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新蒋干盗书

更新时间:2018-05-16 12:44:51字数:6386
蒋干站立在舟中,浑身上下冻得瑟瑟发抖。江水摇晃着小船,江风凛冽,从蒋干的脑后阵阵袭来,让他觉得有些头晕。蒋干抚了抚前天才剪的鸡冠式发型,很明显发型有些乱,发胶有些发粘,头发板结成很粗的几绺,散落在头顶的各处,无精打采。蒋干不想还没有见到周瑜,自己就已经成了斗败的公鸡,这不吉利。蒋干小心地蹲下来,一手扶着船帮,一手颤颤巍巍伸到江里,蘸着江水,来把头发打湿,整理发型。一旁的青衣小童连忙取了一个木碗,弯下腰舀了半碗水,递给蒋干。蒋干这才想起自己是带了书童一同前往东吴去见周瑜的。蒋干接过木碗,对书童点头致谢。书童好奇地看着蒋干身上满是破洞的牛仔服,和他脚上穿着的一双带着毛边的帆布休闲鞋。蒋干上衣的两肘和左胸处各有一个破洞,稀稀拉拉地挂着盘丝洞蜘蛛精的几根丝线;牛仔裤是七分裤,露出半截小腿,大腿和膝盖等处都看得见里面的肉。书童壮着胆子说:“先生,您这身打扮真是太逗了,先生是俸禄太少,买不起布料吗?”蒋干看着书童,呵呵一笑,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书童的话。书童只知道他是丞相曹操跟前不知名的谋士,和东吴大都督周瑜没出息的同窗故旧,而不知道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他真正的身份是北方大学历史系第四代文明2018届硕士研究生,还有两个月就毕业了。导师已经同意他直升博士生,继续目前的课题研究。他的研究课题是《论赤壁大战的角色扮演及其演变结果对中国两千年历史文明的影响》。蒋干在这个主课题下已经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了八篇非常有分量的论文,其中的一些颠覆性观点引起了第四代文明监管控制研究中心的高度重视。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第四代文明首席研究员孔不韦先生点名让蒋干通过时空隧道前去东汉末年,实地考察赤壁大战的交战各方,掌握第一手材料,为研究中心拟定新的第四代文明监管条例和实施办法提供参考。蒋干得到消息后,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喜的是自己可以亲临大战第一线,得到宝贵的、现代人已经无法得到的现场资料,自己今后毫无疑问可以执第四代文明研究之牛耳,成为这方面无可撼动的大师。蒋干欣喜之余,也有几分担心。他清楚,此蒋干非彼蒋干,他的出现,就算是与彼蒋干灵魂合体,也必然与最初的蒋干不完全相同。曹操和周瑜都是疑心极重的人,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万一他们看蒋干不顺眼,动了杀心,自己岂不是会被丢到长江里去喂鱼?导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蒋干的族谱,上面的内容多得让蒋干不敢相信;孔不韦先生又安排下属结合第四代文明为蒋干作DNA分析。很快结论出来了,几方面的分析结果表明,现时的蒋干就是当年东吴大都督周瑜的同窗、曹操帐下无名谋士蒋干。拿到结果后,孔不韦先生喜不自禁,高声喝彩。他特地开了一瓶三百年陈酿,邀请蒋干和蒋干的导师一起品尝。孔不韦先生指着蒋干对蒋干的导师说:“后生可畏!少年强则中国强,依我看,我们这个民族是大有希望的!”蒋干平时经常在酒席上替导师挡酒,练就一身好酒量。蒋干从没有喝过三百年的陈酿,喝到后来自己动手倒酒。孔不韦先生按住他的手:“年轻人,不能这样!喝酒要量力而行,你想想看,假如你在周瑜大帐内喝得醉醺醺的,你还能完成曹操交给你的任务吗?”但是这酒确实是太好喝了,蒋干说:“如果我喝醉了,没有把周瑜假冒蔡瑁、张允给曹操的书信偷走并告知曹操,蔡瑁、张允就不会被曹操误杀,庞统的连环计就不一定会被采纳,周瑜、诸葛亮的火攻计划就会落空,就算孔明借来七天七夜的东南大风,也一样无济于事,东吴就会被曹操的八十三万大军踏平,刘备也就不可能入蜀,三国鼎立的情形就不可能出现,司马家族接管魏国、称霸寰宇的情况也就很难实现。”孔不韦先生呵呵一笑:“蒋干,历史可以假设,但是不可能重来。你说的这一切,是没有可能实现的。”蒋干蹲在舟中用手指梳理发型,小船停在东吴的水寨的岸边不远处,等待靠岸的命令。东吴的军士们对着蒋干指指点点,掩嘴嗤笑。蒋干不理会他们。这些已经被历史的烟尘湮灭无名的人是不值得去计较的,蒋干关心的是周瑜见了他会是一种什么态度。天气实在太冷。蒋干后悔当初穿越而来的时候太匆忙,没有多穿一点衣服,哪怕披一件羽绒服来也好。蒋干忘记了赤壁大战是在隆冬季节开打的,导师和孔不韦先生都没有提醒他。蒋干只想到黄盖火烧战船的时候会很热,热得人不能靠近,他没想到那把火不是一下子就可以烧起来的。任何事情,不到它该发生的时候是不会发生的。蒋干双手抱在怀里,冷得牙齿打战。这个时候岸上一个裨将模样的军官对着小船大声喊道:“大都督有令,请子翼先生上岸进帐说话。”蒋干一听,扶住船帮,对两个划船的仆役说:“快点,快点靠岸。”两个仆役紧划船桨,一名东吴军士手持带钩的竹竿钩住船帮,让船停稳。蒋干迫不及待,躬身几步跳下船来。书童也连忙跑下来,紧跟在蒋干的身后。上得岸来,蒋干觉得风小了一点,他挺了挺腰板,但还是忍不住缩起脖子,上牙齿像是小鸡叨米,不住地要去磕碰下牙。裨将迎上前来,恭敬地为蒋干引路。蒋干认为不能在一个低级军官面前失去风度,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捋了几把头发,把下巴高抬起来,挺直身子往前走去。走不多远,迎面看见一大群锦衣华服的人,黑压压一片,足有数百人,一个器宇轩昂、英气逼人的少年将军走在前面,大家簇拥着少年将军浩浩荡荡往江边走来。蒋干一眼就认出这个风度翩翩的将军正是东吴大都督周瑜周公瑾。蒋干挺起胸来,迈开大步往前走。书童一下子跟不上蒋干的步伐,蒋干也不回头,低声喝道:“跟紧我,别落下!”书童紧走两步,跟上蒋干的步伐。周瑜远远看见蒋干,哈哈大笑,紧走几步,对着蒋干躬身一拜。蒋干连忙上前回礼,说:“公瑾,多年不见,一向可好?”周瑜大笑不止,说:“子翼啊,你远渡江湖,舟车劳顿,确实是太辛苦了!”蒋干摆手:“谈不上,谈不上。”周瑜上下打量了一番蒋干,说:“曹丞相也太小气了!连件布袍也舍不得给子翼吗?”蒋干尴尬一笑。周瑜对身边的人说:“来人,给子翼拿件大氅来!”马上有人递过来一件大氅。周瑜接过大氅,亲手给接过披上。蒋干也不客气,把大氅裹在身上,立刻浑身上下都暖和了。周瑜微笑着看着蒋干,眼睛里似乎有千百把尖刀要剜透蒋干的心。周瑜说:“仁兄到我这里来,是给曹操那厮作说客的吧?”蒋干一愣,他想是不是已经走漏了风声了,一想不可能。蒋干马上说:“公瑾,我们很多年没有见面了,我刚好有事路过这里,听说老朋友在这里主持军政大务,就特地来看看。兄台你怎么会认为我是曹操派来的说客呢?”周瑜呵呵一笑,目不转睛地看着蒋干:“说话听音,锣鼓听声,当年师旷能闻弦歌就知道音律准不准,是不是亡国之音。我虽然比不上师旷,但也能识别其中的奥妙。”蒋干一听,怫然不悦。他马上脱下大氅,交还周瑜:“既然你连老朋友都信不过,疑神疑鬼,我看我还是走的好。”周瑜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把大氅重新给蒋干穿好,然后挽着蒋干的臂弯,转身往中军大帐里走:“仁兄别多心。大敌当前,我不得不防。既然仁兄并不是曹操派来的说客,急着走干什么?来来来,随我到军帐里来,你就在我这里住上几天,我给你接风,我们好好叙一叙旧!”蒋干也笑着说:“好,好,一醉方休!”周瑜比蒋干高差不多一个头,周瑜盯着蒋干头上的鸡冠,说:“仁兄这发型,总觉得怪怪的。”蒋干说:“这是鸡冠头,目下最时髦的发型,气派,有活力。”周瑜笑着说:“我也想说这是个雄鸡头,可是被风吹乱了,像个斗败的公鸡。”蒋干心里不悦,可嘴里不能说,脸上也不能表露出来,只好嘿嘿一笑。进了中军大帐里面,两个人寒暄了一番,互诉旧时情谊,然后分主宾落座。周瑜传令让文武官员进大帐与蒋干见面。不一会儿,文官一队,武将一队两队人员鱼贯而入。只见武将英武,威风凛凛;文官儒雅,风度翩翩。周瑜让大家一个个都来和蒋干见面问候,蒋干不住地点头致意,把头都点晕了。相见完毕,大家在周瑜和蒋干的两旁坐下,马上就有军士端着煮熟的猪牛羊肉上来,放在每个人的面前,又抬来大桶的酒斟在每个人的酒卮里。周瑜对大家说:“子翼兄是我多年的同窗好友,我们之间友谊深厚。今天子翼从江北来到这里,却并不是为曹操作说客的,大家尽管喝酒行乐,不要胡乱猜疑。”大家齐声道喏。周瑜从腰间解下佩剑递给太史慈,用锐利的眼神环顾四周,然后对太史慈说:“把我的佩剑佩好,今天由你作监酒官。今日宴饮,只叙朋友交情;如有提起曹操与东吴军旅之事者,即斩之!”太史慈答应一声,接过佩剑佩好,然后手抚佩剑,目视众人。蒋干看见太史慈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他从没有见过这种阵势,惊愕不已,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周瑜把酒卮举起来,说:“诸位!我周瑜自带兵打仗以来,滴酒不沾,今天老朋友来了,我心里说不出的高兴。子翼兄不是外人,他专程来看望我,今天我一定开怀畅饮,一醉方休!”说完,将酒卮中的酒一饮而尽。大家马上你来我往,喝个不亦乐乎。蒋干喝了一口,眉头马上皱了起来。这酒寡淡无味,还不如超市里买的米酒好喝。蒋干想起孔不韦先生珍藏的三百年陈酿,那才真的是无上妙品,妙不可言。眼前这酒如果能存放在酒窖里,过上两千年再拿出来喝,一定也会是美酒佳酿。虽然不好喝,蒋干也还是入乡随俗, 不停地和大家干杯。喝到后来,脸上居然添了几分春色。周瑜也有了几分醉意。周瑜放下酒卮,站起身伸出手来对蒋干说:“子翼兄,来来来,我们到外面去走走。”蒋干正好想和周瑜单独聊聊。周瑜拉着蒋干的手,一起走到帐外。门口两排卫士全副武装,持戈执戟而立。周瑜对蒋干说:“仁兄看我的部下威武不威武,雄壮不雄壮?”蒋干点头说:“一个个好似熊之勇猛,虎之威武!”周瑜笑而不语。两个人转到大帐的后面,只见粮草堆积如山。周瑜说:“这么多的粮草,足够打上几场打仗了!”蒋干恭维说:“兄台这里真的是兵精粮足,名不虚传。”周瑜哈哈大笑,脚下一不留神,差一点绊倒。蒋干连忙扶住周瑜。周瑜以手覆额,说:“喝多了,喝多了!”蒋干说:“不多,一点都不多。”周瑜看着蒋干,忽然笑了起来:“想当初我和子翼求学的时候,哪里会想到有今天!”蒋干连忙说:“兄台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眼前的成就理所应当,实至名归。”周瑜握住蒋干的手说:“大丈夫处世,遇知己之主,外托君臣之义,内结骨肉之恩,言必行,计必从,祸福共之。假使苏秦、张仪、陆贾、郦生复出,口似悬河,舌如利刃,也丝毫不能使我动心!”说完哈哈大笑。蒋干面如土色,不敢接话,满肚子想招安周瑜的话全都咽了回去。周瑜看着蒋干,心里暗自得意。他拉着蒋干说:“仁兄,大帐里面的人肯定等得着急了,我们回去接着喝吧。”两个人回到军帐之内,文官武将都举着酒卮来向他们敬酒。周瑜来者不拒,豪饮一通。喝完了,周瑜一手拿着酒卮,一手指着中军大帐内的文官武将说:“在座的各位都是江东的英雄豪杰,国家栋梁,今天我们这场宴会,真的是群贤毕至,我看就叫做群英会吧!”众人纷纷附和,都说大都督劳苦功高。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酒宴却没有要结束的意思,军士进来点上灯烛,大家继续猜拳行令,喝得酩酊大醉也不肯放下手中的酒卮。周瑜喝得高兴,自己站出来,手持宝剑,一边舞剑一边作歌:“丈夫处世兮立功名;立功名兮慰平生。慰平生兮吾将醉;吾将醉兮发狂吟!”众人齐声喝彩。周瑜一直舞到尽兴才坐回到原位歇息,又接着喝酒,一直喝到深夜。整个白天和晚上,蒋干满肚子的话说不出来,一直在喝闷酒,憋得难受。加上酒本身不好喝,有一股淘米水的味儿,蒋干越发觉得索然无味。眼看着暗夜沉沉,夜阑星稀,蒋干对周瑜说:“不行了,不能再喝了。”周瑜看看大家,看见一个个都是东倒西歪,能稳坐席上的没有几个,就说:“诸位,今天就到这里,明天接着喝。”众人拱手告辞而出。军士进来,把残席收好,打扫干净。周瑜借着酒劲对蒋干说:“很久没有和子翼同床而睡了,今天夜里我们要抵足而眠。”周瑜步履踉跄,拉着蒋干入帐共寝。周瑜衣服也不脱,倒头就睡。才睡下,马上酒劲上涌,翻过身来趴在床榻边呕吐起来,吐得满地都是,一片狼藉,然后翻过身去酣睡,呼噜声大概江北的曹操都能听得见。蒋干本就没有睡意,被周瑜这么一折腾,更睡不着了。蒋干内心焦躁,在枕席上翻过来滚过去。蒋干想,周瑜确实不是一般人,故意用酒宴来堵他的嘴,让他有话不能说,看来策反周瑜完全没有可能。蒋干听得外面鼓打二更,就坐了起来。大帐内残灯尚明,周瑜打着呼噜,震得床榻都晃动。蒋干看见周瑜的办公桌上堆着一大堆文书,蒋干想,这必定是军事秘密,其中肯定有关于东吴的军事部署和战略计划。蒋干起身下床,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一看,原来这些文书不是什么军事部署,是与各处的往来书信。蒋干仔细翻看,一封书信上写着“蔡瑁张允谨封。”蒋干大吃一惊,连忙悄悄地抽出书简,点上灯略略一看,那上面大意是:“某等降曹,非图仕禄,迫于势耳。今已赚北军困于寨中,但得其便,即将操贼之首,献于麾下。早晚人到,便有关报。幸勿见疑。先此敬覆。”蒋干思忖道:“想不到蔡瑁、张允竟然暗中勾结东吴!”蒋干连忙把书信藏进衣服里面,心里说,就算不能策反周瑜,能把蔡瑁、张允这两个内奸揪出来,在曹丞相面前也是大功一件。蒋干还想再看看别的书信,看看能不能找到有价值的内容。忽然周瑜在床上重重地翻了个身。蒋干受了惊吓,急忙把灯熄灭,溜回床上躺下装睡。这时周瑜迷迷糊糊说:“子翼,我数日之内,教你看操贼之首!”蒋干含含糊糊说:“哦,是吗?”周瑜又说:“子翼,且住!……教你看操贼之首!……”蒋干惊恐不已,他怕周瑜是故意放话试探他,就问周瑜:“兄台打算如何攻打曹操,几时将操贼斩首?”周瑜不答话,只有震天动地的呼噜声回应蒋干。蒋干闭着眼睛躺在床上,度日如年,只盼着快一点天亮。到了四更天的时候,蒋干听见有人走进帷帐里来,低声唤道:“都督,都督。”周瑜像是忽然惊醒,坐起身来,碰到了一旁睡着的蒋干。周瑜很惊讶,对那人说:“什么人睡在我的床上?”那人说:“都督忘了?是您昨天夜里请子翼和你同睡的呀。”“噢,是吗?你说的是。”周瑜拍了拍后脑勺,“昨天喝多了!我从没有喝醉过,昨天醉得不省人事,我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事吧?”那人说:“报告都督,江北有人来了。”周瑜打断那人的话:“嘘,小点声!”转过头来对着蒋干:“子翼,子翼。”蒋干不答话,也装睡。周瑜下了床,悄悄地走出帷帐。蒋干支起耳朵来听,听见那人说:“张、蔡二都督道:急切不得下手,……”后面说的就听不清楚了。不大一会儿,周瑜回来,探头叫蒋干:“子翼,子翼。”蒋干早就用被子蒙着头,打着呼噜,好像睡得正香。周瑜看了,也脱了衣服睡下了。蒋干听得周瑜鼾声如雷,心里想:“周瑜是个精细人,天明寻书不见,必然害我。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睡到五更,蒋干看天已经麻麻亮,就起来叫周瑜:“公瑾,公瑾。”周瑜睡得正香。蒋干蹑手蹑脚走出帷帐,把书童叫起来,急匆匆出了辕门。站岗的军士看见蒋干,问:“先生那里去?”蒋干心怀鬼胎,说:“大都督日理万机,我无所事事,在这里反而耽误都督办理公务,所以不如早点离开。”军士不再多问,让蒋干二人走了。蒋干心虚,一路小跑来到岸边,急匆匆上了船,对艄公说:“快,快!”小船像离弦之箭出了东吴水寨,来到江心,蒋干心里才踏实了。他回望江左,从怀里拿出蔡瑁、张允给周瑜的书信,感慨万分。凛冽的江风拂动着他的鸡冠,呼啦啦似一丛乱草。蒋干想,只要他手一松,书信就会落入长江之中,蔡瑁和张允这一桩千古奇冤就不会发生。蒋干犹疑不决。只要曹操不杀蔡瑁和张允二人,不被庞统的连环计和黄盖的苦肉计所蒙蔽,曹操就能轻而易举赢得赤壁之战,并立即挥师南下,江东马上就会面临一场血光之灾。以曹操的实力和计谋,再现一次横扫六合、一统天下的壮举是可以想见的。然而,一统天下和三国混战,哪一个才是顺应民心的事呢?这个时候的民意能起多大作用呢?他蒋干到底应不应该改变历史的轨迹、重塑文明的进程呢?蒋干踌躇再三,举棋不定。眼看着离曹营越来越近,他必须马上作出决定。蒋干把书信举在空中,用力一挥。然而书信仍然攥在他的手里,并没有扔出去。蒋干很迷茫,他确实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把书信扔掉。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少年三国志征文新蒋干盗书》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少年三国志征文新蒋干盗书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新蒋干盗书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少年三国志征文新蒋干盗书”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少年三国志征文新蒋干盗书的新蒋干盗书,少年三国志征文新蒋干盗书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李菘茗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少年三国志征文新蒋干盗书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