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风云乍起鸟惊飞

第38章 暗查

更新时间:2018-07-11 21:13:19字数:3237
贺正龙见聂席远还敢上前阻拦,回眸怒视,龇牙一笑,便不再理会,只顾抡动手中铁球向那小湖轰去。那铁球好似流星一般突破音障,发出沉闷的呼啸之声,携带着滚滚烈焰,锤击得水花四溅,青莲成灰,洋洋洒洒,不一时,整个后院便是白雾茫茫,什么也看不见了。聂席远见贺正龙龇牙一笑,只觉如面神魔,心神一阵摇晃,骇得他险些魄散魂飞,连连后退,噗通一声掉进湖里。脑海之中那张平日里司空见惯的面容,变得分外可怖,挥之不去,赶之不走。忽然脑中生出些许光明,驱散了那张可怖的面容,聂席远惊魂未定,忙爬出小湖,远远地躲了出去,心中暗道:“这便是神勇境?仅是心神一动,便可令敌胆战心惊。幸好我青莲观想法略有成就,不然经此之后,心中必会留下阴影,再想有所成就,必是千难万难了。”“小子,你须给老子记住了,日后只可一心向学,余者一概不许,更不要想着再侍弄些什么花花草草了。不然老子见到一次,便来毁坏一次。老子就不相信,还能改不掉你这臭毛病。”贺正龙见聂席远不敢再次上前,轰干了小湖,毁尽了青莲,哈哈大笑,转身离去。从此,两人算是杠上了,你毁了我再建,你建了我便毁。不觉三年已过,贺正龙一来事物渐多,二来见聂席远倒也没有因此将蛟龙变落下,便渐渐的放下心来,只要没有遇到,也就不再理会了。有道是穷文富武,又道是坐吃山空。聂鸣东本来留下的家底就不丰厚,聂席远整日埋头苦练,随着功力渐深,所耗日大,又因年幼并无营生,仅三载便觉入不敷出了。一日,聂席远在贺正龙处受教完毕,并未急着离去,趁机大倒苦水,说道:“贺伯伯,小子家资本不殷实,又无收入来源。整日里勤修苦练,随着功力日深一日,所摄取的能量便也日多一日,所耗费的财物自是日赠一日。如今已是库房无银,粮仓无鼠,再也难为继,这可如何是好?”贺正龙笑道:“皇五子见你年纪虽然幼小,却是勇武绝伦,为人谦虚好学,心中大是高兴,早起了爱才之心,所耗财物自有殿下支出。你只管安心修炼便是了,此事不需担心。待我见了包子仁,稍一提及,他必会携金带银前来拜访。”又过几日,包子仁果然前来,携带车马无数,浩浩荡荡,不知向聂府运送了多少钱财。聂席远闻讯出来迎接,先是向北遥遥一礼,谢过殿下赏赐,接着忙将包子仁迎至客房,笑道:“小子别无所长,唯有一身力气,能得殿下如此厚爱,实是心中有愧。”包子仁摆手笑道:“聂公子勇武绝伦,怎会一无所长?殿下为人宽厚,求贤若渴,不为眼前,只观日后。聂公子只管修炼便是了,待到年岁长成,必是世间无双良将,便可投身殿下麾下,先收受些许财物又算的了什么,只需忠心不二便可。”聂席远笑着称是,又与包子仁闲话几句,问道:“殿下调灵丘诸将进京已有三载,不知众人过得如何,可是一帆风顺,官运亨通?”包子仁打笑道:“聂公子是否思念佳人了?询问诸将为由,打探佳人为真。”“懵懂童子,幼时玩伴,只因父辈一时笑语,便令众位叔伯取笑至今,当真令人无可奈何。”聂席远眼前蓦然浮现出一道身影,身着百褶裙,脚蹬绣花靴,生的粉雕玉琢。几年未见,也不知斯人如今是何模样了。“朝廷抽调镇守将士,不单是灵丘一府之地,大燕各府皆有涉及。京中又独设一军,冠名讨逆,遍集军中勇猛敢战之士,十余万众,日夜勤修苦练蛟龙变。时至今日成效斐然,众人勇猛之处,早已不弱于炼气之士了。”包子仁不再说笑,眼中闪着炽热的光芒,又道:“有道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朝廷苦心练兵三载,想来是有大的变故即将发生。我等武人生于盛世之时,长于繁华之处,本道是再无用武之地,谁又能料到还有此等变故。想想当真是不可思议,一切皆自误入那幻境开始。”“如此说来,包叔叔便也不会在灵丘久待了?”聂席远状似有些难过。“正是!我可不像贺院长那么洪福当头,竟然白捡了一部蛟龙变经文,献于朝廷便是官运亨通,富贵天降,一切皆需真刀真枪舍命挣得。说起来,聂公子那日也入了幻境,当真是一无所获吗?”包子仁状似无意问道。“若非有贺伯伯的蛟龙变为证,我是不会相信什么幻境的,也不会相信诸将所言的,只道是风沙太大,一时迷了众人的双眼,才发生了后来的乱战。”三年时间,包子仁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不知道问过多少次了。聂席远虽知其并不相信,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苦笑着解释。几日之后,包子仁启程北上,一路直奔永乐府而去,望着巍峨沉浑的城墙,包子仁的双眼满是热泪。阔别三年之久,而今又至,包子仁却也未做太多感慨,稍微收拾了下心情,便直奔昌平宫而去。密室中陈卫武与包子仁相对而坐,略叙离别之情。陈卫武便开口问道:“三年时光转眼便逝,聂席远果真没有一丝异状?”“殿下可能真的是看走眼了。聂席远此人实无大志,平日里因无人管教,便本性尽露,最喜观花弄草,人皆笑其玩物丧志,称其青莲公子。”包子仁想到聂席远数年如一日,除了青莲别无所爱,又道:“聂席远仅去了学院几次,随后便死活不肯再来。下官只好买通他府中之人,日夜监视,倒也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若非贺正龙将军隔三差五的便去管教一番,恐怕便是连蛟龙变也懒得再炼了。可能在幻境中真的一无所获。不然,三载时光,不可能不露出马脚来。”“这便是最大的异常之处。与其相熟之人,不论是成良,还是陆炳文皆言:‘聂席远自幼异于常人,即聪慧好学,又吃得了苦楚、耐得住寂寞,性情坚毅不拔。’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有变故,他的秉性不可能一朝骤变。你还需耐心查看,或许他于幻境中得了什么与青莲有关的经文,亦未可知。”陈卫武并不死心,仍然坚持认为聂席远在幻境中必有所获。“起初下官亦是如此认为,便使聂府下人前去查看,见那青莲本就是寻常之物,实无任何特殊之处。那人又向我说道:‘公子平日里惯好吃些莲子羹,只因府中财物渐少,又无任何营生,只好将花园改成了湖泊,种些青莲,养些鲤鱼,吃不完便可卖些,也好补贴家用。’若非殿下赏赐甚厚,恐怕早已变卖家产了。”包子仁笑着解释道。一日,聂席远早起观莲,正逢府中花匠。这老花匠手艺精湛,又无子无孙,老来无所依靠,幸得聂席远收留,因见其十分痴迷青莲有心讨好,见左右无人,便悄悄地向他说道:“灵丘府向东三百里处,有一大泽名曰幽雾,因常年被迷雾笼罩,故此得名幽雾。那里人迹罕至凶险非常,其内虫蛇遍地,更有妖兽潜伏,却是飞禽走兽之天堂。老汉年轻之时是位药农,时常深入大泽采药。有次冒死深入其中,却是见了一番奇异景象。有一泥潭漆黑恶臭,其中隐约可见白骨成堆,其间有几株青莲挚天而生,莲茎润如玉,莲叶大如蓬,通体蒙蒙生光。泥潭虽是臭气冲天,亦不能掩盖莲之清香。有一甲狼妖兽其状似狼而无、毛,身披鳞甲,鸣叫之声,穿金裂石。常将吃剩的猎物,抛至泥潭之中,任其腐烂,似是在为青莲施肥。这甲狼每当狩猎搏杀有所损伤之时,便来此处静卧泥潭之畔,轻舔莲叶,哪怕是濒临死亡,在此将养几日,便又是完好如初了。如今几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那几株青莲现在如何了,那甲狼是不是还仍然守护在那里。老汉一生涉足险要之处,不可胜数,凶险远胜此处者,亦是数之不尽。然而,年久日深,记忆便渐渐模糊了。但唯独这几株青莲,却是历久弥新,时常在记忆中浮现,若是没有那双幽冷的眸子,便也无憾了。”聂席远听了之后,心里顿时如野草疯长,连连催促那老花匠绘制地图。几日之后,老花匠便将地图交付至他的手中,却仍不忘叮嘱道:“大泽深处凶险无比,公子若是前往当多些带护卫才好。”聂席远此时哪里还听得进去,接过地图径自向幽雾大泽而去。数日之后,便来到了幽雾大泽,向前方望去,只见大泽之上云雾弥漫,微风拂过,云雾翻腾,其间不知隐藏多少凶险。他掂了掂手中锤形兵器,顿觉心安。这件兵器名曰金瓜,长三尺七寸,重一百单八斤,鎏金镀银,光芒四射。抬头望了望旭日,辨别了方向,按照地图所示,径自走入云雾之中。大泽之中,杂草丛生,湿气极重,一脚下去,泥浆四溅。起初,尚有不知名的小虫,躲于杂草之中,低吟浅唱,好不自在。深入大泽之后,四周万籁俱静,天地之间,似乎除了呼吸与脚步之声,再无一丝声响。云雾渐渐浓重,举目不见十步之外,四处茫茫一片,早已不辨东西,地图也已失去了作用。聂席远绷紧神经,索性凭借直觉走了下去。

s8s同升国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1.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2. 捧场500纵横币
  3. 捧场10000纵横币
  4.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道幻世录》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道幻世录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38章 暗查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道幻世录”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大道幻世录的第38章 暗查,大道幻世录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X弥撒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大道幻世录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奇幻玄幻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