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瞄准那朵流泪的云

正文亲爱的·今夜我想你(三)

[更新时间] 2018-04-16 13:50:10 [字数] 3132
我的话让布莱恩吓了一跳,很快他就镇静下来:“伊芙你听着,在我的家乡十七岁已经到了婚配的年龄,我娶你,但是你得耐得住寂寞,青年军派遣我潜伏在黑军内部,从源头了解沉船事故的真相。在M城有驻军。等我参军以后,再想见你就很不方便了,你能耐受得了寂寞吗?你能经受得住日夜不休的胆战心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布莱恩,只要你能为我们家族报仇,我愿意。去吧,在每一个月光下,我都会月亮下等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可是,我只在月亮下等了四年,在那一年冬天,我的父亲带着家人刚刚回到M城,就碰上著名的G城大屠杀,我的爷爷奶奶、还有在《前进报》当记者的姑姑和爸爸、妈妈、弟弟、妹妹一起倒在黑军士兵的屠刀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血如潮,仇似海。偌大的M城城棺木已经脱销,看着无法收敛的亲人遗体,面对亲人的尸骨,我无助的哭泣着,我的布莱恩来了,和我一起处理家里的后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那一年,刚刚拿到西医学士的我,擦干眼泪,和一批知识青年一起去了国都。刚好,他也查清了沉船惨案和板仓的黑军有关,他护送着我踏上M城的土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和他在一起,除了赌注,还有爱,还有思念,还有太多的不好的预感。月光中,柳树下,我在等着他,再忍受着恐惧一分一秒的挨近……月落日升,我一次又一次的收拾起破碎成丝丝缕缕的心,再去面对下一轮担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十年来,一日紧似一日的担忧,密集的纠缠着我。他在敌人的心脏里,时时刻刻都在经受着考验,生命对他来说不知道死神和明天哪一个先到,试想一下没有心心的日子将会是一个什么样子?为了爱,我宁愿忘记仇恨,只要能和他日日夜夜在一起,我宁愿放弃恨,忘记心中有太多屈死的亡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此时吗,我轻松地叹了口气,他来了,也就是说他还活着,但是组织上需要他继续潜伏,我想留着他和我一起待在国都的计划落空了,为了消灭黑军,在短暂的相聚以后,他又踏上征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现在他又来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事情小了,他不会轻易露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布莱恩,布莱恩,你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走出病房不远,雪下的更大了,四处白皑皑的。这场雪稀稀拉拉地下了两天,黑军也在雪夜里捣乱了两天,战争也持续了两天。有战火的地方积雪被炮弹引燃的野草给融化了,光秃秃的树枝乌黑乌黑的,地上结着血色的冰溜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战士的遗骨被大雪覆盖着,他怀里的枪支也被洋洋洒洒的雪花给一片一片地雕塑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咯吱咯吱地踩着雪,嘴里喷着白雾的我,蹲下身,抹掉这个战士脸上的积雪,年轻的脸上没有半点恐惧,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大大的眼睛,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孩子,年纪在十七八。眼睫毛凝结了一层细细的冰凌,像一排排修直的翠竹矗立在清水潭边。我扯起他的眼皮往下一拉,一只眼睛闭上了,又用同样的方法合上了另一只,才轻轻地将他放倒,动作轻柔得像怕惊醒了睡梦中的孩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无人的战场被积雪粉饰了一番后依然会裸露出残败的迹象,只有还没有烧尽的树木在向外冒着沉重而又呆滞的硝烟。漫天的雪花被弥漫开的烟尘一搅合,像一抹抹英灵在半空缭绕着,久久不愿离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来到山坡上一个破房子洞前,我整整衣襟军帽,喊了声:“报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掀开门帘,艾伯特司令官的夫人爱丽斯从里面走出来:“过来,伊芙,现在告诉你一个喜讯,一个坏消息,想先听那一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好消息,布莱恩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不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哪还有什么好消息,说来听听。”=$!$$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好,那我告诉你,组织上安排一些知识青年到M城开展工作,回到亚布莱恩的家乡,不值得高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为什么要我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知道的,艾伯特和文森他们领导的青年军野战医院被黑军破坏了。他们那里没有野战医院,只在每个连队配备了卫生员。原先的野战医院院长牺牲了,所以组织上派你过去重新组建野战医院,培训医护人员。”=$!$$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坏消息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还是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还是这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对呀。去了G城,虽然离你布莱恩近了,但是不能见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好几千里地。”听说不能和布莱恩见面,我的心顿时冷了下来,清秀的面目也把内心的情绪给表露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不能见面,又是不能见面!非得这样吗?看着爱丽斯,我感到自己的心好像被谁撕开一道口子,揪人的心痛不断地涌进来,不断增多,不断加深,继而向四肢百骸扩散。我紧咬嘴唇,拼命抑制住突然涌上来的悲怆,不想让自己的私人情感影响了爱丽斯的决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也……也好……我只是在想……”我仿佛闯了祸的孩童,在顷刻间失去方寸,这一刻我只想夺路而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个任务很艰巨,在那里,你得有扛起一切悲伤的能力;在那里,你得有经受挫折的能力和对时局判断能力。今后你每经历一次挫折,都得自己给自己站起来的勇气,支撑着自己坚定不移地朝着胜利的方向走下去。其实有很多时候,你都会感觉自己被痛苦吞噬了,那种感觉会填满你的心,你的肺,然后延伸到四肢百骸,限制你的思想,甚至令你无法呼吸。在这时候你一定不能颓废,要有能力冲破表面障碍,让自己走得更有信心,更稳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在艾伯特身边工作,有爱丽斯的关怀,我没有经历过承载着苦难的时光,没有过死亡的体悟,无法理解这痛苦的深度。和爱人呆在一起有什么痛苦的,虽然不能见面,但可以感受他的存在,感受他的气息。只要有一分钟可以属于我们,我愿意就那样安静的陪在他的身边,共叙情话,筹划着一起共赴终老的岁月。=$!$$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我一脸庄严地看着爱丽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伊芙,你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爱丽斯看着我,说:“有一种秘密,你得烂在心里;有一种信念,你得日夜不忘;有一种意志叫坚韧;具备了这三种思想,任何困难都难不倒你;还有一点你得记住,这次我和你一起去G城。”=$!$$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你也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是,大姐也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真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真的。记住,那个秘密只许在心里石化,不许滚落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我用生命去保护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我来到G城,却没有看见布莱恩。我没有去野战医院,为了能接近他,我选择了到敌后工作,这样我可以和他一起呼吸同一个城市的空气,喝同一个城市的水。我的名字出现在报纸上,我希望他能看见,小豆角这个笔名是他给起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布莱恩没了,作为丈夫,他只陪了我两个月零三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亚戴尔来了,我怀里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刚刚坐胎的,孩子是他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明天一早我必须把亚戴尔情报送给爱丽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在紧急撤离之前,我想去看看爱丽斯,看看她走没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果然,爱丽斯没有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市委大院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秘书处门外那个小松树上挂着一个被两个夹子夹着的小手帕,红色的小手帕绣着一朵白梅,它在迎风飘扬着,上面落满雪花。那一抹红色像一把带血迹的匕首,在雪中,在烈烈风里,飘荡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风雪中,这一抹红色很刺眼。=$!$$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此刻爱丽斯正在拿着一打会议记录,仔仔细细地看着。她容颜恬静,鼻梁高挺,被高深学问熏陶的高雅与沉静使她身上撒发着一种瑰丽的知性美。看着文件,浓密纤长的眉毛下那双眼睛时而晶莹清澈,时而闪过一丝愤怒,时而流露出动人的凄楚。=$!$$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这份文件不着急上交,爱丽斯的思绪又随风溜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入夜,爱丽斯站在窗前向外望着,天上,乌云朵朵,月光惨淡。屋里静极了,犀利的小北风鬼魅般的敲打着窗户,像有人在屋外嚎啕,又像大海的涛声。炉火不太旺了,寒意连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这寒意不止来自天气,还来自内心。身处魔窟。爱丽斯像被抛弃在森林里的婴孩,孤独而害怕,闭上眼睛,身子僵冷而又颤抖,心里一阵冰凉一阵灼热。吞一口气,她拼命压抑着紊乱的呼吸,可是那颗不听话的心脏好像要从喉咙里滚出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她曾经告诉我:伊芙,其实我每天都在害怕,怕鬼子识破我的身份,怕艾伯特被子弹碰上,怕这个孩子生下来又得扔掉,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我告诉她,我的亲人都死在G城大屠杀的时候,现在我就怕死,不杀他个够本,我死不瞑目。=$!$$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爱丽斯害怕是可以理解的,身处敌营,与狼共舞,这好似一场梦,不不,这不是只要醒来就会结束的一场梦,这是在生活中一天又一天的演绎着真实生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她仰起头,看看窗外屋檐下那一排排冰凌,恰似一把把钢刀插在敌人的心脏 ;那模糊不清的星星如同丛林里的一双双眼睛,朦朦胧胧,时隐时现。在这样的时刻,在市长、鬼子都离开了的时刻,只有天上的繁星和她对望,她似乎看见了西兰山深处那一片丛林,那一双双机警的眼睛,一个个矫健的身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此刻我想,她应该想起了她的艾伯特,她的艾伯特在前线。=$!$$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