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竹林小屋

更新时间:2018-04-16 17:21:27字数:5413
回到自己房间的慕容可儿一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在她遇到那个地下仓库里的科研男子之后。她以前觉得终极岛神秘邪恶怪异超脱于规律而存在,但现在她又觉得这里也是复杂星球的一隅,有的也是正常的人类,正常的思维和机制。相比于灵幽的实验,她更感兴趣的是这里是如何形成的,以及师父和红衣岛主为什么可以存活几千年,既然这个宇宙允许有人能存活这么久却又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人?“慕容小姐,灵幽公子邀您去他那里。”正在思考间有黑衣人在外边道。“知道了。”说着便起身向灵幽住处。门开了,灵幽独自一人坐在沙发上喝茶,看她进来,头也没抬只是把一杯茶放在他旁边的坐位处。慕容可儿也不废话,坐下端起茶就喝。“我需要你协助我完成一项实验,你可愿意?”灵幽说道。“何必问我,愿不愿意岂是我能改变的。”慕容可儿释然一笑道。灵幽抬头看向她,表情很平静,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又给她续了一杯茶道“好,接下来……”接下来她只看到灵幽的嘴在动,显然在说着什么,但她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慢慢的连意识都变得模糊子,在倒下的那一刻,她突然发现她似乎非常容易就这么失去意识,在灵幽这里,在那个如同做梦一样的慕容少那里,甚至还有那个从不被她当成威胁的云天那里,一个外在的药物就真的那么有效果,还是自身意识自控力太弱小? 睡梦中听到有人在轻轻的喊她“可儿……可儿……”那声音似乎近在耳边又似乎飘渺在远方,她随着声音找去,在一片昏暗的树林里,声音时远时近,越无论如何也触碰不到那喊她的人,那声音似乎有什么魔咒,使她不停的追寻着在树木里奔跑,终于她追上了它,那人背对着她,明明近在眼前,却似乎又看不清它的身形,渺茫如同包裹着一团浓雾。 “是你在喊我?”她盯着那个让她不安的背影小心翼翼的问道。 “可儿……”那人又轻喊了一声,接着缓缓的转过身来,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那张脸,眉目如画,却挂着一幅淡出人类的表情,只觉得有些熟悉,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那张脸不就是自己吗!“你喊我来做什么?”她抑制住内心的恐惧道。“我需要借用你的躯壳,来寄存我无处安放的意识……”说着空灵的笑了起来,那声音明明很好听,却另人毛骨悚然,伴随着笑声幽然向她飘来,她快速掏出手枪,对着它连开几枪,子弹划过昏暗的空气,穿过浓密的树木,消失在了远方,而眼前还哪里有什么异类,瞬间一束光照下来,赶起了周围的昏暗,她此时才感到头疼的厉害,猛然一阵跌落感袭来,她一个惊坐起,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房间内,舒适的温度,柔和的灯光,和周围另人感觉无比安心的色彩搭配,连同自己身下的躺椅,一切的一切都另人无比的放松。只是当她把目光锁定在面前的男子之后,又觉得道具终究是道具,那身穿白色工作服的男子坐在她的面前,面带笑容,安静的看着她,那笑容虽然很好看,但在慕容可儿看来却分外刺眼。看清该男子是谁之后她更加确定刚才的梦不是凭空出现的。“怎么是你?据我所知,你应该是个研究生命体的,怎么还做起了造梦师。”那男子正是她在那个废弃的地下仓库遇到的那位科研人员,自然听出了她满心的怒气,闻言忽而大笑道“那个另你不痛快的梦可跟我没关系,我是怎么拦都拦不住,是你非要去追的!”慕容可儿听到这里更加震惊,本来只知自己做梦是受他的引导,没想到似乎连细节他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是在对我做实验吗?”慕容可儿冷脸道。“你看这里像实验室吗?”说着摊了摊手似乎有些无奈的道。“那是在干什么?”“抱歉,灵幽公子说对于你的提问我可以统统不作回复。”说着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是吗!”慕容可儿面带微笑走向他身旁,一抬手钳制着他的胳膊向后一折,那男子立刻疼的大喊起来,先前那得意的表情瞬间换上杀猪般的嚎叫,看着他这般模样,慕容可儿心中顿时升起鄙夷之感,想这看起来相貌堂堂颇具风姿的科学巨人却是这等没有骨气,想到此稍微放松了一些力道却并没有收手,等这耳边的嚎叫声稍弱之后便鄙夷的问道 “叫什么名字?”“田七。”田七疼的脸都白了,咬着牙无奈的道。“你在对我做什么?”“你就放了我吧,乱说话灵幽公子会让我死无葬身之地的。”慕容可儿手上忽而加了力道,伴随着田七呼天抢地的嚎叫声道“不说我就把你的四肢全废掉,刚好看看你是怎么给自己换肢的。”“你想了解什么大可直接问他,何必来难为我,你以为我若违抗了命令是单单废了四肢这么简单吗。”此时这田七反倒严肃了起来。慕容可儿一看这情形知道问不出什么,只好收了手,愤怒的出了房间,没想到这里居然是单独的一个房间,出了房门就是一个绿意盎然的院落,院子里到处种满了竹子,一阵微风吹来,竹叶沙沙作响,附带着大自然的香味,实在是另人心旷神怡,她停下来摸了摸路边的兰花,心中却是更加疑惑了,这里确实不是什么实验室,那把自己扔在这是干什么的? 困惑中,但见对面有两人过来,走在前边的是一名女子,身穿一件红白相间的束身外套,身材修长,头发高高的束在脑后,她的右后方跟着一名黑衣男子,一直在侧脸跟她交谈着什么,那模样更像是在汇报工作,那女子神情随意又自信,似乎在听那个男子说话,又似乎一脸的不在意,那整个人的气场就像是空降的战神,似乎没有什么另人关心的事情是她掌控不了的。 这人一出现就吸引了慕容可儿的注意,不单单因为那人的气场,更因为这里似乎是个私人场所,除了田七好像并没有其他人,可经过慕容可儿身边的时候两人都没有看她,这就有些奇怪了,这么个地方,孤凌凌的站着她这么个大活人应该很容易入眼才对。慕容可儿非常留意了两人的谈话内容,只听得那名男子道“什么好话都说尽了,只是这田七就是不买账,他是灵幽公子的人,我们也不好……” 两人走路实在是太快,她竖起耳朵也只听到了这么一句话,看两人进了自己刚走出的那个催眠室一样的房间,慕容可儿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还在想着脚却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门前,门关着,她竖起耳朵听着屋内的声音,努力了一会儿之后她放弃了,这房间是十二分的隔音,就算用收音器都听不到任何信息。再三犹豫下终于破门而入,她已想好了怎么样应对屋内三人诧异的眼光,只是脚踏进房间的那一刻她愣住了,房间空空哪里有一个人影? 她愣愣的看着自己前一刻还坐过的躺椅,半晌才回过神来,这里肯定有暗道通向别的地方,一定是的!这么一个地方仅有这么个小屋本身就不符合灵幽的行事原则,这么想着,心里才安静下来。只是她此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田七就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未免也太放心了吧。她扫视了房间的各个角落也没发现暗道在哪里,有些灰心丧气的向外走去,不管怎么样,这里风景是正常的,在这里寻找出口的机率肯定比灵幽那里更容易些。她换上一幅心情小鹿一样在这竹园中穿梭着,隐隐看到前方有一个建筑物,她加快脚步向前跃去,到了跟前,却目瞪口呆的愣在了当场,这不是自己呆过的那个催眠小屋吗!跑了半天又转回来了?自己方向感还没那么差吧,她不可置信的开门进去,场景,布局错不了,甚至躺椅上还有自己掉落的头发,她郁闷的出了房间,唤起四肢的金属环,一跃而起,掠过竹林的上空俯视着身下这一片林海,虚无缥缈,烟雾环绕,穷尽视力极限也没能看到它的尽头,难道这是另一处虚幻? 她还不死心,勤劳的在空中盘旋着,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一个时辰后她终于放弃了,垂头丧气的跳到地面上,如果这里本来就只有她一人,她倒很愿意在这里长住下去,只是这房间刚刚消失了三个大活人,虽说她大脑在不遗余力的告诉她这里肯定有地下通道,只是以她的想象力再加上地下仓库看到的那些怪物以及这岛上的种种怪异,一个念头在她脑中跳跃着——也许他们被他们自己创造出的怪物给消灭了。自己之前看到的仅仅是个废弃的地下仓库就惹得她如此胆战心惊,鬼知道他们真正的实验室里都有些什么怪胎。她也不再进房间,也不想再乱跑,一个人坐在离房间不远的地方胡思乱想着,此时此刻她反倒希望灵幽能出现,虽然他自带幽灵气质,并且这岛上的怪异大多跟他脱不了关系,可对她来说,与这些个奇奇怪怪不受她了解和控制的人和物比起来他反而让她觉得有温度和安全。 她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又起身观察起身边的环境,边走边努力记忆经过的一切,也不知过了多久前方又隐约出现了那个催眠小屋,很快她又来到自己休息过的地方,那里放着一个她吃巧克力撕下的包装,眼看天就要黑了,她心里有些不安,犹豫着看着脖子上装置探测球的载体,却并不太愿意在这里使用,因为这岛上实在太怪异,用探测球往往会看到一些大相径庭另人吐血的东西,并且跟据她的判断那些现象不太可能是真的,可无疑会扰乱她的心神,虚虚幻幻真真假假有时候会把人逼疯的。眼看天就要黑了,她想以灵幽这么多天来对她的态度,不太可能会把她丢在一个地方没一个人照看或者监督,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这么想着她终于把探测球放了出去,六颗探测球分别朝各个方向飞去,很快传来了六个影象,对于景象中可能会出现的另人忧心的场面她早已做好了十足的心里准备,可当灵幽那死灰般的面孔同时出现在六个景象中的时候她还是心中猛抽了一下,六幅画面,六个不同的角度,那眼睛分明还在透着投影盯着她看,那脸色哪里有一丝活人的气息! 慕容可儿心中一阵慌乱,加速收回六颗探测球,直到把探测球全部装入脖子上的承载器,方才舒了口气安定下心神,心想还是去那小屋里呆着吧,外边白天深幽的风景到了晚上却显得阴森可怖,刚才那景象着实吓着了她,此时她脑中还在想那灵幽究竟是人是鬼,满怀心事的转身朝小屋走去,才一转身正面对一张惨白的脸,她 “啊~”的一声向后扑倒,按照以往遇到突如其来的危险她总能快速作出反应迅速躲避,可无奈此时她脑中受到各种干扰竟一个惊吓摔倒了。“你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么?”那张惨白的脸竟然说话了,声音幽幽,却是灵幽的声音。慕容可儿看清了来人正是灵幽,这会儿看这人明明跟平时无二,难道是自己太紧张了,当下定了定神声音还略带着些颤抖道 “你就这么喜欢站在别人身后!”灵幽看她这模样,跟平时自信嚣张的模样判若两人,心中莫名升起一丝温和爱怜之气,忽然一笑道 “怎么?你遇到鬼了。”慕容可儿听到他正常熟悉的声音心中终于安定下来,想到那投影中的六个画面心想可不是遇到鬼了吗!当下起身掩饰掉尴尬道 “田七明明没有出那房间却消失了,留我一个人在这鬼地方走也走不出去,是什么用意。”“这就害怕了?”灵幽微微一笑,略带嘲讽的道。慕容可儿神色有些气恼,想说一句谁害怕了,却动了动嘴唇终究没有说出口,她怕以她目前的心境一张口就变成了一个笑话。“走吧,我带你出去。”灵幽终于不再捉弄她,转身向小屋走去,慕容可儿紧随其后。才进入室内,眼前的景象却顿时令她目瞪口呆,原先温馨宁静的催眠室早已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荡荡的金属屋,就是她所熟知的蓝光金属传送室,她看了一眼身边的灵幽,平静的做着一系列操作,显然没打算给她解释什么。 “闭上眼睛。”一切准备完毕后灵幽淡漠的看着她道。其实不用他提出要求,她自会照做,带着云天离岛那次睁着眼睛操作的感受她没那么快忘记。一阵清凉微眩的感觉过后,她睁开眼睛,灵幽正以一个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看着她,慕容可儿被他看的有些莫名其妙,抹了一把脸道 “我脸上有灰吗!” 灵幽没有回答,径自走出金属屋,慕容可儿见状无奈的跟上去,果然不出她所料,她们回到了灵幽的住处。“你感觉怎么样?”灵幽倒了一杯水递给她道。这话问的她有些懵,感觉怎么样?哪里的感觉,是指在那竹林小屋还是金属传送室?灵幽看她满脸大写的问号决不像装出来的,于是轻轻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有些沮丧的倒了杯酒自顾喝了起来,把慕容可儿晾在一边如同空气一般。看着眼前的人一杯一杯又一杯的,完全没有停歇的意思,想必是把她忘一边了,于是慕容可儿有些无聊的向门外走去,才跨出几步,身后就传来一声空幽的声音 “干什么去?”慕容可儿应声收住脚步,转身无精打采的道 “原来你没忘记旁边还有一个人。”“来,坐这~”灵幽放下酒杯眼神迷离的看着她,声音竟带着几分温柔,那表情似乎是醉了。慕容可儿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心想难道一个强大邪恶神秘至此的人这样就醉了?她刚要在灵幽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却被一支大手一把拉到了他旁边, “可儿,别再离开我了,我会让你开心起来的。”他几乎与她贴面,酒气中隐约混杂着另人心慌的强大的雄性气息,慕容可儿愣愣的看着他,见他就要顺势吻来,忙侧身避开,心想,这灵幽什么时候有这么温情的一面,难道他真的喜欢自己?再看灵幽,仍然满脸忧心的凝视着她,抚过她面颊的一缕秀发道“别再离开我了……”“你怎么了?”慕容可儿疑惑的道。与此同时,灵幽眼神却忽然暗淡了下来,慕容可儿注意到这细微的变化,过了良久仍不见他说话。于是她又悄悄的转过头却发现灵幽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她的脸,眼神中满是冰冷与厌恶。她猛然吃了一惊,心想这灵幽难道是精神分裂,怎么瞬间的功夫态度就变化如此之大,前一秒还让她误以为他喜欢上了她,此刻竟又表现的如此厌恶。那模样分明让她想起了黑崖上惨死的少女。她自然不是那莺雀一般的少女,见此情形吃惊之余却已作好防备。灵幽似乎在强忍着要杀人的冲动,手中的酒杯已被他捏的粉碎,却没见他有下一步动作,安静了良久只听他平静又冷漠的道“出去。”听到这话慕容可儿求之不得,连忙后退几步转身离去。出了灵幽的房间只觉得胸前的沉闷之感瞬间舒缓了许多,于是松了一口气向外走去,外边虽尽是些常人难以欣赏的景色倒也比那室内另人舒服的多。只是那灵幽的反应另她很是不解,在外边渡了一圈又一圈脑海里不断重复闪现着那一刻他狠毒阴暗的表情,想那灵幽本来就不是个正常人,实在不是自己所能了解的。想到这里便一脸苦恼的模样。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终极岛》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终极岛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十五章 竹林小屋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终极岛”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终极岛的第十五章 竹林小屋,终极岛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上古清风小说的支持,更多与终极岛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