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原始爱情

更新时间:2018-07-06 13:54:50字数:6379
原始爱情小引一具从陕西零口村出土的骷髅(后被称为零口姑娘),曾震惊了世人,因为至今她的体内还留有十八件锋利的骨器,可以相象当时的死状极为惨烈。一时间今人对其生前死因众说纷纭,喧嚣尘上,有人甚至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口诛笔伐,而其真实情形却仍如雾里看花。本文试着穿越时空,请出这位正当妙龄的少女,还原历史真相。1错了,人们一开始便已错了,因为我是有名字的,我的名字就叫云,并不是什么零口姑娘,那时的人都很单纯,所能用的语言也很少,起不了这么复杂的名字。我的出生地也不在零口,而是在离这很远的一个山洞里,同很多人生活在一起,是个大家庭。我生活的时期绝不是后人所认为的母系社会,充其量也只能算是母系社会的未期,虽然我们的首领也是女的,还是我的一个远房祖母。可我的这个祖母已经很老了,不但走起路来抖抖索索,且常常神智不清,已不能正常过问族里的事务,只因她是这们这个族里好多年的首领了,大家不忍心将她换下去。在这个族里真正掌握实权的是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叔,名字叫豹。豹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分别叫作风雨星月朵。豹的女人已死,也因此他对族里的女人都很随和,龙其对我。他常常出神地看着我,这令我不解,也令我害羞,我已成人,已有了美丽女人所有美好的条件,身材欣长,面如满月。朵和我同龄,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雷,但起先我们并不知道彼此的秘密。雷,是我的一个远房表兄,不看他长相粗犷英武,甚至有时还有几分狂野,但身手敏捷富于才华。起先我们只知道那些兽骨结实耐用,却并不知道如何加工。可是雷在一次无意中发现,那些兽骨若用力地在石头上划过,会有轻微的磨损,他为自己的这一发现激动不已,他想如若这些骨头经过这些石头的打磨后,会不会变得更加锋利呢?他便立即着手行动,很快地他手中的骨头的一端就变得尖尖的了,且尖厉无比,这使得雷大喜过望,他立即跑到豹那里,将自己的这一发现告诉了他,并将自己打磨好的骨器展示给豹看。豹见了也很高兴,立即命雷将他的这技术在整个族里推广。这使得雷也很高兴,立即去招集族人,向他们传授他的这一伟大发明。只是雷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豹曾看着他的背影久久不语,且脸色起来越冷。后来,雷还将他的技术利用到我们平常用来驱赶兽群和捕猎的棍棒上。雷不知道他的发明在当时具有变革的意义,标志着人类的进步是件了不起的大事。之前因争夺猎物和领地,族人经常同别族产生摩擦,发生战斗,可同周围那些强大的部族相比,我们这个家族却显得犹其弱小,也困此每次同别族发生战斗,我们常常都是处于弱势,这曾令整个族人都苦恼不已,都深信在不久地将来,我们会某方一口吞掉。可是既从我们有了雷的发明,犹如得到了神助,每次我们族人都能凯旋而归,这曾令整个族人都兴奋不已,大伙儿把雷举起抛向空中,以此表示对雷的感激。而我们的邻居却为此惊恐万分,他们弄不懂同样的一件骨器为什么突然间我们的就能变得锋利无比,却百思不得其解,最后只能得出结论,我们受到了上天的保护,是不可冒犯的神的使者,之后见到我族人都唯恐避之不及。从此我们族里的人很少挨饿,所捕获的猎物越来越多,大伙儿都养得红光满面,精力充充沛,裙装破了也容易修补。也从此,雷很受大家的喜爱和欢迎,在族里他已凛然有了仅次于豹的地位。只是豹对雷的话语也越来越少,对他本人也越来越疏远。豹对雷的冷淡,雷当然感觉到了,为此他非常苦恼,他弄不懂他为族人做了件好事 ,给大伙儿都带来了益处,甚至可以说是他拯救了整个族人,使我们免于被别族吞没的命运。身为副首领的豹反而对他有了误解,因此雷常常找我诉说他的心事。一天在离洞口不远的一处池溏边的草丛中,我俩再次躺到了草地上,雷继续向我诉说他那永远说不完的心事。我听着,看着这个外表粗犷内心脆弱的男人,忽心生怜爱,我的手插在雷的头发里来回婆娑,就像一个年轻的母亲慈爱着她的儿女。我的爱意我的温存令雷无比受用,他从我的怀里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我,目光不禁烫人,且充满柔情蜜意,忽然他是那样激动地把我推倒在地上,还用手拉扯着我的皮裙,我幸福地闭起了眼睛,遐想着将来有雷陪伴的日子。但就在这时雷停止了一切动作,我茫然地看着雷,见他正不解地看着远处,我顺着他的目光,见朵立在一块山石上,双手叉腰,在那里嘶哑地叫着,就像一个泼妇,那副神情难看极了,说不出的妒忌还有仇恨。我们一下子没有了任何兴致,但我却并没有过分失望,相反我甚至还有点暗喜,因为我毕竟从雷冲动的举止中知道了雷他爱我!可是傍晚时分,当我俩回到洞里,众人却都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们,这使我困惑,也令雷不解。就在这时我的母亲那样羞愧地走到我面前,她愤怒地看着我,口里不断地诉说尖叫着,可是她太激动了,虽说了那么多,我还是不能明白,这下母亲更生气,抬手就给我一巴掌。她用手指着我又指了指豹,随后用手指了雷,又指了指朵。这下我俩都明白了,但也当即怔住了,因为我不明白我是什么时候被许给了豹,而朵又是什么时候许给了雷,同样的不解也写在雷的脸上。2既从我不明就里的被许给了豹,我的自由便受到了限制,再也不能和族里其他男人随便交往,而且我还感觉到不管我走到那里,我的身后总会有一双眼睛,这双眼睛不仅仅只是豹 的,还包括他的儿女。雷从此也不便和我说话,只是常常立在远处,深深地看着我,那神情有些忧伤,也有些寂寞,他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落,族里的人对他也不再那么崇拜,甚至还有些不友好,且满怀敌意。雷终于从属于他的神的位置上走了下来,却也随即跌进了被众人诅咒蔑视的深渊。豹太精明了,他用了一个突然强加的婚姻,便轻易地击败了已对他形成威协的雷,并把我从雷的身边夺走,还顺便给雷加了一个忤逆的罪名,这在当时可是个了不得的大事。虽然我们所处的时期仍很野蛮,但对长辈对头领我们仍有着犹如对神明般的敬畏,我们虽然居住在同一个山洞里,但每个成人各自的配偶却是固定的,也不容他人侵犯,只有有事的时候,那两人才会离开众人。何况雷相爱的女人是我,是豹未来的妻子,虽然这是前不久才宣布的事情,我和雷还相爱在先,可是雷在人们的心目中仍有着不可饶恕的责任,因为在头领之前,他不该动那样的念头,这使得雷在整个部落里成为众矢所指,也无论他曾经为我们这个大家庭作过多么重要的贡献。从此雷变得越来越大沉默寡言,也越来越让人无法理解。有几次我见朵在他面前骚首弄姿,以此希望引起他的注意,可是雷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这不禁使朵觉得非常委屈,也非常窝火,她见我在看她,便也会狠狠地瞪我一眼,那脸上的神情总是那样的妒和恨。每天雷仍照旧出去狞猎,回来得也很晚,只是带回的猎物却并不多,而且每次都将自己弄得风尘仆仆,疲惫异常,常常躺下便睡,且鼾声如雷,这在过去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不禁令我困惑,也令我不安。雷,过去一直是我们族里狞猎高手,那时他的身体里就像有永远有使不完的劲,不但身手敏捷,且干事利索,回来后也总是帮着大伙儿做事,这让我总觉得对不起他。有一天风狞猎回来,十分惊慌而又语无伦次地告诉豹,说他亲眼看到雷在训练一匹马,并常常跃上马背,骑上它来回奔跑。豹听了,也有些恐慌,他在洞里不住地来回走着,口里不住地说:“真是这样的吗?骑上它来回奔跑?”也难怪豹恐慌,这在当时是件了不得的大事。既从这世上有了我们人类,人对大型动物向来都是敬畏的,且敬而远之,雷的成功是个突破,他第一次将貌似强大的兽类踩在人类的脚下。完全没有征兆,事先也没有人同我商量,那天晚上我稀里糊涂的就成了豹的新娘。晚上族人在洞口外的空地上,燃起了堆堆篝火,为我俩举行盛大的结婚仪式,大伙儿围着火堆热情地跳起了舞蹈,唱起了祈福的歌谣,大伙儿的兴致很高,闹得很晚,只有我木然地坐着,痴痴傻傻地,对将来完全没了梦想,在我最无助地时候,我曾用目光寻找雷,却始终不见他的影子,这令我困惑,搞不明白他去了那里。就在我感到惘然的时候,这时豹站了起来,他牵着我的手离开了众人,我木然地跟着。豹把我领到一个新搭成的草棚里,尔后示意我躺下,并解自己的皮裙,我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也一下子明白过来,他这是在向我求欢,而且也随即明白了他不仅想从我这里得到安慰,借此来消除他内心的不安,也想借此打击雷激怒雷,然后再明正言顺地收拾雷,当我弄明白他真正地企图之后,我不禁非常气忿,也不知从那里来的勇气,我忽然冲过去将豹打翻在地上,然后用脚凶狠地踢他,随后怨恨地盯着他并等着他爬起来向我报复。可是豹费了好大的劲才从地上爬起来,尔后看也不看我一眼,便佝偻着腰走了。看着豹离开的背影,我这才发现豹真的老了。我忽然害怕起来,心想明天他不知要用什么法子报复我呢。这时,雷不知从什么地方走了过来,我立即惊恐地扑进他的怀里,他的那双大手当即抚摸在我的后背上。自然而然的那晚我俩便宿在那个草棚里,我最终成了雷的女人,当然,这只是在我的心里。在名义上,我却还是豹的女人,这虽让我不甘,也让我愤怒,却终究让我无法更改。之后雷便要带我离开这里,并说他已寻到了一个无人知晓而又非常美丽的地方,我们可以在那个地方永久地生活下去。我痛苦地摇头,雷的方法虽然不错,可在那个生存都如此恶劣的年代,任何人想独自离开族群都无疑是自寻死路。虽然我爱他,但这不能成为我害他的理由。天明,当我有点忐忑地回到山洞里,准备领受着豹那疯狂地报复。但出乎我意料的是豹却像没事人似的,绝口不提昨夜里的事,却欣然地接受着族人对他的祝贺,这曾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我才慢慢地明白过来,豹怎么会把他的弱点展示给人呢,并让大家都觉得他已老了,而让那么多窥视他位置的人想入非非?豹才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但从此我和豹倒也相安无事,他也不再提那样无理的要求。此后不久,族里发生了一件大事,许多人染上了一种怪病,且高烧不退,死了很多人,包括我那个已年事已高的祖母。大家都很惊慌,都传这是瘟疫,这是天神使坏,并说天神一个人在天上感到寂寞,需要为他迎娶新娘,可是要用那个女子,大家却都没了声音。这时豹站了起来,既从祖母走后,他已是我们这个族里名副其实的首领,大伙都自觉地拥他为首,谁也没提推选的事情。只见豹神情激动,慷慨激昂:“就用云吧,在我的任上出现这种事情,说明我没有把大伙的事情做好,现在我只有将云奉献出来,以求得到天神的宽恕。”众人不禁被豹的语言所打动,无不热泪盈眶,选豹作为他们的首领真是太对了!若不是豹谁会为了集体的利益而献出自己的女人?天下也只有豹这样大公无私的首领了啊!只有我心里发苦,也在心里冷笑,这作样给谁看?只不过以为公的名义借刀杀人,将自己永远得不到的女人体面的推向祭坛罢了!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他这样做不但收买了人心,迷惑了众人,还能借此贤明远播,流芳百世。3我被绑在一根木桩上,脚下已堆起了干裂的木柴,就等豹点火了,我无语地望着下面狂呼地人群,忽心生悲怜。虽说我时运不济,落了个被焚的下场,可是他们呢?还不是照样被豹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时豹拿着火把一步步地向我走来,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庄严肃穆,看着他那阴冷的面孔,我忽然想笑,也感觉不冤,能死在豹的手里,简直便是我的造化!我甚至有种死得其所的感觉。这头豹子太精明了,在我们这个还没完全开化的大家庭里,他简直便是个异类!我们这些人活该接受他的统治和摆布。但就在这时,就像一阵风,不,像一道闪电!雷骑着一匹马忽然冲了过来,众人见了无不震惊俯首,就连豹都露出惊慌的神情,在那一刻,我想族人都以为是天神降临了吧。雷骑着马冲到我的身边,便用手中的骨刀迅速地砍断捆绑我的绳索,尔后敏捷地将我拉上马背,又迅速地离开人群。这时豹才醒悟过来,然后向大家气急败坏地呼喊:“是雷!是雷!”但已为时已晚。马儿把我和雷驼到一个水草丰美的地方,那里不但有林木泉水,灵秀的山峦,也有许多山羊野兔奔跑的草地,甚至还有个新搭起来的草棚,这让我惊奇不已,我好奇地望着雷。雷却微笑不语,然后忽然弯腰将我抱起,便大步走向那个草棚。我的心不禁狂喜地跳跃,天啦,为了和我今日的聚首,雷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准备的呢。从此我和雷便在那片土地上住了下来,也真的过起了我们向往已久的生活。白天,我和雷一起出去狞猎,晚上我们躺在草地上观看着满天星斗,并计划着我们的未来。雷说我俩要生下许许多多的孩子,待孩子们长大成人后,他会带着我们的孩子收复附近那些较小的部落,然后再带着这些部落和孩子们去征服那些较大的部落,最后建立起一个庞大的且高度文明的社会,到了那时,人人享有爱情的自由,并且还有充足的食物和穿着。他说这些时,我总是甜美地听着,有时幸福得都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会是真的。而过去发生的那些事,却早已像早年间做过的一场恶梦,虽受了惊吓,却早忘得干干净净,但我们的灾难就在这时降临了。一天夜里,我和雷刚入睡不久,忽觉得外面有些响动,雷一惊醒了,随即抱起我便向外面冲去,待我睁开眼睛顿觉火光冲天,我们的棚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放火烧着了!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有无数的棍棒和骨器向我和雷身上招呼过来。我情知不妙,在生死存亡的那刻,我忽然无比的镇定,我对雷说:“快放下我,你快跑吧,他们要的人是我。”但雷就像没听到我的请求,仍抱着我,躲避着那些利器,仓惶地寻找马儿,可马儿却早已不知去向。我挣扎着对雷衰求:“快放下我,你快走,再不跑我们都会没命的!”可是雷仍在茫然地张望,并躲避着那些骨器,在他的脸上,我第一次看到了恐惧,当他看清了周围的形势,或许他也早已知道这次真的在劫难逃,他之所以仍在寻找求生的机会,只不过是想保持作为男人的最后尊严。就在这时,雨忽然冲到雷的身后,将一根绳索套在了雷的脖子上,并拽着跑向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雷自知一时无法挣脱,便放下我,想叫我快跑,可他的喉咙已发不出声音,雨将雷拖到树下,顿时有无数被磨尖的棍棒和骨器刺向雷的体内。我跌坐在地上,没有逃走,眼睁睁地看着我的爱人被人吊死在树上,不停地发着抖发着抖。这时豹阴冷着脸从暗处一步一步地走向我,然后在我的面前立住。我仇恨地看着他,没有求饶。豹冷冷地打量我,当他看清我仍旧赤裸着身体,他就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气坏了,他立即愤怒地挥了一下手,顿时有无数的兵器像雨点般地落向我。我没有挣扎,没有喊叫,既然雷已逝,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在那一刻,我只不过希望能快点死去罢了。也许是我脸上的神情再次激怒了豹,只见他向我怨恨地走了过来,狂怒地挥舞着手中那把锋利的骨器,也加入了屠宰我的行列。直到我再也没有气息,豹这才命众人离去。不!他们当中有一个人留了下来,并用手中的骨器挖掘着泥土,坑挖好后,尔后便将我那具已有些缺损的尸体埋入了土中,这个人便是风。只是风太伤心了,以致我的左手被砍下掉在地上,他都没能注意到。风能够留下来,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还是在几年前,我便已感到有一双眼睛会常常默默地注视着我,这双眼睛的主人便是风。可那时我的眼睛里却只有雷,根本就容不下第二个男人,为此风曾经非常苦恼,再后来当他无意中发现他的父亲也在打着我的主意,风便对我彻底地绝望,只好将那份对我的深情压制在心里,并且再也没有了非份之想。现在他终于可以不管不顾地释放着他对我的那份情感,并亲手将我埋入了土中,以免我抛尸荒野,也放下了他曾经那样希望拥有却始终无法得到的我的感情,这使他终于有了一种解脱。风在做这一切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是那样的庄重和神圣。这令我感动不已,这就是若干年后,你们仍能见到我骇骨的原因。隔了这么漫长的岁月,我常常在想,要是当初我选择了风,或许就没有后来那么多凄厉的情事,和那样悲惨的结局,因为豹要对付的人是雷,不是我,我只不过是豹用来打击雷激怒雷的牺牲品而已。但我对我当初的选择从来也都没有后悔过,雷毕竟是我心仪的男人,他令我激动热情似火,也令我心如止水。至于风,说真的,我对他深觉歉意,对于他的那份深情,曾令我惶惶不安,我只能寄望来世报答他了,为此,我仍在等待,等待着来世我和风的重逢。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原始爱情》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原始爱情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原始爱情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原始爱情”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原始爱情的原始爱情,原始爱情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江南思雨A小说的支持,更多与原始爱情无弹窗相关的优秀历史军事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