也省得疑神疑鬼的,就算有病也能早点发现早点治疗。就是这次要麻烦你了。”我听懂了妈妈口中不好的意思是什么,得过肝炎,如果再发展成不好的病不就是肝癌吗?我揪心的疼,不去深想,挨着坐到爸爸病床边上,握住了爸爸的手,爸爸的手粗糙无比,却仍然是暖的。我想起自己时常发作的不可理喻的倔强,一次次拒绝爸爸对我的讨好,想起爸爸趁我睡着时偷偷地亲我的额头,想起我长这么大爸爸竟从来没有呵斥过我一句,我突然就红了眼睛,泪水模糊了视线。 爸爸却醒了,发现我握着他的手,不由也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惨白的脸上露出笑来,说:“哭什么呀,傻丫头,我不要紧的。” 我哽咽道:“还不要紧,你都躺这里了。肯定是你收蒜薹累到了,我都让你别折腾了。” 爸爸说:“收蒜薹不累人,就是晚上熬得晚了,可能是没睡好。”又高兴道:“我就是病倒个一年半载,你也别担心,我存的钱够我们过不少年了,你就是考不上中专读高中,也够你们兄妹用了。” 我再也忍不住哭起来,我的傻爸爸,钱给我们读书用了,难道你不要花钱治病了吗? 妈妈赶紧来拉我,又嗔怪爸爸道:“你跟孩子瞎说什么呢?别吓到她了,看你弟不笑话你。” 叔叔听过医生的看法,不再像开始来的时候那么焦虑了,这时听到我们的对话,也能松开拧紧的眉头了。叔叔对爸爸说:“大哥,你这情况应该是没什么大事的,马上我就带你去县里彻底检查一下,放心一点。” 于是他们开始一阵收拾,带了卫生院的诊断意见,妈妈收拾了一包生活用品和几件换洗衣服。叔叔说:“可能用不到这么多东西呢,今晚就安排检查,最迟明天就能有结果,如果只是贫血得话,明天我就把你爸还给你。”后面这句话是冲我说的。我之前的恐惧难过已经消解很多,相信爸爸肯定不会得什么不好的病,我对叔叔说:“叔叔,明天中午你就把我爸送回来。哦,不行,他如果贫血的话,你让他在医院多住几天,养好了再回来。”孩子气的话引的爸爸妈妈叔叔还有医生都笑起来。 叔叔带着爸爸开车走了,妈妈就叫我赶紧回学校去。我乖乖地回到学校,赶上了最后一堂课。同学们都很诧异我之前的缺课,一回教室,关系好的同学都围上来问我哪去了,我不愿意多说,只是告诉她们:“我爸有点不舒服,我回去看看他,现在已经没事了,我就回来了。”她们看我镇定的样子,也就不再追问,纷纷安慰我:“没事就好,你缺的课等下课了给你抄笔记。”张木晨及时递过来他的笔记说:“我的笔记应该是最完整的,你拿去抄吧。”这时我一点都没觉得他太自恋,此时别人的一点点好意我都会领情。我接过笔记说:“那是当然了,尖子生的笔记,老师都挑不出毛病哎。”其他同学哄笑一声都散了。反倒是张木晨,一时不能接受我的反常奉承,惊奇地看了我两秒钟。我一下红了脸,赶紧低头佯装要抄笔记。我翻开自己的笔记本,是化学笔记本,再一翻张木晨的,却是英语。这下我觉得背后都出汗了,虽然五月末的天气,并不酷热。幸好,张木晨已经离开回自己座位去了。 一节课上得还是心神不宁,不知道爸爸那边会有什么结果。对方俊的那点小儿女心思反而越来越淡,没有什么事情比家人健康平安更重要。哪怕是我那点暗恋的心思,哪怕是青青的友情。爸爸躺在医院的样子让我醒悟,没有什么感情能越过亲情去,向往的小说里轰轰烈烈的爱情,看起来似乎牢不可破的友情,怎能比家人的感情更重要?只有家人才会拼了命的对自己好。一路上我也想明白了,爸爸早就身体不适了,因为曾经得过肝炎,所以当他觉得胸闷头晕心悸乏力的时候,他以为自己得了肝癌。那是不治之症,镇上,周边的村里,很多人是得癌症死亡的。所以他拼命地挣钱,要在自己离开前为我们攒够足够我们生活和学习的钱。而越拼命干活,身体越差,终于晕倒。我默默地祈祷爸爸一切平安,明天就能活蹦乱跳地回家来。 回到寝室,面对青青,我没办法不想起方俊,因为方俊的坦白,我莫名其妙地对青青有了负罪感。虽然青青自己也说过她感觉到了方俊对我的别样心思,但是她没有怪我,而是自己积极争取,终于犯下错来。我原来以为他们是两情相悦的,既然已经知道了方俊对青青的喜欢不纯粹,那我还能怎么坦然面对青青呢? 庆幸的是,下个月就要中考,老师给我们发了写不完的讲义习题,恨不得用题海淹死我们。我已经决定要好好学习考上中专,为了圆爸爸妈妈盼我早点吃上皇粮的梦想,为了不再让爸爸拼命攒钱供我读书。那么现在学习就是我生活的所有,摒弃杂念是首要的。我努力地排除干扰,晚上一直复习到很晚,和张静静一起收的书本。吴婷很惊讶我收起了收音机,青青说我转性了,张静静哀叹说:“连你都这么努力了,让我们这些笨鸟怎么活啊。” 第二天中午,余老师来告诉我,我爸爸检查后,除了血色素低于常人一半值外,其它一切都好,血色素低可以通过吃药和食补来改善,不需要住院治疗,下午叔叔就会让司机送我爸爸回家。 我一颗心终于落下来,那一刻觉得“虚惊一场”是世上最美好的词了。 中午,我选择了回家吃饭,我觉得和家人一起吃饭是很幸福的事情。妈妈熬了鸡汤,里面放了枸杞和红枣,汤有微微的甜,是给爸爸熬的补气补血汤。我不爱喝甜的,但是我上学的时候提出带一罐头瓶鸡汤去学校喝。家里不喜欢喝,跟食堂菜一比就是美味啦。其实我骗了妈妈,汤是带给青青喝的。她不能再请假了,再请假就要惊动余老师了,可是她身体很虚弱,吃了堕胎药后,一直在流血,比平常例假流的血多得多。我很担心她,可是学校里又吃不到更好的营养品,又不能让三婶给她熬鸡汤,那会引起怀疑的。 爸爸从医院回来后,妈妈顿顿让他喝汤,两天鸡汤,三天花生红豆红枣汤,我不好意思抢了爸爸补身体的汤,所以只带过两回汤给青青喝。过了几天,大伟拎着一只宰杀干净的老母鸡回寝室,说今天要大补元气,迎接两周后的中考。我们都欢呼起来,然后忙着在小厨房生火,熬汤。做菜是不会,但是熬鸡汤还是很简单的,把鸡洗干净整只扔锅里煮,加盐和老姜就可以了。大火烧开,用柴火小火煨汤时,我随口问了大伟一句:“是三婶给你和青青吃的吧,我们这么多人吃,会不好意思的。”鸡汤在我们这里是奢侈品,一般病人才能享用。但是临近中考,很多大人也舍得给孩子补一补的。大伟脸色阴郁了一下,说:“是方俊拿来的。”我不做声了。 鸡汤熬好,香得连大黄都跑来了,我记着上次的事,硬是拿扫把把它撵出去了。大家都笑。我和大伟虽然明知道是方俊拿来的鸡,但是美食当前,谁还会顾着自尊呢。我们都吃得心满意足,最开心的是青青。不过她一向都是活泼的人,她在哪里哪里就有热闹。因为流产她虚弱了几天,现在气色也恢复得差不多了。 日子在偶尔泛起涟漪的平静中一晃而过。现在想想连中考场景都虚幻得不真实起来。 和我们当初去县里参加比赛一样,我们是提前一天到县城的,住在一家旅社里,一堆人热热闹闹,哪里像是参加中考来的,简直就是度假嘛。 叔叔在城里,我去叔叔家吃的午饭,吃完饭,叔叔家的哥哥还带我去眼镜店配了一副新眼镜。比我原来那副贵多了,哥哥说送我的,希望我戴上新眼镜,不要看花了眼考出好成绩来。我走在县城大街上,太阳很是毒辣,可是我的新眼镜会随着太阳照射而变成茶色的,所以除了觉得热了点,并没有觉得阳光刺眼。我心里很是得意。回到旅社,大家都争相传看我的眼镜,等回到我手中的时候,我傻了眼,一只镜片裂了几道缝。我问最后交给我的同学,她惶恐地说不是她弄的,传到她手中的时候已经裂了。我顾不得和她们查问真相,也无心向她们索要赔偿,因为天色渐渐黑了,我要赶在眼镜店下班前重新配一只镜片,因为第二天上午就要考试了。她们可能为了避嫌,没有人主动说要陪我去眼镜店。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笔友》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笔友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八封信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笔友”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笔友的第十八封信,笔友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林小林小说的支持,更多与笔友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