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寒门小医女:世子来求嫁

正文第一章 醒

[更新时间] 2018-01-13 10:05:55 [字数] 3529
“呼~~~痛……唏,好痛好痛!”席凝羽轻抚着脑袋从昏迷中苏醒。%====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只染满血污的小手轻揉着后脑勺,另一只手略显艰难的撑着有些单薄,穿着一身粗衣的小身体从地上缓缓坐起。一双显得水灵的眼睛有些迷茫的打量着四周的一切。%====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低矮的灌木和稀稀疏疏的树木,还有些不知名的果子略显青涩的挂在枝头,席凝羽那迷茫的双眼睛里闪过一缕疑惑,看着这片陌生的树林,席凝羽脑海中回想起自己不是应该在医疗营撤退的路上才对,怎么现在却满目的是这极度陌生的一处林地。思虑中的席凝羽无意扫到随意耷拉在自己腿上的那只小手上,蓦然惊出一身冷汗。%====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怎……怎么会!”%====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望着这只有些脏乱还有点点血迹的小手,席凝羽呆了盏茶时间才恢复了大脑的思维功能。明明二十多岁的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双虽然脏乱却小巧的手,还有现在的一身穿着,很奇怪。看着像是中国封建时期的服装,却又和自己以前在电视剧和一些古装片里看到的有些不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此时天已大亮,四周断断续续传来清脆欢快的鸟鸣声,以及不远处传来的流水声,让这片之前还显得幽静清冷的树林在不知觉中被注入了一股鲜活的气息。听到传来的流水声席凝羽想到了什么,顾不上身体时不时传来的疼痛感,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冲向不远处的那条从林地深处流淌出的小溪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是……我……我……我的脸?”%====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小孩子,小孩子……天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在经过一阵急速的揉搓后在水中浮现出一张乖巧稚嫩的面容,虽然应为年龄小还没长开。但是已经能够隐隐的看出这张脸蕴含的潜力是很可观的,想必以后也是个鼎鼎的大美人儿吧。随着看到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在心里发出阵阵惊呼之后的席凝羽终于意识到了些什么。于是瘫坐在小溪边的席凝羽在脑海里搜索着属于这张面孔的记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淮州,位处于西秦国偏南的位置。四季温润如春,水土润厚,是一块极适合农业耕作之地。也多风景佳处,山未高而多俊秀,水无深而多灵逸。所以淮州也多出文人墨客,其中不乏一世俊秀之才。而此刻,在淮州北部的一个小县城里一对老夫妇正嘀咕着什么。%====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头子,你说嫡小姐都一天一夜没回来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啊?”坐在炕上手里拿着针线,一双满含担忧的眼睛却从窗户一直盯着大门的老妇人开口问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唉~~可不是,真是叫人担心死了。这孩子平时不怎么爱动弹,也不知这次是怎么了。好不容易见出去次,竟是一夜都没回。”%====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昨儿我找了大半宿都没瞧见,要不我一会再叫几个相熟的一起去山林子里找找。好歹也让人知道个死活呀!”在一旁抽旱烟叶子的老大爷听了老妇人问话吐了口旱烟,又把燃尽的烟灰嗒嗒敲出烟杆子。忧心忡忡的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呸!你个老挨刀玩意,满嘴胡咧咧什么呢。什么叫死活,你这老东西都没死呢!”老妇人将手中的针线和缝了一半的外衣甩在炕头怒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见惹得老婆子性起的老大爷连忙点头说“是,是。我还没死那丫头更不会死,不会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不过话又说回来,主家那些个老爷太太们也忒狠的心肠,这才多大个孩儿就这么扔在老宅,自打那孩子来了就再没见京中谁来问候过一声的,真真的叫人寒了心呐,唉!”老大爷见对面的总算落了点火气又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妇人听闻后也是一脸鄙夷的说:“谁说不是呢,我记得席家举族迁往皇都的时候大夫人还是好好的,嫡小姐也将将七岁而已。可谁知就这么没两年嫡小姐被送回来的时候说是大夫人殁了,那时候嫡小姐也才刚九岁吧?真真的还是个啥都不懂得呢!”%====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妇人说完后抬头看了眼老大爷,见老大爷也是皱着眉头一脸怜惜的表情,便又接着说:“我倒是偷偷跟送嫡小姐回来的下人们打听过。说是席家到了皇都没多少日子就说大夫人因为水土不服一直不大好,之后倒是瞧了不少皇都的大夫硬是拖了一年多才没了的。可是奇怪就奇怪在,大夫人殁了后没多久,大老爷就迎了个新夫人进门。”%====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老爷子抬手给老妇人面前的水碗里添了些壶里刚温的水,又把小桌上的粗面饼子推到老妇人面前说:“刚殁了就娶了新人,这可真是……你接着说,还打听到了点啥?”%====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喝了口水润了嗓子的老妇人接着说道:“之后也就没什么了,好像是自大夫人去了后小姐就不怎么爱说话,没以前大夫人在的时候那么活泼。”%====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只是新夫人进门时候按规矩小姐是要给继夫人敬茶的,可是小姐却死活不愿意,听说当时新夫人就变了脸色,后来没多久大爷就把嫡小姐送回老家这里来养病。唉……可是你瞧瞧席家这老宅。嗯,那是个养病的好地界?我看分明就是新夫人不待见嫡小姐,借个由头送回来的罢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说完后老妇人又端起水碗喝了起来。老大爷则点着头叹着气的嘀咕道:“那丫头被送来时刚九岁,这么会也回来有快两年了。眼瞅着整十一了,在过两年也就该寻个人家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寻人家?呵呵呵……你瞧瞧这都多久了你见过来个人探望过的?别说寻人家,怕是连还有姑娘这个人都忘了吧!”老妇人摔了水碗说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有,以后你那嘴里别总是丫头丫头的叫着,虽然咱是打心里疼着姑娘,可到底她是主子咱们是下人。大夫人临走时发了善心发还了咱家人的卖身文书,现在又是帮着席家看护着老宅的庄子。可也不能没了本分,该恭敬的还是要恭敬着。可不能学那些没了良心的混人没个规矩了。”老妇人一脸严肃的唠叨着……%====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席凝羽坐在溪边愣愣的探知着这具小身体的过往,半响才总算了解了个大概。%====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是自打没了原主的亲娘以后家里谁都欺负着,新进门的继母更是明里暗里穿了多少小鞋。这身体的父亲更是个没德行的,小妾姨娘的陆陆续续又弄进门了好几个。硬是逼得这身体的原主没法再家里呆了,这才着人打发着送回了老宅来,还弄得美其名曰“养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弄清楚了这身体的过去席凝羽心里想着,这一大家子席家人才是真真的有病。%====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席凝羽心里升起了对原主的些许同情,而后自己轻叹了声在心里默默劝慰着谁似的念到:“罢了,既然落在了这具身体里,就代原主再好好的活一回吧。虽然不知道能这么用这具身体到什么时间,但是每过一天也都要快快活活的,也算是自己顶了人家的身体来用给的回报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随着这么个念头之后,席凝羽感觉心里的某处忽然松开了般的轻松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慢慢平静下来的席凝羽认命似的接受了这个真的很难让人接受的现实后,晃晃悠悠的站起时自己竟然浑身疼痛。细看一下才发现浑身虽说没有什么大的伤口,可是到处细细碎碎的小伤不少。加上破烂到快成布条的粗布衣,实在是有点有碍瞻观的味道。%====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唯一能让席凝羽庆幸的是好在同名同姓,不然可就愧对老祖先了!这要是万一哪天再“嗖”的一声又穿回去,被自己那当将军的老子知道自己在这里竟然敢不姓席,就算不揍一顿怕也的说话臊死自己。尤其想到自己那异世的亲爹的奇葩个性,席凝羽就打个冷颤。%====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颤颤巍巍的寻来根粗点的树枝,席凝羽在溪边喝了两口水润了润自己干裂的嘴唇。四下一打量,回想着原主昨晚大致来的方向后,就向着来路慢慢前行。%====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这时打量着四周的景物,席凝羽竟发现了不少上好的药材。上一世本就有着良好中医底子的席凝羽对于药材也有着不浅的辨认和炮制知识(虽然欠缺实际操作经验),发现这里的药草出奇的繁茂。于是席凝羽一路上时不时的停下稍歇,同时辨别发现的药草。%====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话分两头。在家里和老妇人吃过早饭后,老爷子找了几个帮手出了小县城的城门,一路往县城北门外不远处的山林里寻来,一路上呼呼喊喊的就进了山脚的林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原是昨晚老爷子出来找原主也就是现在的席凝羽时就有人告知看到他们家小姐往北门外走,原打算昨晚追出城的老爷子怕两头走叉所以待转回家看了眼没见席凝羽回来时再打算出城寻找的时候晚了些,正赶上城门关闭。这才回家挨了顿骂硬等了一晚才赶紧在城门第一时间开门后出来找人来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席凝羽在石头上坐着歇脚,心里一股子一股子的怨气往外冒。寻思着这丫头的身体不是一般的文弱,再加上这一晚上的折腾受的这些伤,真是不死都难。%====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一边揉着小脚一边嘴里嘟囔着说道:“果然如前世在电视和书本子看到的一样,这些个大家小姐真的是鼎没用的,除了学些诗书摆弄点针线怕是从不多活动,更别说锻炼了。你说你一小活人,没事老憋家里干嘛,没事你倒是动动胳膊腿的多好。整的现在走几步路都要死要活的,还离家挑那么远的地方死,累的本小姐现在一步步往回挪腾。真个是不厚道!”想着上一世的自己虽是军医平时也多有机会锻炼,虽不敢说比拟那些铁血军人,但好歹对付几个毛贼还是嘛嘛菜的。%====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现在可好,走路都要了半条命了,真是越想心里越堵得慌。恨不得把那死了的席小姐叫回来告诉她要不咱俩再换换,我再死一回你再活一回吧!!!%====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还在心里嘴里抱怨个不停的席凝羽耳边隐隐约约传来几声呼叫,声音拖得长长的。似乎是“小姐~~~~~席~~~家小姐,席~~~~~小姐”。%====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席凝羽一个激灵的蹦起来,听着来人不断靠近的呼喊声寻思着莫不是来寻找这身体原主的。可原主死了那也就是说这些人寻得不就是自己了,想到这里席凝羽瞬时脚也不疼了,手也不抖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放大了嗓门的嚎叫着:“喂~~~~~~~在这里啊,我在这里呐!”心情激动的席凝羽在热情的回应着寻找她的人的时候,蓦然感到一阵头昏眼花,然后两眼一黑。再次成功的昏迷过去了……%====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欢?迎读者&登?录www.zongheng.com查?看更多|优秀作%品。*^?#*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