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半夜鬼叫

更新时间:2018-06-12 14:55:09字数:4080
“啊……啊……”“呜呜……呜呜……”“……”一阵阵哭丧声传来,我从睡梦中惊醒,揉着睡醒惺忪的双眼,心里纳闷。“这谁啊,大晚上哭丧呢。”这哭声就在门外,我胡乱的套上衣服,撒着拖鞋从窗户里向外看去。朦胧的月光下,一群身披孝衣、腰系麻绳的孝子孝女们在我家门前的一片空地上转来转去。从我懂事起,村子里不管谁家死了人,都要在我家门口这块空地上,用三片青瓦支起一个临时的土庙。之所以在我家门口支起土庙,是因为我家正好处在三岔路口的交汇处,相传,在三岔路口支起土庙,死者才能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就不会缠着家里人,才能转世投胎。借着朦胧的月光,我看见领头的手举一个招魂幡,紧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抱着遗像的人,后面的人排成一队,在领头的带领下围着土庙转圈。这个队伍足足有二十多个人,这在我们村里点头丧已经算多的了,谁家死了人,大晚上的点丧?光线有点昏暗,看不清遗像上的人物,不过,每次村子里死人,我都要出去看他们点丧,这次也不例外,我打开大门坐在门墩上托腮的看着。我知道每次死人都要点三遍丧,头遍丧在人死后三个小时内点,第二遍丧是在第二天通知完亲朋好友后再点,第三遍丧是在出殡前再点。要说最有看头的还是第三遍丧,但是第一遍丧也很重要,因为这第一次的时候,所有的人选都确定了,有拿招魂幡的,有抬丧罐子的,还有的拿白领旗的,总之后面的二遍点丧,人员不能乱换。我倒想看看办丧事的是哪家人,按说这村子里的人就没有我不认识的,可这一行穿白孝衣的人整个头都被白布遮住了,而且声音嘈杂,听不出是谁。点丧的规矩我懂,一行人围着土庙转了三圈后就开始跪下磕头,可这个点丧队伍转完三圈后并没有按规矩跪下磕头,拿招魂幡领头的突然调转方向,向我走来。“懂不懂规矩啊,该跪下磕头了。”我不由得替他们着急起来。可他们好像没有听见似的,一边哭着,一边继续朝我走来。他们一行人越来越近,我从房间里透出的光线可以看清前面领头的那个人了,只见他头低的很低,皮肤有些黝黑,脸上都是皱纹,由于他一直眯着眼睛哭泣,看不清他的眼神,他一边用衣袖擦拭眼里,一边抬头看前面的路。就在他一抬头的刹那间,我突然发现他的两只眼睛眨着蓝盈盈的光,而且这光突然凝聚成一条光线向我射来,那光线穿透力特别的强,我突然打了个寒颤。这不是人类特有的光芒,我吓得浑身是汗,一下从门墩上弹了起来,刚想掉头跑回家,突然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我回头看去,只见那些点丧的人突然脱掉孝衣,扔掉手里的招魂幡,挥舞着长长的手指向我扑来。我吓得浑身发抖,想大声呼救,可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丝声响。“啊!”的一声惨叫声传来。我睁眼看去,只见一道乌溜溜的寒光在他们头顶盘旋着,那道寒光所过之处,传来一阵阵惨叫声。那些点丧的一行人惨叫倒地后,突然化作一缕缕白烟飘走了,消散在半空中。“二子,你没事吧?”身后传来二爷冰冷的声音。我抬头望去,只见二爷一脸铁青的站在我身后,手里提着一把半月形的斧头,斧刃上还不停的滴血……原来这一切都是幻象,要不是二爷及时出手,我就……二爷手里经常拎着一把半月形斧头,这把斧头从不离身,即使睡觉的时候也是把他放在枕头边。没错,二爷是个木匠,而且还干着木匠中最特殊的一种职业,说白一点,他就是个“棺材匠。”我姓烟,叫烟二,当然这是二爷给我起的名字,其实后来我上学后,偷偷的给自己起了个响亮的名字——烟山醉。我和二爷关系非常的复杂,说是师徒关系没人反对,说祖孙关系也不会有人计较。二爷是我爷爷的兄弟,一辈子无儿无女,后来年龄大了,想找个人养老,跟我爷爷一商量,就把我过继给他了。我爸妈虽然不舍得,但当时家里已经有六个姐姐哥哥了,实在养不起我了,一狠心,就把刚出生三天的我抱给二爷了。二爷凭着一手打棺材的好活,开了一家“生死斋”,生意还不错,日子过得是有滋有味,家里别说是顿顿有肉了,就连零食都没断过,记得小的时候,我那六个哥哥姐姐们总是来二爷家蹭吃蹭喝。二爷从不计较,为人非常的好善乐施,只要有人开口帮忙,他都是有求必应,不过他的脾气和他的人品也成正比,从我记事开始,就没听见过村民们叫他的名字,整天的喊他“烟老邪”。确实如此,跟随二爷时间越长,我就越能体会他的“鬼里鬼气”。我亲眼看见外面大官坐车豪车来请他出山,他们拉着二爷的手痛哭流涕,俨然把他当成了救命的菩萨。可二爷对待普通人大多客客气气,对待有钱有权的,往往冷眼相待,生气的时候甚至把钱财礼物扔到院子外面去。二爷跟人谈事情的时候我不能在场,但大多数时候,来求他的人都是面带失望的离开,总之觉得他老人家越来越神秘。其实二爷除了打棺材之外,他还有一个副业,那就是给办丧事的人家哭灵、破七,敲头,成殓,总之死人的事没有他不懂的。当初二爷之所以收养我,就是因为他看中了我的“阴阳眼”,每次有白事的时候,他总是带上我,让我假扮“金童”,他在旁边装腔作势的瞎比划一阵就完事了,总之每次做法事都需要我打配合。可奇怪的是,二爷越是神秘,那些人越是深信不疑,每次做完法事,他的随身帆布包里总是鼓囊囊的塞满了各种名贵烟酒。二爷总是说我命格轻,阴阳界的东西戾气太重,怕我镇不住,所以一直没有帮我打开“阴阳眼”。看他说话一套又一套的,我总是不以为然,跟个神棍似的整天神神叨叨的,还不是怕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不过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看法,从此我对二爷佩服的五体投地。我记得很清楚,那年是清明节的前一天,店里来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要买棺材,他说明天急着要用,二爷告诉他,每年有两个日子是不能卖棺材的,一个是清明另外一个就是七月半鬼节,相传这两天阴气太盛,各方小鬼都出来活动,它们大多都是无主的鬼,见到棺材自然去抢,这样的话棺材原来的主人就变成了野鬼。可那人一脸着急说等不及了,必须明天用棺材,二爷追问半天,那人也说不出个原委,二爷一气之下要送客,那人一着急就“噗通”一声给二爷跪下了。原来死的那个人是他的女儿,说是女儿,其实是他后妻带过来的养女,这男人做了一件猪狗不如的事情,一天夜里他趁女孩睡着占有了她,女孩受不了这个侮辱,穿着一件她最爱的白色连衣裙投河自尽了。后来这女孩的亲生父亲知道后带人来闹,非要这个男的像孝子一样给女孩尽孝,好不容易折腾了几天,终于熬到要出棺了,没想到还没走几步,棺材里一直不停的往外漏水……当时看热闹的人吓得够呛,女孩的亲生父亲又是一通乱闹,赶紧找人开棺一看,里面女孩尸体就像刚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但是只要一合上棺盖,棺材底就会像水帘洞一样漏个不停。没办法,发生这样的事情,和尚、道士自然请了不少,可是一拨一拨的人来了又走了,念经、超度根本不管用,只要棺材离开地面,马上就会漏水。后经高人指点,他们说只有镇上“生死斋”做出来的棺材能管用,这不找来了。二爷虽然厌恶眼前的这个男人,可这个女孩是无辜的,她总不能一直在阳间停留,要知道人死后,只要过了头七就再也不能投胎转世了,如果任凭她做个孤魂野鬼,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明天就是头七了,怪不得这男人一定要买棺材,二爷没好脸色的打发走这个男人,让他明天早上来取棺材。其实店里有的是半成品棺材,只是没有棺盖,按照二爷的说法,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不是有句成语叫“盖棺定论”吗,意思就是说,只要盖上棺盖,那这个棺材就是有主的人,如果别人再把这个棺材买去,那就是鸠占鹊巢会伤阴德的。二爷目前要做的就是做个棺材盖子,别看只是一张盖子,这里面的讲究多了去,首先要选木料、量线、开锯,封胶,雕花、刷漆等等。二爷忙了一整天,终于做好了盖子,只剩下最后一道工序刷漆了,这道工序有点复杂,要连刷三遍,二爷刷了头一遍就去里屋睡觉了,后面两遍漆由我来刷。“哥哥,我来看看你棺材做好了吗?”店门口站着一位十来岁穿白色连衣裙的姑娘。这姑娘背靠着门,我一时没看清她的长相,以为是隔壁的女孩,就随口应道:“马上就好,就差最后一道漆了,小妹妹,是你家大人让你来问的吗?”我继续刷着漆,头也不抬的回应着。“不是别人让我来的,我是自己要来的。”门外女孩继续说着。“你家里什么人死了?这棺材是给谁用啊?”我依旧继续低着头刷漆。“这棺材不是给别人用的,是我自己要用,”女孩声音很清脆,说完这话,“咯咯”的笑个不停。 我以为她是开玩笑的,所以就没理他,那女孩见我不说话,于是转过身走进来,递给我一瓶汽水说道:“哥哥,你辛苦了,休息一下喝点汽水吧,就算我报答你给我做棺材的恩情吧。”我伸手接过汽水,正准备仰头喝的时候,发现这个姑娘竟然诡异的朝我笑着,她身上穿的衣服湿漉漉的正滴着水呢。“你……你……”那姑娘一边笑着一边朝我走来,没走几步,就听见地板“嘎吱”的响着,我低头一看,那女孩走过的地方突然裂开一道缝,缝隙里正不断的往外冒水。我感觉不妙,心中顿时涌出一阵恐慌,于是用手指着她说道:“你……你……不要过来,你想……干什么?”那女孩好像没听见我说的话一样,只见她刚才的笑脸突然变了,原来那张甜心的面庞顿时变得狰狞起来,她晃了晃身躯,然后双臂抬起上下扭动,身躯发出骨骼扭动的响声,这时候她张开嘴巴,只见随着她嘴巴缓慢的张开,雪白的牙齿顿时暴涨两倍,可能由于牙齿暴涨,她的牙龈都出血了,满嘴的鲜血和暴涨的牙齿非常的恐怖。“二爷,救命!”我惊恐的一边后退一边朝二爷房间喊道。二爷听到我叫声,连衣服都没穿直接穿着一条内裤就跑了出来。“大胆妖孽,休得伤害我家二子。”二爷边骂着边顺手抄起手中的斧头朝那女孩头顶劈去,只听“啊”的一声惨叫,那女孩身形顿时矮了下去,只见她消失在裂开的地缝中,那地缝马上就恢复原样。要不是地上留着那件白色连衣裙,我真的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是真的。二爷拍拍我的肩膀说道:“二子,你没事吧?”我惊魂未定的说道:“二爷,我没事。”事后,二爷把那件白色连衣裙沾上香灰烧掉了,自从那以后我对二爷是百信不疑。由于我从小跟着二爷整天跟棺材、花圈、风水、寿衣这些东西扯打交道,所以村子里很多小孩都不跟我一块玩耍,就连我把六个哥哥姐姐们也对我敬而远之,久而久之,我就养成了孤僻的性格,再加上随着年龄的增长,二爷让我参与这类事也越来越多了,虽然这份选择有些孤单,但是生活还是比较平静。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最后一个棺材匠》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最后一个棺材匠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章 半夜鬼叫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最后一个棺材匠”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最后一个棺材匠的第一章 半夜鬼叫,最后一个棺材匠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烟山醉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最后一个棺材匠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悬疑灵异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