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寒门小医女:世子来求嫁

正文第七十二章 预谋

[更新时间] 2018-02-13 22:23:57 [字数] 3151
席凝羽这边,随着两位军医和周进离开。姜焕那边就得到消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两位军医从四公子的营帐出来了。看样子并未有太大的冲突,两位军医神色无异,账内先是有吵闹,后来逐平静下来。可隐约听到交谈声,想必无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焕听完下属的回报,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晓了,然后顿了下,问道:“韩军医和梁军医,是否有过于为难我家小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将军,怕是两位老军医反被四公子。一通说教,弄得哑口无言。将军放心,四公子并未吃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姜焕闻听如此,才算是露了笑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晓了,你下去休息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来报告的小校施了礼,转手告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经过两位军医闹过,席凝羽这边也再没有情况。三人梳洗过后,一夜无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第二日一早,有军中兵士,一早端来营中早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咳!公子,这早饭,您看合适么?若是吃不惯,小的去给您弄些别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大早清琼就犯浑,冲口而出叫小姐。好在营帐内无人,送饭的小兵也早已退出。%#+#?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在犯浑,看我不收拾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影吓得死瞪清琼一眼,厉声警告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被清影一瞪,清琼吐了吐小香舌。然后笑嘿嘿的拉着席凝羽,表示下次会注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对此也没什么好追究的,也就对着清琼笑了笑。然后又冲着清影眨了眨眼,便拉着两人用饭。%#+#?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报告!”%#+#?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正在用饭的三人,忽然听到帐篷外传来一声告进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进来。”清影得到席凝羽的示意后,开口让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随着营帐门帘掀动,从外面走进一位穿着制式兵甲的汉子。%#+#?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报,鲁校尉让我前来报告。昨日医治的伤员,昨夜没有发热情况。还有,鲁校尉然我请示四公子,今日是否还要去伤兵营,给伤员医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一手捏着一块饼子,一手端着半碗米粥。听着这个士兵一通话语,嘴里还不断地微微咀嚼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士兵讲完,见席凝羽没有答话,便本能性的抬头看了一眼。便发现眼前的这一幕,竟看得有些呆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试想一下,席凝羽本就长得水灵。女装时,就带着三分妩媚,七分灵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现如今虽然身着男装,可也不能完全的遮掩住席凝羽的容姿。加上一大早,刚起来时带着的那几分慵懒,和一丝随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乍一眼看去,十分的引人注目。%#+#?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知晓了,随后就去看那些伤员。只是这一早的,怎么不见鲁鸣校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说话声,让发呆的士兵惊醒。急忙垂下头,回禀道:“鲁校尉和咱们将军出营去了,怕是要午时过后,才能回来。因此临走前,交代小的前来询问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点了点头,便不再言语。安安心心的坐在那吃早饭了,虽然这饭,真不怎么对席凝羽胃口!%#+#?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们公子知晓了,一会便去。如你无事,便退下忙自个的去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影见那名士兵,站在营帐里。总是偷眼打量席凝羽,便皱眉言道。心说这营地里的士兵,怎么都如此无礼,看来这军规还是不够严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兵士见清影脸色不娱,急忙转身退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小姐,回头可要跟姜二爷说说,这军营的士兵太无礼,老实盯着人看,什么毛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影愤愤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干嘛不让看?长脸不就是给人看的么,不然要脸干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吃着东西,嘴里含含糊糊的说出这么一句。直把清影说的,一口稀饭呛得喷出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清琼也是在一旁,咳咳咳的不停。%#+#?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三人吃过饭,就往伤病营走。%#+#?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刚进了营帐,就瞧见梁军医在内。%#+#?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四公子,来着这么早。昨夜安歇的可还好,军中简陋,不知四公子可习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梁军医见席凝羽进来,忙停下手里的事。转过来与席凝羽搭话,言语中还尽是关怀之语,跟昨夜的态度简直南辕北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见着,也觉得有些诧异。心说昨夜闹成那样,就是想要彼此消除隔膜,这也太快了些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过碍于脸面,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席凝羽见梁军医这么客气,也不好端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多谢梁军医,昨夜歇息的很好。军中确实不比家中,不过也并不是适应不了的。我觉得军营中,甚好!”%#+#?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此一句话,不仅回了梁军医。也同时让在场的几位伤兵,心中对席凝羽亲近了几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加上昨夜席凝羽为他们尽信医治,让他们减少了伤痛。所以今早一见席凝羽进来,都是挂满着笑颜相迎!%#+#?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和梁军医客道完,也不等梁军医在说话。便绕过梁军医,想着后面的伤兵走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昨夜睡得可好?伤口处是否有过于不适感?今早可用过早饭,一会还要喝些汤药,因此早饭是一定要吃些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谢……谢谢四公子抬爱,小的吃……吃了早饭的。只是没有汤药送来,所以没……吃药。”%#+#?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个被席凝羽问到的兵卒,不知为什么。莫名有些心慌,尤其是席凝羽坐在自己床边,温言询问自己时,总是不自觉的口吃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无妨,我一会就交代人。按照我给的方子熬制好,给你们分别送来。不过你们要记得,好好饮下,可别让我知道你们剩下了汤药,不然下次。让你们喝一倍的量!!”%#+#?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见一帐篷的伤兵,经过昨夜的诊治。都见了好转,虽然不可能让伤势马上痊愈,但是死一个个面色都好看多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尤其那几位重伤的,一夜都无事,好歹让席凝羽安心了些。%#+#?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于是才有心思开个玩笑。%#+#?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听席凝羽这么一说,众兵士都笑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四公子,我们死都不怕,害怕喝药?您尽管熬制拿来,我们一滴不剩的喝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有个大胆的,接着席凝羽的话,说道。%#+#?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那便好,我是医者,见不得谁浪费药物。只要你们按我的要求服药、换药。我保证你们会很快好起来,返回战场,随我二哥杀敌立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不愧前世是军医,曾经的家庭更是军工家庭。对于激励军心,提升士气的方法很有一套。%#+#?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就这么接着言说谈笑,就将伤兵营里的低迷氛围,几句话变得激昂了起来。%#+#?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四公子放心,我等伤好后,一定好好教训那帮狗匪,为这占阳扫平匪患,还这里一个太平!”%#+#?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错,四公子放心,我们一定按四公子的吩咐喝药,不会浪费一滴!”%#+#?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不错,但请四公子尽快医治好我等,我们的战刀,还没喝够匪徒的血呢!”%#+#?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句句言语,一声声振奋的呼喝。%#+#?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笑着点了点头,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虽说疗伤药物,医治方式等等重要,可是伤病的心态,有时候比药物更为有效。%#+#?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见这些人的心情由刚开始的低迷,不振。到现在的高昂,席凝羽知道,只要不出意外,自己的治疗手段,加上上好的药物,以及这些士兵的振奋心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让这些士兵痊愈,是不难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席凝羽在两个伤兵营往返照应,及时诊治。加上时而有意的提振士气,和帮主伤病在心理上建立积极心态。%#+#?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短短几日时间,重伤的已经能自己坐起身子用饭。轻伤的,都已经敢偷偷违背席凝羽的告诫,跑出营地遛弯了!!%#+#?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只是这几日间,让梁军医和韩军医不断的黑脸。%#+#?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毕竟这些伤兵,近日几乎都是由席凝羽一手包办了,他二人没有插手的余地。加上席凝羽的特殊身份,又不好过于得罪,梁、韩二人只能一味的忍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我说老韩,自打这个四公子来后。咱们二人变成了闲人似的,以往那些个兵士见了你我,那个不是躬身问好的。可现在……”%#+#?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梁军医在军营里,悄声的和韩军医说道。一句话说不完,还要四下瞧瞧,生怕谁听了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哼!还不是仗着姜将军的势。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小子确实有两下子,你看近日那些伤员,尤其是那两个重伤的。%#+#?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竟然好的如此快速,说起来,也让我二人没脸。原本是抱着看戏,等这位四公子出了丑,你我在站出来收拾了残局。”%#+#?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军医说到这里,手一锤矮几。%#+#?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可谁想到,竟让他这么容易就治好了不说,竟还比你我往日用时更短。这……”%#+#?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二人就这么在营帐里低声谈论,时而沉默一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老韩,前日周进说了一件事。我心里有些吃不准,想和你商量下。”%#+#?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一阵沉默过后,梁军医又压低了些声音。向着对面而坐的韩军医言道,申请看上去有些阴狠,还带着三分狰狞!%#+#?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军医被梁军医的申请弄得有些不舒服,可又不好躲避或是起身离开。只能眼睛看向一旁,嘴里言道:“何事,说来听听!”%#+#?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梁军医把身子往前靠了靠,说道:“前日周进那小子,给了我一些药粉。说是他自己,偷偷从四公子给伤兵换下的药布上剐下的药粉。%#+#?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在里面掺和了些,别的东西。可以让此药失效,但不伤人性命。若是我们偷偷将这些混入四公子给伤兵……”%#+#?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韩军医听到这里,急忙抬起眼看向梁军医。%#+#?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心里有些慌乱。%#+#?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他倒是不怕这药出什么事,而是有些担心。一旦事发,伤不伤人命不说,要陷害的毕竟是姜焕的四弟。%#+#?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这事一旦捅出来,让姜焕知道。干不干这份差事,是小。姜焕会不会饶过自己暗害他四弟,才是重点!%#+#?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想到这里,韩军医道:“老梁,这事怕是……不做为妙吧?”%#+#?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