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章:欺佛手

更新时间:2018-07-13 00:02:48字数:5208
凤阳城南七公里处就是大明皇陵,是由当年太祖皇帝所建。  这里长年住着五六位守陵人,其中有一位守陵人显得很特别,因为他平时从不说一句话,也没人见到过他说过话,所以都认为他是一个哑巴。  此人到四十岁左右,甚至都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总是一副神情黯然的样子,体态消瘦,但给人的感觉却是精神抖擞,身上总是能散发出一股特别的威严与孤傲。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可能是十年前吧!反正没有人记得清了,此人好像突然就出现在皇陵里了,所以皇陵里其他守陵人都叫他老幺,因为他是第五个守陵人,久而久之这里人也叫他老姚。  老姚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只做一件事,就是将数百丈长的皇陵神道铺上一层鹅卵石,有黑色的,白色的,灰色的,而且各色相间,好像是图案,但又杂乱无章,毫无契合可言,从没有人看出来他铺的到底是什么,而老姚也是每天一成不变,心静忘我,心无旁骛一般,有的时候会坐下来思考,有的时候也会把铺好的铲掉,重新来过。  十年来天天如此,按理说这数百丈的神道十年时间早就铺完,但是老姚铺完铲掉,铲掉再铺,有时一个月都铺不了一步,也有时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数天不出来,而且在他工作时间,任何人叫他都不能打扰他,久而久之,许多人都叫他“姚疯子”。  好像对他来说,铺鹅卵石是件非常伤脑筋的大工程。  终于,就在这天,神道上的鹅卵石终于铺的差不多了,只有一步之遥了。  老姚年纪并不大,但是看起来饱经风霜,长年累月的铺石头,使他的双手显得格外的粗糙干瘪,腰背显得弯曲低垂。  一个夜晚,此时,在老姚的身边站着三个人,一个妙龄美女,身材婀娜高挑,目光晶莹,一袭青衣如兰,香肩青丝如瀑,身背一把银鞘宝剑,微风略过,带起一缕青丝青衣,透露出一股靓丽妩媚,但是全身却散发出一股清冷严肃,她就是峨眉派大弟子,未来峨眉派掌门不二人选的胡宝云。当年的孤鸿师太正是她的师叔。  站在胡宝云旁边的是一位同样英俊年轻公子,手拿桃木扇,面皮白净,一身白衣如雪,显得恬静淡雅,但挡不住身上所散发出来的一股英气,他就是九华山玄音阁的少阁主花宇。  当年的花乐扬正是他叔父,花宇自小父母双亡,叔父一手将他带大,花乐扬死后,花宇就成了阁主,此人绝对是江湖上近年来少有青年才俊,武功造诣直逼当年的花乐扬,与峨眉派的胡宝云的互生情感。但却继承了他叔父花乐扬的内敛性格。  另一个是少林高僧宏惠大师,武功极高,佛法造诣高深,被武林称为少林的门面。当年的宏尘大师正是他师兄。  三人站成一排,看着老姚蹲在地上摆弄着各色鹅卵石。花宇拱手道:“先生,我三人一直站在这里两天了,您难道一句都不愿意透露吗?”  老姚好像没听见一样,依旧双手不停。宏惠双手合十道:“当年那人来我少林出家,可少林并不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他突然又从我少林消失,不知又是何意?”  老姚还是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好像没听见一般。场面顿时一片尴尬,花宇和宏惠二人面面相觑,花宇摇头无奈,宏惠闭目冥思,只有胡宝云默不作声,冷艳平静,眼神一动不动的看着老姚。  花宇对宏惠胡宝云二人道:“二位,还有其他办法吗?”宏惠闭目摇摇头。  胡宝云好像发现了什么,蹲下身,眼睛盯着老姚的脖颈喉咙处,眉头微皱,花宇看见皱眉道:“胡师妹,怎么了?”  胡宝云道:“你看他的脖颈和喉结处,脖颈比平常人略粗,喉结处比别人略高,不仔细看,很难察觉。”  花宇和宏惠也蹲下身视察,发现确实如此,花宇不解道:“这是为何?”  胡宝云也是不解,可又看不出蹊跷之处,只是觉得哪里不对。  只有宏惠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眉头紧皱道:“难道此人是中了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欺佛手?”  花宇胡宝云惊疑道:“欺佛手?”  宏惠起身道:“欺佛手乃是一门武学,但却暗合医理,必须是内功极其深厚之人才能使出,不过据贫僧所知,这欺佛手早已经失传。”  花宇道:“大师,何为欺佛手?晚辈从没听说过。”  宏惠看着二人道:“这欺佛手亦正亦邪,从它诞生之时武林中就争议不断。在佛门中,世间万物有七窍四肢二脉者皆可成佛,七窍者曰气,四肢者曰精,二脉者曰神,正所谓精气神是也。而这欺佛手就是根据于此而来,它可将人的所有神经脉络选择性的进行强制封住,可使人六识不清,四时不明,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使人失去一部分自我意识功能,做到这一点除了必须要极深的内力还要有精准的拿捏力度。”  花宇惊道:“大师是说,老姚是中了欺佛手,使其失去了说话、听声、书写的基本之能,是吗?”  宏惠看着而上的老姚道:“到目前为止这也只是猜测,毕竟这欺佛手贫僧也没见过,多是武林中相传。”  花宇道:“大师,这欺佛手可以解吗?”  宏惠摇摇头道:“这欺佛手法极其复杂,穴位的顺序与力道的要求也是极其精准,稍一失误后果不堪设想,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正是此也。”  胡宝云道:“那据大师所知,当今江湖还有谁会这门功夫手法?”  宏惠摇摇头道:“惭愧,贫僧实是不知。”  花宇道:“如果老姚真的是中了欺佛手,就说明当今江湖一定有人会,而且此人一定内力极高。”  宏惠道:“当今武林,据贫僧所知也只有两人的内力可以使用欺佛手。”  胡宝云花宇齐声道:“谁?”  宏惠道:“一个是华山的掌门聂从云,只是这聂从云十五年前就已经走火入魔,不知所踪,不过贫僧可以肯定,一定不是聂从云,因为走火入魔之人不可能强行自如运用深厚内力。”  花宇皱眉好奇道:“还有一人呢?”  宏惠道:“这第二人他原本也是佛门弟子,只是他世俗缠身,虽身在佛门,心却在俗世。”  花宇胡宝云脑海思索,可是就是想不出是谁,宏惠看着二人道:“此人就是当今的国师。”  花宇印象特别深,惊道:“大师是说道衍法师?”  宏惠点点头道:“正是他,不过此人到底会不会欺佛手,无人知晓,再说这欺佛手早已绝迹武林。”  花宇道:“那又是谁呢?如果世上真有这样的人,那他又为何如此呢?”  胡宝云道:“这也说明了老姚确实是知道了什么!而使欺佛手的人又不想让他向外界偷露出什么,所以对老姚使用了欺佛手。”  宏惠点点头,花宇道:“要想一个人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他,而使欺佛手的人为什么不把他杀了呢?”  胡宝云道:“也可能还有其他原因。”  花宇看着宏惠道:“大师,缘由我们已经知晓,可是线索已经中断了,我们现在怎么办?”  宏惠道:“既然如此,我们不如就此别过,如一有消息,立马互相差人通报,下个月在鄙寺召开的武林大会时再见了。”  胡宝云花宇点点头,花宇道:“到时一定如约而至,二位难得下山,我九华山玄音阁近在咫尺,不如让我尽点地主之谊。”  宏惠道:“多谢少侠,只是贫僧奉命下山,既然线索已经中断,贫僧理当速速回山禀报方丈师兄,改日再登山拜访,就此别过。”说完双手合十,转身去了。  见宏惠大师已走,花宇道:“胡师妹,你呢?”  胡宝云道:“不劳你费心了,我还要回凤阳城寻找小师妹,不知道她玩疯了没有。”  花宇笑道:“那正好,我也路过凤阳城,我们一起走吧!”  二人转身出了皇陵,这时依然跪在下地摆弄鹅卵石的老姚抬起头来,看着二人离去,眼中浮现出一股深邃的目光。  俊男美女行走在路上引的路人纷纷侧目,只是二人一路无言,虽然花宇性格内敛沉稳,但也是个开朗风趣之人,只是胡宝云冷艳冰霜,苦的花宇浑身尴尬。其实花宇对胡宝云倾慕已久,加上玄音阁与峨嵋一向交好,武林中也将二人看作是一对珠璧。二人都是当今武林一代翘楚,武功造诣又高,也是门当户对,只是花宇苦于胡宝云冷艳,也只是无计可施。  二人就这样一个在前一个跟在后面,胡宝云在前,花宇跟在后头。没多时已经到了凤阳城下,胡宝云转身道:“花阁主,我要去寻找小师妹了,就此别过了。”  花宇的心思就是想和胡宝云多待一会,哪怕是不说话。见胡宝云如此说别过,也是颇不甘心,笑道:“凤阳城这么大,不如我和你一起找吧!”  胡宝云道:“不必了,我让她在附近等我,我直接找她就是了。”  花宇不死心道:“没事,多个人多双眼睛,凤阳城我熟悉。”  胡宝云见花宇坚持,也就没有说什么,可是花宇心里直打鼓,因为他没见过胡宝云的师妹,更不知道她小师妹长什么样,怎么找!心里一阵莫名的尴尬。  见胡宝云也没说什么,反正就跟在胡宝云的后面,心想,师姐这么漂亮,那师妹也一定不会差。  先不谈这个逻辑成不成立,反正胡宝云不撵自己就好。  二人到了城门口,见城门周围有许多士兵正在盘查进出百姓商客,还不时的拿出画像仔细核对,城门口的告示牌上贴着通缉要犯的头像。  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搜捕捉拿要犯。花宇看着画像,心想这么漂亮的女孩也做贼,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了。  胡宝云也看了画像,眉头微皱,因为画像上正是她的小师妹苏晨曦,不用说自己的小师妹又闯祸了,而且还是大祸,胡宝云神情微变,显然有点生气,一旁的花宇道:“你怎么了?”  胡宝云道:“没什么。”又看了一眼画像上的小师妹,只是旁边的少年不知是谁。  二人顺利的进了城,胡宝云四下寻找,还是找不着,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心想,既然还在抓捕就说明现在还没事。  原来,张孝霆和苏晨曦将得来的金银分成数份,天一亮就将金银散发给穷苦百姓,二人做了好事,非常的开心,于是准备庆祝一下。  此时苏晨曦正和张孝霆在得意楼上大摇大摆的点菜,掌柜的看在眼里喜上眉梢,两个小财神又来了,于是特别的殷勤,亲自为他俩点菜。  点好菜,掌柜的兴高采烈的走下楼去。二人说说笑笑,颇为得意,苏晨曦笑道:“也不知那狗官现在气成什么样了!想想就觉得好笑。”  张孝霆却是低着头,一副做错事的样子,显得有点心虚道:“你小声点,人家现在一定四处抓捕我们呢!”果然只听周围几个食客都在议论纷纷,说昨晚知县看着家失窃了。  苏晨曦昂首一乐,颇为得意,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天大的好事,却不以为意,一脸无所谓的道:“我才不怕呢!让他来抓好了,昨晚便宜了那狗官父子,尤其是那缑冠西,恨不得将他眼睛挖下来。”  张孝霆小声道:“抓住了会坐牢的。”  苏晨曦道:“昨晚你不是很英勇的吗?怎么现在才怕呀!”  张孝霆道:“昨晚是昨晚,现在是现在。”  苏晨曦有些生气道:“有区别吗?”  张孝霆道:“昨晚我们是深入虎穴,现在我们是被人家瓮中捉鳖,估计现在连城门都出不了了。”  苏晨曦道:“你才是鳖呢!你真的笨,等到晚上守城的士兵换岗,那时最为松懈,我们正好可以溜出去。”  张孝霆不置可否,只是低着头,嘴里嘀咕着:“自己本来是来考试的,现在却成了贼。”想想都觉得郁闷,这要是让爹娘知道了,非打死不可,。  苏晨曦见张孝霆如此胆小,以为是自己真的看错他了,心里愈发的气闷,索性小嘴一撅,“哼”的一声扭头看着窗外,不搭理他了。    没过一会菜上来了,满满的一桌,看着一桌美食,张孝霆却是提不起筷子,心里一直在担心,万一自己被官府抓住可如何是好。  苏晨曦也是没有动筷子,二人就这样各怀心思,一个生气的看着窗外,一个郁闷担心事发。  就在二人僵持之时,就听楼下一阵骚动,不一会就听见杂乱的上楼的脚步声,一个声音喊道:“你们几个在外警戒,你们几个在下面不准任何人出入,其他的跟我上楼搜。”  张孝霆猛然抬头,感觉不妙,有官兵进来抓捕了。苏晨曦也是心一惊,二人紧张的相互对视,只见一个捕头上了楼来,身后跟着数十个彪形大汉,个个虎背熊腰,气势汹汹,绝非昨晚那帮没用的家丁可比。  那捕头上来就展开画像,对着四周的食客一一比对,目露凶光,吓得众食客战战兢兢。  张孝霆和苏晨曦顿时心中一阵心虚,将头低下,恨不得将脑袋缩回肚中,看着那些捕快离自己越来越近,苏晨曦不由得也开始害怕起来,焦急起来,一个劲的给张孝霆使眼色,小声道:“快想想办法!”  张孝霆也是心急如焚,这要是抓住了就完了,真后悔碰到这个疯丫头,考场没进去,反要进了牢房。  张孝霆挤眉弄眼,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苏晨曦心慌道:“再不想办法,我们就死定了。”  张孝霆见她越是催促,就越是心慌,看看窗外,道:“不如咱家从这里跳下去吧!”  苏晨曦一看窗外,皱眉道:“这么高,你让我怎么跳呀!”  张孝霆道:“昨晚的围墙你怎么跳上去的?”  苏晨曦气的浑身发抖,怒道:“你这个书呆子,那是围墙,这是酒楼,能一样吗?”  张孝霆急得默然无语。二人正说话间,只见那捕快那着画像走了过来,二人顿时紧张的一阵尴尬,那捕快看着张孝霆与苏晨曦,仔细的对比了一下,眉头一皱,目露凶光,指着他俩大喊一声道:“拿下。”  话音刚落,那数十个大汉一拥而上,就准备抓捕二人。  苏晨曦这时一跃而起,右脚将椅子挑了起来,双手抓住奋力的砸向围上来的捕快。  那捕快让过,伸手就要抓苏晨曦,苏晨曦毕竟是名门大派的弟子,身手也是不弱,早将两个捕快打倒,其他的捕快竟然不敢期身。  而张孝霆拿着筷子当做宝剑,身法灵动,暗运内力,数个捕快尽然也近身不得。  那些捕快见张孝霆不好对付,就对准了苏晨曦,再怎么厉害也是个女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于是苏晨曦渐渐的体力不支,被逼入墙角,看看危急。  张孝霆打斗间夺了一把刀,如虎添翼,以刀带剑,越战越勇,几招打退数人,见苏晨曦情势危急,张孝霆奋力就地一滚,已到苏晨曦身边,举刀相迎,将苏晨曦挡在身后。  苏晨曦见张孝霆过来保护自己,心中一喜,如小鹿般乱撞,顿时一股安全感席卷全身,只见张孝霆凝眉怒目,舞刀勇斗十数个捕快,竟然不落下风,苏晨曦心喜道:“没想到这胆小鬼、书呆子武功这么好,真是小瞧他了。”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江湖凌云志》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江湖凌云志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11章:欺佛手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江湖凌云志”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江湖凌云志的第11章:欺佛手,江湖凌云志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何以心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江湖凌云志无弹窗相关的优秀武侠仙侠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