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寒门小医女:世子来求嫁

正文第十章 赠书

[更新时间] 2018-01-13 10:28:59 [字数] 3646
到底是坐着马车比往常走路要快的多,没多时马车就停在了仁心堂的门口。穆晖叫来药铺里的伙计帮忙将患病的穆老爷从车上扶进仁心堂,席凝羽也随同进了大堂里找了个位置坐着静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丫头今儿怎么过来了?前两天才送来的药莫非今日里又有新药了?”施汉学见席凝羽便停了手里的活路过来搭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到没有新制好的药材,是路上遇见了个病患。便荐了施大叔这里来瞧病的。”席凝羽坐下后言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是,路上遇到席姑娘。用了针,见了好。但是还需吃些药才能大好,席姑娘便荐了您这里。还望大夫辛苦!”穆晖抱拳施礼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我瞧瞧。”言罢,施大夫就伸手切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是里寒燥热之相。”施大夫收回手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然羽丫头动手诊了病,那我就不伸手了。想必羽丫头心里有了方子了吧?”施大夫乐呵呵的看着席凝羽,有心想要考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方子倒是有的,不过您也知道我从没给人写过方子。家里更没药材,所以就带到您这里了。”席凝羽斜眼看着施大夫好笑的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有便写了给人家,家里没药材我这里不是都有。你这丫头既然诊了病又何故非要再经我这里!!”施大夫笑道,打眼瞧了瞧站在一旁的穆晖和安氏谢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既如此就快请席姑娘把方子写了吧,我也好叫晖儿给我家老爷抓药。看着我家老爷如此受罪,实是让我心焦还望席姑娘多辛劳!”安氏瞧出了门道,赶紧接口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道穆家不是太信任自己的医术所以席凝羽一路上虽然和安氏、谢氏说笑但也没打算自己开方子,不过现在看看施大夫是实心的想帮自己便也没再多推辞。逐走到桌前写下了一副药方,拿来给施大夫。$%%~+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施大叔,按这个方子给抓药吧。”席凝羽很自信的将方子展给施汉学看后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嗯。”施汉学看了眼便将方子给小二拿去配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眼看着施汉学如此信任席凝羽的穆家三人也在心里松了口气,想着“这坐堂大夫如此信任席姑娘,想必席姑娘的医术也是不错吧,这药想必也定是能对症的。”便也由着小二抓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待包好了药付了诊费和药钱,穆家便赶车急着回去熬药给穆老爷。只是临走时将穆家的详细地址告诉了席凝羽知道,方便以后席凝羽去做客。并再三的谢过路上的救治和赐予药方之恩。$%%~+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送走了穆家母子后,席凝羽便和鱼儿坐着和施汉学说话。这会子正中午来药堂看诊的病人不多,再加上还有其他坐诊大夫在,所以施汉学也不是很忙,便陪着席凝羽坐在边箱说话去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丫头,我看你今日写给穆家的方子可是上好的方子。你拿给我看就不怕我学了去?”施汉学笑嘿嘿的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然不怕,再好的方子都是拿来治病救人的,能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了一个救人的。说到底都是惠及百姓,我又何必敝帚自珍。”席凝羽放下喝了一口的茶杯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好,好,好一个羽丫头。医者,重医术,更重医德。你能如此,才能在医道走的更远,方不愧传你医术之人。”施汉学大乐,说完后转身从袖子里抽出一本有些泛黄的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羽丫头,这是我施家传下来的一本医书。里面记载的是几代人对于一些疑难杂症的治疗方法和病症表象,虽不是什么正统医道名著。但也对行医之术大有裨益,你拿回去好好看看,什么时候看完了什么时候还给我便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站起身庄重的接过,抬眼看到‘施氏杂病论’五个字。听施汉学所言这是一本施家传下来的医者笔记,记录的更多的是一些杂病的记录和治疗时的过程和所用药方。但是正是这种私家行医笔记反而比正统的医术著作有时候更加有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施大叔如此厚赐,席凝羽便厚颜领受。日后医道一途定不负今日之德。”席凝羽仔细收起医书后对着施汉学规规矩矩行了三礼后言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再亲密的关系也不可能随便把自己家族的行医笔记这么随便给人观看学习。今日施汉学的行为,让席凝羽心里大大感动了一把,平时和施大夫偶有说笑也时常言语上欺负下这个大叔。但还真没想到施汉学在医道一途上竟是如此重德,如此高洁迈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收下了‘施氏杂病论’又和施汉学聊了会便起身回家。席凝羽寻思着自己心里也装了那么多前世的医药方法和珍品古方,何不拿出来用用。自己也有了慢慢开始给人诊病开方的打算,利用这些和仁心堂进行些合作使得双方互惠不是更好,于是席凝羽便在心里盘算起来这件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时,在小县城的少仓令府里。程员外专程再次拜访!$%%~+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姚大人,今日拜访实在是多多打扰,多多打扰了!”挺着一个滚儿圆的大肚子,长得富富太太。细眉小眼,粗鼻阔口的半老男子拱着手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妨无妨,倒是有劳程员外这又辛苦一趟,呵呵呵,辛苦辛苦!”姚少仓令脸上露出一个你懂我也懂的笑容后抬手回了一礼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敢,只是姚大人。那几个……哦,不。那几位大人可是都离开了吧?”程员外待婢女上了茶端起小抿了口后看了看四周问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哎!离开了,说起来本官也没想到。本县竟来了这么几位……现如今我派出去的下人确认人离开后,回禀了我。我才着人告知程员外不是!”姚大人弹了弹官袍的下摆,抬起头看了眼程员外那张糙脸,然后转眼看向客厅门外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话又说回来,令公子也真是行为太过莽撞。毕竟国有王法,哪能那般肆意!这才招来祸患不是?”姚大人收回看向门外的目光又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是。是小儿莽撞,更是在下平时少了管教才闯下祸。有劳大人费心了。这次多蒙大人斡旋……这点心意,还望大人笑纳。”程员外从怀里抽出一摞纸张,摊开后竟是百两的银票。那一摞子怕是有十来张,就这么送到少仓令的手上。接着道:“大人,您看。小儿也在牢里呆了些日子。想必也受了教训,那孩子自小没吃过什么苦。家里老母更是见天的掉泪,心疼孙子。您看是不是可以……当然了,以后一定严加训斥,定不敢再给大人添麻烦!!”$%%~+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等程员外递上银票又坐回椅子上,少仓令姚大人低头看了看手上的一摞票子。心里估算着着实不少,便道:“嗯~~既如此,日后定要好好督导。不可再那般肆意胡闹,想必在牢狱中也吃了不少苦头,便领回去吧。”言毕,姚少仓令便起身去写了份手令,让程员外带去领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拿了手令程员外起身再次道谢,然后躬身退出少仓令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回到家中,将穆家给的谢礼五十两银子放到衣柜中的盒子里。然后招呼鱼儿先去弄些吃食,劳累了大半天早就饿了。然后自己抬步走到书桌前,抬手执笔写写画画。约莫两刻钟后,鱼儿和薛妈妈将饭桌的吃喝摆好后,席凝羽才移步坐在桌前。$%%~+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自从席凝羽开始摆弄药材赚了钱后,家里的伙食比之从前可是好了不止一二成。可说是顿顿有肉,餐餐有汤,再加上席凝羽本就不爱那些俾、主不同桌的讲究。所以鱼儿也向来是同吃的,开始薛妈妈还多次训斥过。可后来经不住席凝羽再三要求,竟也不知不觉间时不时和席凝羽同桌吃喝了。所以今天又是一桌子好菜,薛妈妈和温大叔也过来同桌吃饭,顺便商讨这几日的药材炮制的事,乍一看下还真有点暖心的氛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再过三五日这次炮制的药材又可以送去仁心堂了。可是近期咱们採的鲜药材倒不是很多,怕是不够下次要送的量。您……”薛妈妈有些迟疑的言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是呀,小姐。要是您和鱼儿太累,那不如下次采药时候您带着我去。”温大叔也抬起头看着席凝羽说道。毕竟眼瞅着一个小姑娘家天天的爬山采药,一两日倒罢了。日子久了终是吃不消。眼看着近几日採来的药草没有往日里的多,心里思虑着是不是姑娘太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听罢也放下手里的筷子,看了看薛妈妈和温大叔。然后说道:“倒不是累了,只是我想着日日就靠我和鱼儿采药。您两位日日帮着炮制,日子久了虽说也是赚钱。可毕竟慢了些,所以我是想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您有什么想法只管说。之前吧,说老实话您做那些事我真没把握。可是跟着您做了这么久我却是信了的,您有什么新的打算您就说,我和我家老头子指定的帮着您的。”薛妈妈见席凝羽似乎有些犹豫,便开口言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旁边的温大叔也是一直点头,看到如此席凝羽便定了定心神说道:“我听薛妈妈之前说过,您家的儿子儿媳从我母亲退还了卖身文书得了自由身后便在外寻了活路。我是想……要不您去个消息,将人叫回来。咱们也多两个帮手,赚的也比他们在外面劳务得的多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看着面前的两个老人没有反感的神色,席凝羽又道:“而且说实话,我是打算着以后我必是不会一直做这么小的场面的。叫他们回来,趁着年纪都不大,如是他们两口子乐意。我便教一些制药的事给他们学,日后凭着这个也能做个管事岂不是比给别人做下人打零碎要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当然薛妈妈、温大叔,你们放心,我是不会要你们家再签下什么劳什子的卖身文书的。”席凝羽赶忙强调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说完的席凝羽看了眼桌面上的人,生怕这些话引起什么误会,让温大叔一家再以为想要他们家卖身为奴,生出反感就不好了。可看上去两人都很平静一副思索的模样,未见什么不对劲的神色后,席凝羽也悄悄放了心。$%%~+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过一小会的平静,只见薛妈妈脸色忽然一喜道:“说的是呀!我怎么之前没想过,把芽儿叫回来帮衬着多好。真是老了不中用了,这么久就没想过这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温大叔这时也道:“其实我之前倒是想提这个,不过我怕你再说我什么。我便忍了没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你个老东西,这事我能说你什么。既然早想到了干嘛不早说,累的小姐多受这么些日子的累。哼~!马后炮,这饭你还好意思吃?”听温大叔说罢后薛妈妈两眼一瞪,冷着脸就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顿埋怨。愣是把温大叔说的脸都红了,好似真做了什么羞事似的。嘴里嘀咕道:“这……这关吃饭啥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倒是一旁瞧着可乐,鱼儿也低着头把脸埋在饭碗里嗑哧嗑哧的笑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