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章

更新时间:2018-07-08 20:15:54字数:7758
裴誉是往市区相反方向开的,也没开导航。很快就出了省。两人也没说什么话,车里只有电台的歌声充斥。车窗外是郁郁葱葱的山林,越开越偏。周成寒竟不知道繁华的西城郊区以外还能有如此荒无人烟的地方。他心里犹疑,不知道裴誉要去哪里,却硬气地不想主动开口说话。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眼神时不时就往裴誉那边跑,目光摹画着他漂亮的侧脸,他眼窝的阴影。裴誉被看得受不了,转过头来无可奈何地说了一句:“你到底在看什么?!”周成寒嗖的一声把头转过去了,留了一个后脑勺。裴誉大概开了一个多小时,中途还在一个加油站里买了点烟和水。直到他车开始往盘山公路上开时,周成寒才按捺不住问道:“这是去哪儿?”裴誉专心开车:“你会喜欢的。”又开了大约20十几分钟,裴誉才终于在一个高大斑驳的铁门外停住了。下车的时候,周成寒觉得山风吹过,一阵舒爽。高大的乔木耸立入云,将整片空地都笼罩在绿荫之中。山谷里流淌着“沙沙”的风鸣,显得无比的静寂又开阔。远远地,周成寒能听到整齐的拉练声,看着门口的岗哨和一片军绿的建筑,毫不费劲地就猜到:“军事基地?训练场?”“准确来说是空军训练场。这整片山头都是拿来做模拟训练的。”周成寒刚想问我们怎么进得去这种地方,就反应过来裴誉的警员身份。“你……读的军校?”裴誉点头:“国防大学。信息技术。”“你毕业了吧?还进得去?”“其实如果从官方角度来说,我还没有。但是学分早一年就修完了,毕业论文也早就交了。我是特招进西城卿州分局的,他们现在特别缺技术科的警察。所以现在就是等着今年九月份的时候学校给我一张毕业/文凭罢了。”周成寒插着口袋,怪里怪气说道:“原来是学霸,失敬。”裴誉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比不及你,扮猪吃老虎。”周成寒愣了一下,没曾想裴誉说了这么一句话。裴誉转头,径直走到岗哨口,和里面的哨兵笑眯眯地打了招呼,说了些什么,然后接过登记本,写了会儿东西。就冲他扬扬头,示意他可以进来了。“裴誉,这是你朋友?”那哨兵笑着问。“嗯。”裴誉说。周成寒也赶紧在旁边挤出一个功力深厚的笑容。哨兵递出来两个黑乎乎的腕表,裴誉给自己戴上,把另一个递给周成寒。“这是定位的。戴上吧。”周成寒依言戴了,觉得很新奇。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这片空旷的训练场。远程一排整齐的歼-10,不远处训练场上还有一些障碍训练设施。三三两两的穿着军装的几个兵正走过跑道。裴誉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周成寒听他“师哥,师哥”的叫得挺欢,心里嘀咕为毛到老子这儿就是一股睥睨众生不屑多言的国师样儿?两人走进一座行政楼,上了几层楼,裴誉又出示了证件,哨兵才放他们进去。走廊上,隔着挺远,就看到一个硬朗的军人打开办公室门大笑着走了出来,几步上前,一把搂住了裴誉,用力在他背上拍了拍。“你小子,终于知道回来看看了!这都多久没见了?”此人声如洪钟,笑声震得整层楼都抖了一抖。对称之下,裴誉的声音清澈柔和,带着他独有的镇定:“王指导员,就隔了两个月。中间来过一次,你出任务去了。”“怎么还叫指导员?叫哥就行!” “……哥,毕业典礼上你还来吗?”“你的毕业典礼我肯定是要去的呀。一排兵娃子等着我给他们颁证书呢!就怕你忙,连出席的时间都没有。”“这一天假应该还是请的出来的吧?”“你没毕业就着急忙慌地被老蒋要去了,派到分局当精英培养,这爱才之心路人皆知啊!碰到个什么案子,你脱身就难咯!”两人又叙了会儿旧,周成寒才眼瞅着那股波涛汹涌的师生之情回归正常。裴誉拉过周成寒向王指导员介绍:“我朋友,周成寒,今天我们就是过来玩一下。”“哦!”王指导员皮肤黝黑,轻微脱顶,一看就是天上飞久了的。但他一双眼睛很亮,大笑着拍拍周成寒的肩,“年轻人,帅呀!今晚我们刚好还组织部队联欢呢。你们不着急走就一起留下来玩玩儿呗。”“行啊!”周成寒自来熟,“你们不嫌弃就好!我怕我这外人……”“一般是不行。今天就是开趴儿,你是小誉的朋友,没事儿!”周成寒心想,老兵还挺潮,连开趴儿都说出来了。他估摸着这训练场应该也属于保密等级不那么高的,是可以拿出去做社会开放日宣传那种,不然他这样的怎么混得进去。而且听裴誉口气,今天是过来玩儿的。周成寒真不知道,部队里有什么好玩的?游乐场?他对军队的概念基本就停留在一群兵雨中奋力跑步,雪天站岗的画面上。裴誉跟着王指导员去了仓储室,出来的时候拿了两个巨大的包裹,跟王指导员告了别。“行,那我去忙!”王指导员笑道。周成寒脸上也挂着笑,直到两人出了大楼,他才敢问:“你手上拿的是什么?”“你猜啊。”裴誉淡淡笑着。周成寒心想这人怎么能永远如此淡定。看着瘦弱,那两大包死沉死沉的拿在手上一脸风轻云淡,仿佛拿的是两袋棉花。周成寒盯着思索了一会儿:“好像看着像降落伞。你不会带着我跳崖吧?!”“哈哈哈!”裴誉笑了。周成寒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差不多。是滑翔伞。”其实裴誉跟这儿基本都不熟,读书的时候偶尔来过几次训练,但他喜欢这儿的滑翔伞,所以到现在还是时不时的过来玩玩。他拿手上的确实跟降落伞有点像,但是是滑翔用的。伞面颜色没有市面的华丽鲜艳, 是迷彩色的。读军校的大家都没太多娱乐活动。滑翔和翼装飞行火起来之后,有人在部队里也搞了这个,慢慢就在某些训练场上普及了。裴誉玩了第一次就很喜欢。今天碰巧,带着周成寒也来玩玩儿。“你会喜欢的。”他笑眯眯地说。周成寒面色有些发青,不过他没表现出来,嘴上还是打着哈哈。两人来到一小块开阔地带,目之所及,全是峰峦叠嶂,巍峨昳丽。周成寒从前只在贵州看到过好山好水,这里虽然还比不上名山名川,但也是漂亮雄伟得令人瞠目结舌。他没想到在离西城几个小时的车程外还能有如此美景。“这儿……海拔多少?”周成寒犹豫着问。“900多米吧,将近一千。不是很高,所以不会太可怕的。”裴誉在拆袋子了,里面是巨大的滑翔伞,吊带钩子什么的。周成寒心跳如鼓,手心一直在冒汗。但是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是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周大公子也有恐惧,他恐高,而且,重度。身边他亲近的朋友也知道他这个毛病,他连儿童用的过山车海盗船都是坐不来的。张家界的大峡谷玻璃天桥一步都没踏上去。可是今天在这儿,他就是不想丢了份子,尤其不想在裴誉面前。周成寒也说不上来为什么。可能是因为讨厌他吧。周成寒在心里默默吐槽。这人长得也还行,还是书呆子,优等生,傻乎乎的性冷淡模样,窝在警局里也没几个钱,虽然完全无法和他周公子相提并论,但好歹也数得出来几个小优点,他周成寒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犯怂?!于是周成寒在各种心理建设中愣是一言不发,死盯着裴誉把设备都整理好,他先给他套上了第一个滑翔伞。“我在前面?”周成寒问了个傻问题。“不然呢?你在后面控制风向?”裴誉低头给他扣上,鼻尖上都是细小的汗珠。弄好以后,用力地拍拍他的肩确保捆绑得足够结实,然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站军姿呢?像根杆子一样。”“要你管!”周成寒说。裴誉给他自己弄就快多了,然后站到他身后,将两人用锁扣连在一起。双肩,还有腰腹。周成寒被这突如其来的亲近姿势弄得老脸都红了,一大半还是因为紧张:“你确定这样紧吗?”“我确定。”站了一会儿。“什么时候飞?”“要等风。”“跟那部电影一样?”“什么电影?”“算了。你一学霸,肯定没看过。”又过了一会儿。“刚刚有风啊,你不飞吗?”“还不够大。”“那今天还能有风吗?”“放心吧。我看过今天的风向。山谷里的风是很大的。”裴誉又补了一句:“你这么啰嗦是因为你紧张还是你本来就这样?”虽然他站在周成寒身后,但周成寒都能想象到他那一边上扬的嘴角,琥珀色眼睛里似笑非笑的光芒。“要你管!!老子爱说就说!”周成寒炸毛了。他现在心跳得感觉整个人都在震,平时尖牙利爪此刻完全发挥不出水平,脑袋里全是嗡嗡声,身上全是汗,喉咙发紧。“呵呵。”裴誉在他后面笑。那笑声跟小猫爪似的一挠一挠地。“笑毛笑!!”又不知过了多久,在周成寒双脚发麻,感觉自己快要热晕过去之际,裴誉突然伸出手,各自抓住周成寒的双手:“抓住我的手腕,我得拉绳。”周成寒满手心紧张的汗,就那样毫无顾忌地展露在裴誉面前。像小猫露出了柔软的腹部,像心脏被剖开在日光下,他想隐瞒的,他的固执,他的心思,全都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了裴誉。周成寒后来回想这一切的时候,才咬牙切齿地发现,裴誉这小子,压根儿一开始就看出来他紧张了。周成寒照例想拒绝来着,但是不知是裴誉的声音太蛊惑,还是天气太热,他熬干了脾气,总之他乖乖地顺势一滑,抓住了裴誉的手腕。裴誉动作很稳很快。周成寒感觉自己以自杀式的英勇无畏姿态滑向山脊边缘,完全没有做好准备,就感觉整个人一松,重量似乎在那一瞬间消失,直直地往下坠!“哇!……”周成寒心神剧震,尖声大叫起来。然而他的恐惧如一张网牢牢地攥住了他的心脏,喉咙干哑得厉害,在喊出一个音节之后就声带断裂似的喑哑发不出声了。加上大风扑面而来,吹得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当然他也不想睁开。一阵阵气流无孔不入似的钻进他的嘴缝,鼻孔。他觉得自己既没有着落,也无法呼吸,还很渴。尽管事实上山风此时十分和煦,夏季的正午热浪早已消退,傍晚的晚霞连着无边的绿浪沙沙作响泛着漂亮的金色,但是周成寒五感几近失调,什么也感知不到。他犹自沉浸在恐惧和崩溃边缘,身体如坠冰窟,冷得瑟瑟发抖。抓着裴誉手腕的手出汗越来越多,滑得不行,周成寒更是疯狂地愈抓愈紧,裴誉觉得自己俩手腕快被折断了,方向控制都使不上劲。“我说,你轻一点。”裴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微微淹没在山风里,周成寒充耳不闻。他脑中是风声的巨大轰鸣声,两只耳朵鼓胀,自我感觉已经快七窍流血。加上他现在以大鹏展翅的姿势如一粒粟米在风中无依无靠地飘荡,双手跟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一样,连个防御姿势都做不出来。他其实不需要这样抓着裴誉,但裴誉觉得也许这样他能稍微缓解点恐惧。惊恐交加之中,周成寒忽然耳朵上传来像被蚂蚁噬咬一样的轻微疼痛感。这一阵物理刺激终于使周成寒微微回神。他轻轻侧过头,发现是裴誉那小子在咬他之后,怒目而视。“你干嘛呀变态!!”因为两人肩膀腰腹都固定在一起, 周成寒这一偏头,整颗脑袋就毫无违和地靠在了裴誉的肩窝上,微微一扬就能碰到他的下巴。裴誉一脸无辜无奈地看着他,眼神照例睥睨,那双琥珀色的眼珠在落日余晖照耀下愈发透明清澈。“我喊了你好几遍,”裴誉说,“你放轻松。”周成寒本来还想骂几句的,可是突然睁了眼睛,那一片山谷横卧的壮丽景色印入眼帘,前所未见,一下子噤了声。风力也渐渐小了,两人仿佛悬停在半空中。周成寒双手从裴誉的手腕上松了下来,攀在他肩膀上,换了个很舒服的姿势,就那样头靠在他肩窝里,透过裴誉漂亮的脖颈的弧度,呆呆地望着远方。如果不往下看,忽略周遭,周成寒有那么一瞬间可以骗过自己的大脑,那感觉好似在陆地。透过整片山脊,银蛇般的盘山公路和山脚边上的城镇在金色的晚霞里熠熠生辉。再远些,融金般的光泽侵蚀了整片景色,将一切包裹容纳在印象派的模糊之中。裴誉顺着风力调整着方向,周成寒坐缆车般静静望着重峦叠嶂流沙一般流淌过他的眼前。高度也慢慢下降了,很快目之所及只剩一片浓郁静好的山绿。刚刚因着美景短暂地忘记了现实的周成寒这回可没法骗自己了,就算是紧闭着眼睛,整个人缩成一团,也无法阻挡失重和高空的恐惧蔓延至四肢百骸。原本以为悬停在空中的错觉消失了,在离地几百米的上空时周成寒感觉自己在急剧下降。裴誉不停地在他耳边提醒:“放松,放松,注意落地姿势!”还他妈的什么鬼姿势!周成寒浑身莫名无法动弹,连自己有两条腿的事儿都失忆了,像只沉甸甸的大马猴整个攀附在裴誉身上。失重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周成寒的胃和肠都搅在一起,止不住的恶心反酸,头晕目眩。短短一分钟都不到的时间里,他感觉像一个世纪那么煎熬,尤其是在裴誉“嘭”地一声落地之后,两人由于惯性,还使劲往前冲了很远的一段距离。裴誉用尽全力拉扯住滑翔伞的方向,奈何周成寒死沉死沉,两条腿还跟装饰似的僵着一动不动。重心往前,裴誉使劲保持平衡也无济于事,被周成寒绊了一下,两人猛地往前一扑,滑翔伞的线立刻牵扯交错,像巨大的薄毯裹住二人。裴誉护在周成寒身后,一手护着他脑袋,一手拦着他的腰,在微有坡度的平坦的山野地上翻滚——是的,就是以八点档还珠格格似的狗血剧情翻滚着。没滚几下,滑翔伞已经将两人裹得像蚕蛹似的了,巨大的摩擦力总算让两人停了下来。周成寒胸膛剧烈起伏,满身满脑的汗,脖子后面全是瀑布般的冷汗,青筋必现。裴誉赶忙将自己和周成寒栓连着的环扣解开,用手掰过他脑袋,周成寒面色发青,眉毛刘海全被汗水打湿了,细长细长的睫毛黏在眼角,像哭过似的楚楚动人。“你没事吧?”裴誉问。他双脚被伞带和伞面裹得动惮不得,滑翔伞高强度韧性,被刚刚那落地的一滚,两副伞错综缠绕,两人在那狭窄的空间里浑身被迫贴得紧密相连,周成寒砰砰的心跳声裴誉听得清清楚楚。这姿势实在是暧昧不清,尤其是下半身,周成寒一条腿夹在他两腿中间,整个人跟死鱼一样一动不动。裴誉努力撑起身子,可是根本无法分离。他滑翔跳了那么多次,第一次带了个人就创造出了业内狗血之最。裴誉先把绑在周成寒身上的装备解开,轻轻拍了拍他的脸:“没事吧?”周成寒的眼睛微微睁开了一条缝,瞳孔散光,饶是裴誉如此淡定之人都被吓得心脏抖了一抖。这人,居然恐高成这样……周成寒嘴唇微张,身体猛地一抖,裴誉条件反射似的迅速往后一缩:“……大哥,可别再吐第三次了……”周坚强这次犯恶了几下,但总算克制着没喷出来。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一样,软成一滩泥。裴誉已经动手解开了自己的装备,在纷杂的布料绳索之中努力拼杀出一条血路,先将这个半死不活的大少爷给抬了出去,自己再钻了出去。顿时觉得呼吸开阔多了。两人降落的地方是裴誉身经百战之后觉得最适宜的平坦的山脚,从这里走一段就是训练场所在的山脚。裴誉原本的打算是两人跳下来之后和他以往一样,慢跑着上山,抄个近路,40分钟就能回去了。可惜,天才如裴誉也低估了周成寒恐高的程度。他花了20多分钟把两包滑翔伞整理好的时候,周成寒都没能缓过神来,但好歹起身了,一只手软绵绵地搭在膝盖上,双目无神,空洞地望着地上不远处。头发被汗水打湿,又沾了泥和叶,胡乱支棱着,苍凉中透着可怜又好笑。裴誉看一眼笑一次,又拼命咬住嘴唇不让周成寒觉察。他那西伯利亚小狼犬的自尊心要是知道了,绝对今天就把他咬死在这儿了。裴誉走过去:“还能走吗?”周成寒没吭声。裴誉递过去一瓶水:“渴吗?” 周成寒机械地转了一下头,以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裴誉:“……你他妈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你也没问呐。”“你从哪儿拿出来的?!”“伞包里啊。一开始就带着的。”“我x!!”周成寒骂道。一把接过,狂喝了大半瓶,才缓过来。最后一口喝太急,呛住了,顿时又疯狂咳嗽起来。裴誉看他一会儿静,一会儿疯,默默地在旁边喝着自己的水。看周成寒总算缓得差不多了,裴誉才在旁边蹲下来:“……再跳一次你敢吗?”跳一次命就半条没了,我还会跟你跳第二次?!周成寒怒吼:“当然敢啊!”裴誉:……“可是你……”“爷怎么了?!爷好得很!!”“……那我们回去吧?”裴誉试探。“怎么回去?”“走回去……”周成寒环顾四周,天色渐晚,连个鬼影都看不见,终于明白裴誉的言下之意是什么:“这怎么走?!!!”他气疯了,一把揪住裴誉的领头,拳头还没落地,只听裴誉惊吓的声音:“……走个山路你要打我?”周成寒愣住了。他一个纯爷们儿,就因为要走回山上揍了人,这说出去多丢份子?这还是是男人吗?可是这鬼地方野草丛生,他刚刚才从一个一千米的高空上跳了下来,魂儿都快被吓没了,浑身灌了铅似的,结果死里逃生还要让他徒步走回山顶!!这还是人吗?裴誉你他妈还是人吗?偏偏这小子露着一脸无辜又不解的模样,无视他内心的波澜起伏。还说他扮猪吃老虎,他裴誉才是扮猪吃老虎吧?!周成寒无法,只能怒视着裴誉,慢慢把拳头放下了。裴誉笑眯眯起身,甩手轻轻松松将两个大滑翔伞包背在肩上:“走吧。”说走他还真就往前走了。周成寒气得糊里糊涂,一路生气一路想着落地前后裴誉的种种表现。他坚信自己足够硬朗的表现(虽然并没有)完全维护住了他爷们儿的形象,但他恐高的情绪多多少少裴誉也能感知到吧?你不是天才么?你不是学霸么?你不是被当着警界精英培养着么?不可能看不出来吧?看出来了你怎么一句话也不提呢?虽然周成寒一直等着他如果敢问一句就直接挥拳过去,但是裴誉这小子像是看透明人一样看着他,还时不时地转头露着他耐人寻味的喵咪咪的笑容问:“还行吧?”经过无数遍反复放电影似的斟酌回忆,周成寒突然觉得裴誉这人他完全看不透,可自己自诩精明油滑,却总是在这人面前露出蹩脚的破绽。偏偏裴誉处变不惊……周成寒气呼呼地犹自走着,猛地脑门突然撞到一个硬物,原来是裴誉背着的滑翔伞包。他转身,把周成寒拉到自己身侧。“你干嘛?!”周成寒大吼。“天黑了,你又不看路,我怕你摔跤摔成傻子怎么办?”裴誉淡定道。继续拉着他往前走。周成寒又累又饿,很想打死眼前这个让他如此受苦的混蛋。自己就不应该头脑一昏,答应跟他一起出来。可是裴誉一人背着两个大包,还得哄着他拉着体力不济的他往前走,周成寒这一拳实在打不下去,打了就是宣告他不是个爷们儿,这点路都能要他半条命,这还是他周公子吗?他还赌气没吃饭就出来了,现在全靠姥姥给他塞的那几块点心和一缕魂魄支撑着他往前走。又不知走了多久,周成寒听到裴誉说了一句“快了”,振奋了点精神又继续上山,结果又走了半天,周成寒抬头一望,山顶连个鬼影都没有。裴誉那句“快了”原来就是句望梅止渴。周成寒眼冒金星,小腿打颤,肚子也开始有点疼。脚步越来越沉重。裴誉回头看着他,沉思了大约五秒钟,拉住周成寒胳膊的手松开,然后,揽住了他的腰,托着他一步步往上走。周成寒把下巴搁在裴誉肩上,透着最后一点白日昏暗的余晖看到裴誉脸颊边全是汗。“你……到底是为什么把我带过来?”周成寒问。刚问完就想扇自己巴掌。他承认自己输了那么一丢丢面子,裴誉不闻不问,他就反而想说想问。可是转眼又给自己找了台阶。两个大男人走路聊聊天不正常吗?他问的也没什么呀。裴誉脸都没转:“我早知道你这么弱鸡我也不会带呀。”周成寒又被成功地惹怒了:“我哪里弱鸡?你他妈再敢说我一句试试!我从小打架打出来的我能弱?!!?”裴誉若有所思地问:“你打的人是不敢打你还是真的打不过你?”裴誉那股轻蔑的语气彻底地让周成寒暴走了:“你什么意思?嗯?!!?街头混混能知道我是谁吗?还能看着那老混蛋面子上饶我?!我一拳一拳打出来的,练出来的,你敢侮辱我!!?”裴誉哭笑不得地躲着周成寒炮击似的拳头,匆匆往前逃去,周成寒紧紧跟着后面,一步都不差地疯狂攻击他。突然,裴誉脚步一顿,周成寒都没看到他怎么走的,裴誉人就在他身后了,一只手正握住他的拳头,抬手向他一指:“到了。”周成寒被不远处训练场的橘黄色的路灯一瞬间闪花了眼睛,拳头也僵在半空,隐隐约约觉得半空中仿佛有烟火炸响。总算……总算到了啊……周成寒眼睛都快酸得疼出水来了,嘴上还硬气着:“哼,这就到了啊。”“呵呵。”裴誉在他身后低低笑着,凑近了在他耳朵边上低声说,“今天好玩儿吗?”我觉得好玩我他妈就是神经病!!周成寒说:“还行。”“嗯……那下次再带你来吧。”还来个球??!!你没事干啊!警局那么多案子你还带我来?我来送死吗?我能来吗?!!周成寒咳嗽一声:“有空再说呗。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啊!!”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拯救临城》
目录
  1. 背景
  2. 字体
  3.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拯救临城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五章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拯救临城”相关信息
您目前阅读的是拯救临城的第五章,拯救临城最新章节已更新,感谢您对十目友小说的支持,更多与拯救临城无弹窗相关的优秀都市娱乐小说请持续关注纵横原创小说网。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s8s同升国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s8s同升国际,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s8s同升国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
s8s