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酒楼中计003

更新时间:2018-01-12 11:50:54字数:6610
【郑东方作品系列】之网络小说连载版: (三)“哈哈……刘志明,你走不了了!”话音一落,灯火齐明,伏兵四起,无数官兵从四面八方呐喊着围拢过来;刘志明大惊失色,骇之汗出,倒退几步,环目四望……官兵们一个个膘肥体壮,得意洋洋;正当中闪出三人,正是太师吴明和“小霸王”吴亮、大将军邓洪,最让刘志明吃惊的是,在三人身后还跟出了两个人,正是白天在“王家酒楼”见到的那两个捕头王仨、马六。刘志明这才恍然大悟:“哎呀!我中计了!”吴明倒背双手,微眯二目:“刘志明,今夜你插翅难飞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你束手就擒,老夫可在圣上面前给你美言几句,或许圣上开恩,会赦去你‘反叛之后’的罪名;如若不然,哼,天网恢恢,疏尔不漏,只恐怕你就是有三头六臂,也难逃法网吧?!”刘志明一见太师吴明,登时怒火中烧,忍无可忍,厉声骂道:“呀呀呸!老贼,我唾你一脸豆腐碴儿,少要废话,看小太爷取尔颈上狗头!”盛怒之下,刘志明手中的佛光剑用了招“童子三拜佛”疾速地刺向吴明的胸口;吴明勃然大怒,闪身躲过,将牙一咬,暗运“毒沙神龙混元罡”,探右手以中食二指挟住剑苗,左掌狠挥“啪——!”正打在了刘志明的前心!力道之猛,划空成啸,掌音回荡,历久不衰。“啊----!”刘志明双脚离地,身躯横空,犹如一只断了线的风筝,踢出去的皮球一样,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坠落尘埃,“扑通”一声,荡起了漫天尘土,长剑也呛然落地。刘志明只觉得天旋地转,耳鸣眼花,热血沸腾,胸口发堵,剧痛如割,翻江倒海一样难受,忍不住海口倏张,“哇”地一声,吐血如注,一阵眩晕之后便不省人事了;太师吴明仰天狂笑:“没想到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天朝四豪侠’遐迩闻名,神乎其神!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而已!哈哈……”突然,吴明猛止狂笑,道貌岸然地下令,“来呀!将这个亡命之徒也抓起来,押到‘花池地牢’!”就在太师府的后院西北角处,有一幢豪华壮丽的绣楼,楼上透出了明亮的灯光……一个花容月貌的妙龄少女正在对着铜镜,坐于桌前,一边梳理着美丽的披肩长发,一边向身边的两个丫环问道:“红儿,昨晚又出什么事了?前院挺乱的,搅得我一宿没睡好?”这是一个聪颖机警的小丫环,她美目连转,嫣然一笑道:“三小姐,我不知道。”妙龄少女不由芳心大急,回过身来:“死丫头,你真鬼,连我还要瞒呀!翠莲,上刑!”“是,三小姐!”翠莲出其不意,趁机就将红儿的双臂扭在背后,嘻笑着推上前来,“红儿押到,请三小姐发落。”妙龄少女一本正经地问:“红儿,快告诉我,昨晚一直家里很乱,我想一定有事发生,你快告诉我,我爹他们又在干什么呢?”翠莲十分调皮地对着红儿嘻嘻一笑:“红儿姐,我们三小姐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吧?她呀,凡事非问个究竟不可!你还是快说了吧,免得让我费劲儿,还得给你上刑呢……”妙龄少女被她们逗得嫣然一乐:“你们就是没个正经,跟唱戏似的,真叫人没办法!”红儿龇牙一笑:“三小姐,奴婢还是告诉你吧,不然你又要生气了;太师爷听说‘天朝四豪侠’他们还都活着,要对付他们,昨晚抓住了四豪侠的大爷刘志钢,听少爷房里的张妈说,他们还要放什么长线,钓什么大鱼,等着让四豪侠一个个地全部上钩,然后再一网打尽!”“什么!我爹又要害人了!”妙龄少女惊愕之余,站起身来,美丽漂亮的小脸上,一时之间变得苍白起来,修长的柳眉微微挑了挑,“红儿,你说的四豪侠,就是汝南王刘天印刘王爷的后代吧?”红儿眨眨美丽的大眼:“三小姐,你怎么也知道呀。”妙龄少女喟然长叹,怆然泪下:“四年前,汝南王惨死,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实乃我们吴氏家族之过呀,没想到,我爹他们还不醒悟,如今还要加害忠良之后……”红儿连忙上前规劝:“三小姐,不告诉你吧,怕你生气,告诉你吧你又伤心;其实,太师爷和国舅爷我行我素,杀生害命,将来必遭报应的。三小姐也已一再规劝,他们死活不听,你已尽力而为,又何必过于自责呀。”这时,妙龄少女放下了手中的梳子,深深地垂下头去,热泪早已模糊她的视线……眼看着“金钱豹”刘志明即将被擒,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一个黑衣蒙面人忽然幽灵般地出现在了餐厅的厅顶上,只见她纤手扬处,人们眼前一阵混花,上前要抓刘志明的几个虾兵蟹将就在惨叫声中,吐血而亡。夜行人纵身跃下,背起刘志明,拾起佛光剑,回手一扬,一股白烟打出,迅速地弥漫开去;黑衣人趁机上房,一闪即逝;这一连串的动作,迅疾之极,短短几秒而已,简直快得令人咂舌!与此同时,另一个爬伏在房脊之上的戴草帽的黑衣蒙面人,也把这一切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眼见刘志明脱险,不由含笑点了点头……就这样,这个没戴草帽的黑衣人背负刘志明一口气跑出了长安城,已是筋疲力尽,吁吁直喘了,她放眼四眺……这是一片荒郊,四周空旷无人;黑衣人回头见无人追赶,这才将刘志明轻轻放下,自己也爬俯在地,双肩耸动,气喘吁吁;好久,刘志明这才缓然苏醒,他微启二目,定睛观瞧,就见广阔无崖夜空中,点缀着点点冷静明朗的寒星……此时此刻,刘志明只觉浑身上下,冷风环体;他不禁莫名其妙起来,一咕噜坐起身来,暗道: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啊?刘志明极目四望一阵,眼前如水的银辉,广阔的旷野,更让他一头雾水,恍如隔世;刘志明无意之中,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在自己身旁不远处还有个黑衣人,不禁骇然色变,蓦起身形,惊问:“你是什么人?这,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怎么回事?!”黑衣人见刘志明醒来,也急忙站起身来,冲他双手一揖道:“啊,刘公子,你终于醒过来了——请公子不要惊慌,奴家决无歹意,这里有公子的佛光宝剑,奴家特将此剑完壁归赵!”说着,双手捧起宝剑递到刘志明的面前。刘志明摇摇头,强稳心绪,疑潮翻滚,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对了,我为救大哥,夜入太师府,好象是被吴明打了一掌……怎,怎么又跑这儿来了呢?如此看来,这个黑衣人一定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可听声音好象是个女流之辈,三更半夜的一个妙龄少女不在闺阁休息,为救一个陌生男人到此荒郊;这女的到底是何居心呢?今夜之事一旦张扬出去,男女有别,可是好说不好听呀!……黑衣人亭然玉立,双手捧剑,用一双期待的目光看着刘志明……刘志明厉声叱问:“你究竟是什么人?三更半夜的,你一个姑娘家不在自家休息,来到这荒郊野外,此乃为何?另外,我还要明白,我的剑怎么会在你手上?”黑衣人芳心鹿撞,略带羞涩地嫣然一笑:“公子尽请放心,奴家真的不是坏人。”刘志明这才接回宝剑,背于身后。黑衣人轻胎玉腕,缓解黑纱,一张摄魂荡魄,秀丽俊美的小脸便立呈眼前,只见她轻轻咬唇,微抬螓首,用一双美丽动人,清盈深邃的大眼睛盯视一阵刘志明,突又逃避似的,慌忙躲了开去,以一种近乎玩笑,又似诙谐的口吻说:“公子不是要知道我是谁吗?你说,奴家象不象月中嫦呀?”刘志明也不由为之一震,定睛细看,不禁为姑娘盖世绝伦的美貌所惊得瞠目结舌,呆若木鸡!这个黑衣女子最大不过二十二,最小也不过十七八,头挽盘龙髻,面皮粉嫩如桃花,柳眉弯弯似新月,鼻梁小巧如悬胆,樱唇涂丹象梅花,皓齿排排如编贝,体态娇柔似扬柳,不施脂粉,天然的花容月貌,冰清玉骨,却是美而不艳,靓而不娇,秀而文雅,端庄大方,雪白的护领,一身的紧身夜行皂装,带有松紧性的袖口紧缩玉腕,均称的个头,腰煞一条玄青丝绦,一双浅青的绣鞋上还缀了两个桔黄的小绒球,被月光一照,真象出水芙蓉,更觉楚楚动人!看罢多时,不由怦然心动,刘志明暗赞姑娘的如仙美貌,也许是她的美貌,迫使得他慌忙扭头他视,不敢肆观,但表面上故意哂然一笑,轻描淡写地道:“我看你倒象个采花女贼,人中妖精!”黑衣女子讨个没趣,芳心不悦,但并未生气,慌忙解释:“公子可千万不要把奴家想的那么坏,太冤枉好人了嘛。”“那你到底是什么人?!”“早就听说四豪侠英名远扬,知恩必报!公子还记得吗?方才你险些被擒太师府时,奴家舍生忘死,不顾廉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公子得救至此,哪知公子却闭口不言报恩之事,却只是关注奴家的身世,难道这身世比报恩还重要吗?”霎时,刘志明哑口无言,窘迫万分,俊面通红,无地自容,只好尴尬地笑笑:“啊,对不起,对不起,方才一切唐突之处 ,还望姑娘海涵;救命之恩,宏大于天,刘某这厢有礼了,多谢姑娘舍身相救之恩!”说着,双手一拱,躬身一礼。黑衣女子面飞彤云,心如蜜甜,娇羞万分地以礼相还:“刘公子不要多礼,区区小事,何足挂齿。”顿了一顿,黑衣子女续道:“刘公子,俺知道你是个好人,所以也不便相瞒;我叫吴秀兰,是当朝——”蓦地,姑娘嘎然止言,一阵辛酸,眼圈发热,一双美眸迅速充泪,一层迷幻般的薄薄泪雾,刹时便模糊了视线:“我,我,我是太师吴明之女……”还没等吴秀兰说完,刘志明一声惊叫,怫然色变:“哎呀!我真是有眼无珠,事到如今,仇敌之后,对头之女,就在眼前,我却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吴秀兰,既然如此,你我之间那就是冤家对仇!今夜,有你没我,有我没你,我们不共戴天,背水一战,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少废话,亮招吧!”说完,挥动佛光宝剑“唰!”地一下,刘志明先亮了个招式;吴秀兰呆卓未动,面痴情滞,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了,只是美眸之中,泪光晶莹……“啊,你还不动手,对不起,那我可要先出招了!”刘志明发疯一般,一抖长剑,一道寒光直奔吴秀兰的胸口……吴秀兰闪身躲过,幡然醒悟,连连解释:“刘公子息怒,请听我说完好吗?”刘志明一剑刺空,回头怒视着吴秀兰,大吼道:“吴秀兰,你我之间没什么可说的,看剑!”“唰!”又是一宝剑;吴秀兰再次闪过,焦灼万分,急急说道:“刘公子,你听我说,虽然奴家的父兄草菅人命,无恶不作,可他们将来一定会遭到应有的恶报的。奴家可以发誓,我从没跟着他们做过任何伤天害理之事呀。青天在上,日月明鉴,奴家若有半句虚假之言,口不应心,定然死无葬身之地!”刘志明是老虎拉磨——不听那一套,厉声怒叱:“吴秀兰,你少来这一套,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些甜言密语吗?……”吴秀兰心如刀搅,泪如泉涌,任凭刘志明恶语中伤,就听见刘志明在一旁恶狠狠地继续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今夜,我若不杀了你,难消胸中之恨!上梁不正下梁歪,有恶父怎有良女?你分明就是老贼吴明设下的美人连环计;告诉你吧,小贱人,小太爷我决不再上当了!”说着,刘志明就像一头发怒的凶狮,挥剑再扑吴秀兰;突然,刘志明宝剑也举起来了,方要落下,猛感胸中一阵刀割,不由踉跄后退,长剑撒手,连忙紧捂胸口……豆大的汗珠就从刘志明的额头上泌出……吴秀兰也大吃一惊,略一犹豫之后,飞身上前,紧紧扶住了刘志明:“刘公子,你怎么了,快别动,奴家为你疗伤!”“滚!滚开!刘某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纵然一死,也不用你来怜悯!……”“刘公子,快不要再说傻话了,你好象中了我爹的‘铁沙掌’与‘毒沙神龙混元罡’,内创极重,看样子你的生命危在旦夕;奴家曾跟宝莲圣母学艺多年,略懂一些医术,无论如何,奴家决不会见死不救的!”说着,吴秀兰扶着刘志明席地而坐,轻轻解开了他的胸襟……刘志明见姑娘情真意切,诚挚如火,便不再挣扎、反抗,喘急着盯着姑娘那张俊秀的小脸和焦灼的神色,反倒有些内疚之感了:“方才我要杀你,现在正是你下手的好机会,你为什么不给我来个痛快,为什么呀?!”吴秀兰紧咬朱唇,强忍悲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几滴晶亮的泪珠已经夺眶而出,顺腮而下,流及口角,滴在了刘志明之身。姑娘凄泣着说道:“刘公子,不管你怎么看我,我还是要为你驱毒疗伤的,但愿你能早日报仇雪恨!”说着,姑娘就让刘志明坐于地上,探手在背后解下了百宝囊,然后蹲身在地,开始为刘志明疗伤;刘志明咬牙忍痛,闪目观看,但只见姑娘取出个大药盒,里边全是医疗用具,什么小锥子、小剪子、小刀子、小钳子、小挠子,药布、药棉、药匣、药瓶、药丸、药面和药包,带尖儿带刃儿的,带剌带环儿的、带钩带眼儿的、白的、红的、黄的、粉的……直把个“金钱豹”看得眼花瞭乱,目瞪口呆;吴秀兰非常熟练地取出个黄色的小药丸让刘志明服下,随后又从一个小药包里倒出一点白药粉和从另一个小瓷瓶里倒出的粉药面放在一起,再用一根小筷子搅均了放在一边……这时候,姑娘又拿出了一把小剪子,冲刘志明抿嘴一笑:“刘公子,你已服下了‘止痛丸’;先忍一下,待我剪破掌痕,挤出毒液,再涂上这‘妙手回春驱毒散’便可康复了。”看刘志明点头,姑娘这才轻撩衣襟,用小剪子剪破了刘志明因中掌而突起的紫灰肉皮,挤出了毒液,直到流出了鲜红的血液为止;最后,姑娘将那些药面轻轻揞在了刘志明的伤口上,包扎完毕之后,才收起了百宝囊……刘志明挣扎着起身,突觉胸中剧痛嘎然而止,不禁喜出望外,冲吴秀兰冁然一笑:“吴姑娘的药真是仙丹妙药,我感觉突然好多了,简直真神了哟!”吴秀兰喜形于色,心中甜甜的比密还甜,兴高采烈地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羞涩的嫣笑:“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只不过由于刘公子内伤极重,故而最近不宜运用内功,以免旧伤复发!”眼见吴秀兰如此善良贤惠,纯洁无瑕,刘志明忍不住情绪激昂,愧疚难当了:“我原以为杂草丛中无灵芝,谁知今夜却是豺狼群中藏凤凰,真没想到吴姑娘如此大仁大义,不记前仇,实令小可钦佩之极;若非姑娘两次相救,不计私嫌,我刘志明恐怕就有两条性命,也都早死多时了;姑娘拥有扁鹊之才,华佗之能,妙手回春,医术高明,自然也一定有个很不错的绰号吧?”为表歉意,刘志明就把那些夸赞之词全用上了;吴秀兰见刘志明这样夸奖自己,心里就甭提多高兴了,但姑娘表面上只是微然嫣笑一下:“公子溢美了,奴家无地自容,江湖上有人叫我‘妙手神医’,其实这样的称呼,更是折煞我了;公子如果看得起我,叫一声‘吴姑娘’就足够了。”“吴姑娘,小可百思不解!吴明父子心地险恶,性情残忍,姑娘一介女流,却如此善良,洁身自好,难道就一点也没受影响吗?”吴秀兰喟然长叹,盈然泪下:“刘公子,我知道,也许你还认为奴家是在是在演戏。”刘志明连忙分辩:“吴姑娘不要多虑,小可只是随便问问而已。”吴秀兰苦笑一下道:“不瞒你说,父兄终日姣尽脑汁,费尽心机,惨害忠良,抢男霸女,做些不可喻人的勾挡;奴家自幼被师父宝莲圣母接去学艺多年,艺满下山,因为受到老师恩导,一向看不惯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曾多次劝阻;因此,常被他们关入绣楼,不得出外;同时,他们还派人监视,形同软禁,自然苦不堪言——”刘志明木然地卓立着,心中更觉惭愧和内疚起来……此刻,吴秀兰早已泪流满面,哽咽难言了,若非动以真情,决难如此伤怀的:“刘公子,奴家与吴明虽是父女,却毫无父女之情;和吴亮虽是兄妹,却并无兄妹之义;表面上,我们看似一家,幸福甜美,可实为冤家、仇敌,无数次,奴家真想一死了之,或者离家出走,可,可是又无去处,所以也就只好……”吴秀兰深吸了口气,用手背擦去泪水:“幸好,两个小丫头红儿、翠莲却和奴家亲如姐妹,促膝谈心;然而名义上,却只有红儿才能为奴家端茶送饭,出入自由;翠莲原是被父亲强抢入府的良家女孩儿,只因父亲逼其成妾,她死活不从;后来,父亲就要命人把她打死,是我于心不忍,才杀了恶奴,救了翠莲,藏于绣楼……”夜空中,孤月清冷,寒星闪烁;吴秀兰继续说道:“……啊,天色不早了,奴家尚要速归;日后,公子若有用着奴家之时,奴家一定尽力而为,请恕不能相陪,如果有缘,后会有期,告辞了。”说罢,吴秀兰转身欲走。刘志明一急,不知怎么地,竟然一把抓住了姑娘的玉腕,发觉不对,慌忙又缩回了双手,目不转睛地盯视着她……突然间,刘志明觉得她出其的美,不但人美,心更善良,同时又感到她在美丽善良的背后,还暗藏了无限凄凉、忧伤、寂寞和孤独:“吴姑娘,对不起,我错怪你了。”吴秀兰并未答言,只是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纤手扬处,白烟陡起,就在刘志明眼前弥漫开去……等白烟渐渐散去时,吴秀兰早已踪迹皆无。刘志明眼望着渐渐散去的白烟,呆然木立,思绪万千,好久才自语道:“唯今之计,只有先回盘龙山,去向李大哥报信!”就这样,刘志明离开了荒郊,径回盘龙山而去。太师府内,捍府大将军邓洪见到嘴边的肥肉又给飞了,不禁勃然大怒,亮出兵兵器,就要追赶!“小霸王”吴亮却一把拦住邓洪,回头向吴明抱腕道:“爹,请恕孩儿直言,我看救走刘志明的这个夜行人很像我妹妹,三小姐吴秀兰!”刘志明酒楼中计,吴秀兰舍身相救;虽然“金钱豹”已经安然脱险,但刘志钢仍然生死未知,下落不明;然而吴秀兰又被“小霸王”看破身份,美艳倩女,心地善良,大师吴明又将如何处置亲生女儿呢?盘龙众人又将采取什么办法前来对付奸贼太师吴明,请继续阅读《天朝豪侠传》第五章 倩女多情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天朝豪侠传》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天朝豪侠传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四章 酒楼中计003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天朝豪侠传”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天朝豪侠传的第四章 酒楼中计003,天朝豪侠传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郑东方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天朝豪侠传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