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趁我病要他命

更新时间:2018-01-12 16:23:17字数:4110
  “君宇哥,君宇哥,我哥被墨赖皮给打了!你快去看看!”张果茸找了半天,在小树林里总算是找到了崔君宇。  崔君宇此刻盘坐在一块巨石之上,张果茸还以为他是在修炼,殊不知他是在发呆,而且发了一天的呆。  奇怪,我很奇怪,最近这一个月都很奇怪,这是崔君宇自己对自己的感觉。  “嗯?果茸?你说什么!张家灰那小子被墨林打了?”崔君宇立刻反应过来,起身,“走!快带我去!”  崔君宇扫了一眼着急的张果茸,格外也没有说什么话,拉着张果茸,就朝着张家灰的住处跑去。  张家灰,崔君宇从小到大的死党,一起喝过酒偷过窥吹过死牛逼的过命兄弟,他被打了,崔君宇怎么能置之不顾!  玄灵宗,建华帝国唯一的宗门,选址在高山巍峨之处,崔君宇和张家兄妹都是玄灵宗的外门弟子。  崔君宇一脚踹开了张家灰的破门,冲了进去,“喂!我来检查检查,没被打死吧?看看少了什么零件!”  说着就在躺在床上的张家灰的身上乱摸。  ”咳咳,摸什么摸,劳资没事!就是腿骨折了,估计三个月都不能动了!我都重伤了,你还来消遣我!”张家灰大眼瞪小眼,虚弱道,气不打一处来。  “君宇哥,我哥哥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张果茸端了一杯茶,张家灰还以为是给他端的,满脸的期翼,躺在床上说不出的激动,果然是好妹妹啊!结果下一刻那杯茶就递给了崔君宇。  “嗯,好茶!”崔君宇点了点头,又喝了一口。张家灰像是喉咙中憋了一口气,过了好久僵着的身子才缓过来,妹大不中留啊!  “这伤不会影响修炼,不过我想知道那个墨林干嘛要揍你?”  崔君宇盯着受伤的张家灰正色道,脸色阴沉沉的。  张家灰吓了一跳,要不是腿的缘故,差点就从床上蹦起来了,“那个茸茸啊,你哥哥肚子饿了,那个啥,你快点帮哥哥还有君宇弄顿饭!”  有些话张家灰不方便朝妹妹说,只好使个法子把她支开,张果茸年纪小,涉世不深,也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哦了一声,看了看哥哥就离开做饭去了。  “君宇,你,你不会?”看见崔君宇的脸色不好,张家灰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那个墨赖皮我俩惹不起啊!这事儿就算了吧”张家灰耷拉下了脑袋,暗自神伤。  墨林,玄灵宗三霸之一,为人不讲道理,信奉暴力,只要是他看不顺眼的,想要得到的,没有什么事他做不出来,几年前一个内门弟子得罪了他,据说也被他弄得狼狈不堪,最后还当众对他道歉,可见他能力之大,后台之强。  内门弟子斗不过外门弟子?这也只有墨林可以办到了,因此种种,他被人送以墨赖皮的称号!  “敢欺负我兄弟!揍他码的!”崔君宇一拳捶在了柱子上,终于气愤的说出了这句话。  “你,别,别冲动!”张家灰想要起身阻止崔君宇,无奈扯动了伤口,疼的他嘶了好几口大气,“这可不像你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逞强了,他是簇体五重,你是簇体三重,你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看着想要为自己报仇的崔君宇,张家灰是又感动又担心。  张家灰知道崔君宇的性格,胆小又自卑,而这自卑更是他的致命弱点,现在他敢为了自己去得罪比他身份高的人,这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啊。  “嘿,兄弟,你当我傻啊!”崔君宇露出森森白牙,这话让张家灰一愣,当然凭张家灰对崔君宇的了解,他绝对不会误会自己的兄弟,“明的不敢来,暗的,我要他躲无可躲!给我一个月!我要让他在这玄灵宗活不下去!”  说完,还不等张家灰反应过来,崔君宇踏着步子,自信无比的再一次把张家灰的破门强行踹了一脚,发现没踹开,之后才故作潇洒离去。  躺在床上还在惊愕的张家灰立刻清醒过来,嘴角抽了抽,鄙夷道,“装的一手好逼!”  不过,他心里还是挺开心的,哪怕他以为崔君宇刚才的话只是玩笑。  “哥哥,你,你没事吧!咦?君宇哥呢?不会被抓走了吧!”冲进张家灰的病房,没有看见崔君宇,张果茸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了,刚才她家的门被人踹了一脚,她还以为是墨赖皮又来了!  崔君宇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住处和张家灰的住处也不远,自己在厨房扒了几口冷饭,突然间他就吃不下去了,回想刚才的一幕幕,他自己都惊起了一身冷汗!  什么时候他胆子这么大了?敢去找三霸之一的墨赖皮的麻烦?什么时候他这么喜欢招摇了?有事没事还喜欢装逼?又什么时候他不自卑了?走路都敢直挺挺的,步步都很自信了的?  奇怪!崔君宇又是这样想的,而且奇怪的很啊!  崔君宇决定把这种奇怪的感觉告诉那个人,那个和自己同病相怜,臭味相投的师傅去,他也是唯一自己在玄灵宗中,让自己尊敬的人。  崔君宇的师傅已经七十多了,老光棍一个,是玄灵宗外门十八执事之一,身份极为尊崇,不过人长的那是叫:又矮又胖又锉!  至于为什么要说他身份尊崇呢?因为他是十八执事中年龄最长的那一个,而且其他的十七个执事中,有的还有和他当年一起当过执事道友的徒孙,可见他的身份尊崇到什么地步了。  崔君宇的师傅,玄灵宗无人不识,就是全国也颇有“名气。”  当然,身份尊崇归于身份尊崇,别人尊不尊重,那是两说。  崔君宇扣了扣师傅的门,过了许久,欧阳杰克才把门开了一个缝儿,看了看屋外是崔君宇,这才把脸摆了摆,整理好衣服,开了门。  “徒儿崔君宇见过师傅!”崔君宇朝着只有自己腰间那么高的欧阳杰克郑重的行了一个礼,礼数丝毫不敢怠慢。  “嗯,进来吧!”欧阳杰克故意沉着嗓子,负手缓步前行,崔君宇感觉师傅的速度又变慢了,以前师傅的速度和乌龟差不多,现在他老人家的速度简直和蜗牛旗鼓相当了。  崔君宇憋着想要催促的话语,总算是看见师傅爬上了那个高椅上,闭着眼睛,高深莫测道:“君宇找为师所谓何事啊?”  “启禀师傅,徒儿这一月来感觉自己很奇怪!”崔君宇说出了自己的郁闷。  “哦?”欧阳杰克撑开了一只眼皮,看了看跪在地上很是苦恼的崔君宇,又闭上了眼睛,“奇怪在哪里?”  “启禀师傅,徒儿最近不知怎的心情莫名的不畅快,不想修炼,只想好好的把自己打上一顿,徒儿不敢打别人,只好打自己了!”崔君宇偷偷抬头看了看欧阳杰克的反应,又把头低了下来。  “哦?是不是最近几天这种烦躁感最为强烈?”  “对!师傅怎么知道?”崔君宇狠狠的点了点头,心里暗喜道:来找师傅果然是对的!  “这是一种病!要治!”欧阳杰克捋了捋胡子,肯定道。  崔君宇听了师傅的话,大惊,“师傅别吓我啊!徒儿自小胆子小。”  “为师也有这种病,放心,这是小病,我给你抄上一份药方,你待会拿回去抓上几份吃上就好了!”欧阳杰克想了想,又提醒道,“对了,我记得这种病成年以后每个月的这几天都要发作,你多买上几份。”  “那,那我怎么不见其他的师兄弟每月也买药呢?何况师傅实力已经如此高深了,也不能治愈这种病吗?”崔君宇有些疑惑,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这个,这个病是人体的一个桎梏,你师兄弟们每日忙于修炼,无暇顾及,估计是请人抓的药吧,算了,为师也不和你扯这些,君宇啊,你是为师现今唯一的弟子,也是让为师最省心的一个弟子!”欧阳杰克叹了口气道。  崔君宇不知道师傅为什么会说起这些,不过他知道师傅曾经收过许多弟子,也有许多弟子背叛师们,另投门下,这都是他心里隐藏了多年的痛。  “师傅,你不会和我一样,今天也生病了吧?”崔君宇小心试探道。  现在师傅心情挺不好的。  欧阳杰克使了一个狠色,崔君宇赶紧识趣的闭上了嘴,等着师傅发话:“徒儿,人总是会变的,我已经到迟暮之年没有了斗志,他们离开我或许是对的,你要记住,人,要么就要做一个平凡的武者,要么就要做一个至尊的武者!为师不上不下,深知这种痛苦!也许,你那种奇怪的感觉并不是病!而是你内心深处的挣扎!”  欧阳杰克满意的看了看处于深思的崔君宇,果然只有这个徒弟最让他省心啊!  却不知道,崔君宇完全没有把欧阳杰克的话听进去,而是他脑海中莫名的浮现了一件事:他师傅不久前包养了一位二十几岁的寡妇,现在正处在蜜月期,这,这是爷孙恋啊!  不对啊?我又没有看见,宗门里也没有听人说起,师傅肯定不会把这糗事偷偷的告诉我,我怎么知道的?奇怪!崔君宇又是这种感觉,最近这是怎么了?看来我病的不轻啊!连自己的师傅都敢乱想!  “君宇?徒儿?”连叫崔君宇几声,欧阳杰克看见他没有反应,而是低头沉思,他越发的得意起来了,看来徒儿体质平平,资质不高,悟性却是非凡啊!  听到欧阳杰克好像在叫自己,崔君宇立刻回过神来,“啊?师傅,您刚才说什么不上不下来着的?”  “嗯?”欧阳杰克一阵错愕?敢情这家伙刚才在想别的事,根本没有听见自己说的话,“混账!还不赶快拿了药方滚蛋!眼不见心不烦!”  原来崔君宇发了好长时间的呆,欧阳杰克一开始喜上心来,早早的就为他抄好了药方,哪里想到这家伙完全就没有听自己的感慨。  崔君宇脸色一变,不知道哪里惹到师傅了,立刻起身恭敬的拿着药方,朝着师傅道谢一声,转身离去。  欧阳杰克正准备暴喝一声劣徒来着的,却隐约听到临走的崔君宇嘀嘀咕咕,“我怎么能怀疑师傅和下河村的寡妇瞎勾搭呢?这可是大逆不道,亵渎师傅的大罪啊!”  一听到崔君宇的话,欧阳杰克脸色剧变,眼看徒弟就要远去,故意大声道:“果然是我徒儿啊,尊师重道,听师傅的训斥还毫无怨言,一身正气!随我啊!”  欧阳杰克眼巴巴的看着崔君宇走出了门,赶紧故意用神识在崔君宇的身上探了片刻,只听见崔君宇小声道:“就是,师傅是一身正气的人,我怎么能怀疑师傅呢?看来我真病的不轻啊!我还是快些回去抓药吧!”  听了崔君宇的话,欧阳杰克这才收回了神识,擦了擦豆大的冷汗,“我每次都装作小娃娃和王寡妇亲近,自问天衣无缝,他怎么知道这其中的猫腻?”  “要不要杀人灭口?”欧阳杰克想了想又立刻摇了摇头,“他可是我最相信的弟子,就算知道了又怎么样,杰克啊杰克,何况他病的不轻,那份药方还是我悄悄从他师娘那里偷来的,我喝了几回,效果不错,以后就算他要揭穿我,这件事一说,他也会原谅我的!多大的一点事啊!”  想了半天的欧阳杰克满意的回了屋里。  回了自己住处的崔君宇大松了一口气,这种奇怪的感觉原来是自己生病了啊,现在我已经十八了,应该面临人体的桎梏了!  “对了,差点忘记了!我兄弟被揍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等我吃上几副药,把病治好了,我就去弄死墨赖皮!”崔君宇恶狠狠的躺在床上想道。  “不行!治好了病我就没有现在这份胆子和自信去弄墨赖皮了,干脆我,我就带病去搞他!对!搞死他了我再治病!”  睡在床上的崔君宇灵光一闪,一条妙计蹦出脑海,以至于深睡中崔君宇都笑的不可开交,时不时的“呵呵呵!”,“哈哈哈!”  他周边屋子里的师兄弟各各毛骨悚然,恨不得起床寻着声音把那人揪起来一顿毒打!无奈这晚上贼他娘的冷,谁都不想起来。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御武伐天》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御武伐天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趁我病要他命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御武伐天”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御武伐天的第一章 趁我病要他命,御武伐天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浅约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御武伐天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